爱生活爱修修❤。

【周叶】罗格瑞拉的鸽子不说话 (下)

*好像早就解禁然而被我忘记了的……羞羞(?)


05.

“真是见鬼。”头戴王冠的男人面无表情地说,“看看你的脸色,你不会指望我能相信‘下楼时候跌了一跤’这种理由吧?”

叶修满脸阴郁地扫了一眼水晶球上自家弟弟的影像,微微扯了扯嘴角。“你最好相信。”他嘟囔。

“我实在没想到,为了一条巨龙你居然能做到这个地步。”叶秋嘲讽说,“更可怕的是,那条龙什么都没付出,就白白得了……”

他微微眯起眼睛,刻薄地评价:“这么一份厚礼。”

虽然大陆上所有居民都知道,坐在莫里兰帝国王位上的双生子有着别无二致的英俊面孔,但极少有人会将两人搞混——因为他们身上的气质差别实在是很大。作为国王的弟弟向来严肃谨慎,位居亲王的哥哥则整日眯眼笑得和狐狸一样,也只有当叶秋露出了嘲讽表情的这个时候,才会让叶修生出一种“仿佛在照镜子”的错觉。

叶修浑身无力地窝在宽大厚实的橡木椅里,脸色苍白:“谈恋爱又不是做买卖,用不着那么精打计算吧。”

叶秋冷笑一声:“这真是你说过最愚蠢的一句话,我亲爱的哥哥。”

叶修同样冷笑:“吃不着葡萄就不要说葡萄酸了,我亲爱的弟弟。”

互不相让地瞪视几秒,最后叶秋还是看着自己哥哥额头上不停冒出的冷汗先败下阵来。他把视线移到叶修无意识中紧扣在一起的手指上,皱眉说:“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说实话,不太妙。”叶修坦然回答。他微微闭上眼睛,低声说:“不过虽然痛苦了一点,但是没什么危险,血液沸腾的痛苦恰好证明了第一阶段很成功。”

叶秋依旧紧紧皱着眉:“前几天,周泽楷暗地里闯进王宫找到了沐橙。”

叶修闭着眼睛轻轻“嗯”了一声:“我知道,他之后还去找了文州。”

“然后亡灵山谷领主建议他接下来去中央神殿,找大祭司张新杰。”叶秋看着他哥的脸色说。

“他就是借机想报复回来。”叶修揉了揉额角,“原本按照我的计划,小周应该能在刚刚进入第二阶段时找到我。被文州这么一打岔,恐怕我不得不多熬两天。”

“问题严重吗?”

“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没有危险,就是活受罪。”

“那我就放心了。”叶秋没什么诚意地点点头。然后在几秒的沉默后,他缓缓开口,说:“那么,虽然恐怕我已经知道了答案,但作为你的弟弟,我还是希望听你亲口承认这件事:你已经决定好要和周泽楷——一条见鬼的黑龙——过完这一辈子了吗?”

他紧紧盯着叶修的眼睛,似乎只要叶修说出一个“不”字,他就立刻对巨龙之国宣战,从周泽楷手里把哥哥抢回来。

面对弟弟格外郑重的神情,叶修收起脸上的笑容,轻声但不容置疑地回答:“是。”

得到早已预料到的答案,叶秋长长叹了一口气,嘟囔:“早知道有今天,当初我就该把张益玮邀请你去喝下午茶的请帖甩到他脸上。”

“就算我没有在那座花园里初遇小周,”叶修十分公允地说,“日后也肯定会在战场上碰面。他早就盯准了王位了,我不过是推了他一把。”

叶秋响亮地从鼻腔中“哼”了一声来表达自己的不屑,随后他的目光闪烁了一下,语气正经地说:“那你一个人继续熬着吧,看在我们有同一个母亲的份儿上,我就勉为其难地帮你处理后续事务好了。”

“什么后续?”叶修没有错过弟弟刚才目光闪烁的瞬间,他眯了眯眼,“你最好别让我找到过后揍你的机会。”

“弟弟在你眼中只有沙包这一个作用,是吗?”叶秋鄙视地说,“你决定要和巨龙国王共度一生,无论你们中间哪个的身份,都注定大陆上将会有一场最为盛大的婚礼。”

看见弟弟居然没有像以往那样暴跳起来同自己争执,这让叶修有些出乎意料地挑了挑眉。

“我们并不注重这个。”他委婉地拒绝弟弟的提议。

“但是有人注重。不说同盟王国和本国公民,就算是沐橙也不能允许你们俩只登记一下就简单了事。”叶秋毫不客气地说,“想想看,莫里兰帝国亲王和巨龙之国国王的婚礼,无论多宏大的场面都不会过分。”

他想了想,接着补充:“最关键的是,如果不办一场盛大的婚礼,我们要怎么收那些贵重的贺礼?”

果然,叶修在听到最后一句话后双眼瞬间亮了起来:“你说得很对。”他赞同地点头。

接下来他们又简单聊了两句关于南方港口进出口货物税款调整的问题,见叶秋似乎还有别的事情,叶修便随手拿起放在一边的天鹅绒方巾盖在了通信水晶球上。

喝下去的魔药正在从内部一点点改变他的身体,叶修仿佛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浑身无力地软软窝在橡木椅里。

他闭上双眼来积攒对抗下一次疼痛的力气;而他身后,淡淡地金光照亮了这间没有点起烛火的屋子。

 

 

叶秋心情很好地换上私下出行时的便装,负责保护他安全的侍卫一脸难色地站在他身后,在犹豫片刻后终于忍不住开口。

“陛下,您真的不打算告诉亲王殿下您一会准备去干什么吗?”

“听着,这件事只要你不说我不说,那哥哥他就什么都不会知道。”叶秋转过身拍了拍侍卫的肩膀,“况且,我这次去见周泽楷是以叶修弟弟的身份,是去见见他有没有资格成为哥哥合格的伴侣,你也不想见到莫里兰帝国的亲王殿下有一个生活坎坷的未来吧?”

“就算您这么说,”侍卫虚弱地做最后的挣扎,“那也可以换一个地方……”国王陛下亲自挑选的地方实在是危险程度太高,鱼龙混杂什么样的人都有,身为一国国王怎么能以身犯险呢?

“晚了,我之前好不容易才得知了他的路程,将信送到他前往中央神殿必经的路上,现在再想更改已经来不及了。”叶秋对着穿衣镜将扣子一颗颗系好,将翘起来的头发梳整齐,他对着镜子露齿一笑,意图待会见面首先在气质上压倒周泽楷一筹,给予他心理上的压力。

您到底是想去会会巨龙国王,还只是单纯想借机去那里玩的?侍卫在心里控诉。只是这话他没敢说出口,最终只能默默叹了口气,假装自己是一根会呼吸的木头。

 

 

“首次来贝尔班克?”

叼着一根劣质烟草、上衣的衣领处满是油腻的中年男人坐在桌后,头也不抬地问道。

“是。”低沉磁性的声音从兜帽下传出,来者因为身上厚重的黑色斗篷,让人无从知晓他的种族和身份。

“有没有预约?”

一个小小的皮口袋从斗篷下拿出来,与它一起扔到桌上的还有一个白色的信封。

中年男人先是拿起那只小口袋放在手中颠了颠,沉甸甸的感觉表明里面应该不是金币而是金块;随后他又打开了那枚信封,从里面倒出了一张黑色的卡片。

一位出手阔绰又有些地位的客人,中年男人在内心嘀咕了一句。不过这并没有什么值得特殊对待的,贝尔班克作为全大陆最大的一家地下拍卖所,每日接待的各式各样的客人中有王公贵族也有绝命狂徒,贝尔班克门口的登记员早已锻炼出一种不动声色的本领。

他收起装满金块的口袋,终于抬起头,看了看面前的客人:“请出示您的种族证明。”

来者停顿了一下。片刻后他伸出戴着黑色皮手套的手,将兜帽向上撩起一点,露出一双纯金色的双眼。

看见那双标志性的眼睛,登记员的脸色微微变了变,紧接着他以比之前谨慎许多的态度双手将黑色卡片递了回去,恭敬地说:“欢迎来到贝尔班克。”

来者将兜帽拉回,重新遮住那双金色的双眼,一旁的兔女郎嬉笑着为他引路,将他带入右手边的走廊。

 

“嘿,老卡德,刚刚那是什么人物?”将刚刚那一幕收入眼底,站在旁边的另一个登记员偷偷捅了捅中年男人的腰间。

“有没有预约?”老卡德已经在接待下一位客人,他一边将面前这个兽族客人的入场金收进抽屉,一边将声音压到最低,从唇缝间挤出一句话,“那是一个拿着黑卡的‘金眼’。”

这是黑话,代表着“巨龙”。从事这种地下工作的人要比一般人更敏感哪些种族不好惹,其中不高兴时能甩脸给任何一族看的龙族当之无愧地排在首位。

旁边的那个登记员偷偷倒抽了一口凉气,然后谨慎地低下头,一句话都不多说了。

 

周泽楷推开房间门时,已经有人坐在里面了。

他迈步坐在那人的对面,摘下兜帽,冲对方微微颔首,“久等了。”

黑发黑眼的人类青年将视线从楼下的拍卖台上收回,转过头,露出那张和叶修一模一样,只是要更严肃正经的脸。

他没有说话,似乎在细细打量着周泽楷;而周泽楷也一动不动地任由其打量,并没有对他近乎傲慢的举动产生一丝不满。

这不是周泽楷第一次见叶秋。同为国王,他们有太多正式的场合碰面,或者是例行的交流晚宴,或者是一触即发的谈判——但以私人事情为目的的碰面是第一次,起码叶秋脸上的表情比之前任何一次见面都要真实。

他知道叶秋今天是为了什么事而坐在这里。

沉默良久,叶秋才向后靠进宽大的椅背里,双手轻轻交叠,优雅地放在膝盖上。他缓缓开口,说了第一句话:“我承认,你是一个有足够实力、十分耀眼的人物,巨龙国王。”

顿了顿,他接着说道:“轻松取代老国王坐上王位,当机立断封锁边境,用短短六个紫月日的时间就整顿好了军队和内政,让巨龙一族获得了新生,然后在第五次阵营战争中高调归来——即使在那场战争中我们站在敌对双方,但我还是不得不说一句,真是干得漂亮。”

周泽楷不动声色地听着叶秋的称赞,知道他还没有讲到重点。

“但是,”果然,接下来叶秋话锋一转,“这不是能让我哥哥坚定要和你在一起的理由——”

“——我很好奇,”他轻轻眯起眼睛,目光锐利,“究竟是什么原因,才让我哥哥如此喜欢你,年轻的巨龙国王。”

周泽楷垂下眼,似乎对自己面前桌上的暗纹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半晌后他才开口,回答自家恋人的弟弟这个问题。

“我不知道。”周泽楷说,“正如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喜欢叶修。”

叶秋挑起一边眉梢。

“只是……”

只是,如果能想出一个确切的理由,那么他也就没有那么喜欢叶修吧?正因为叶修的一切都让他喜爱到恨不得藏在一个只有自己能找到的地方,所以才会在这个问题上无从想起,也无法回答。

“只是?”叶秋感兴趣地追问。

心里的话解释起来太麻烦了,周泽楷皱皱眉,最后只言简意赅地说:“我们一向,讨厌人类。”

但除了第五次阵营战争外,各国各种族间起了争执的时候,巨龙之国一直站在莫里兰帝国一边——在几方实力基本相当的情况下,如果不是因为叶修在莫里兰,为什么傲慢的巨龙会选择人类这边?希瑞斯女神在上,他们可没有那么好心。

叶秋听懂了他那句话之下隐晦的含义。但不是作为国王,而是从家人的角度出发,他偏心地认为这不算什么难做出的决定——莫里兰帝国向来强大,站在帝国这一方又不会吃亏。想到这里,他再度提出一个尖锐的问题:“那么,如果有一天,王位和我哥之间你只能选择一个,你选什么?”

“叶修。”这次周泽楷毫不犹豫地回答。

叶秋从鼻腔里“哼”了一声,“说得好听。”嘴上说说谁都会,不过他这次来,本就只是要看周泽楷的一个态度而已。虽然周泽楷话少得没说几句,但叶秋依然眼尖地从他的神情中找到了自己想看的东西。

因此莫里兰帝国国王终于露出了微不可察的满意表情。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来讨论讨论正事吧。”叶秋收起挑剔的表情,拿出平时议事时的正经神态。

周泽楷露出稍显茫然的神色:原来刚刚那只是顺便的吗?

“你要把我们莫里兰帝国的亲王拐走这件事,我们就暂且不追究了。”叶秋坐直身体,“但你们必须拿出相对的诚意来。”他伸出手指,轻轻扣了扣椅子的扶手。

周泽楷立刻心领神会。在这件他早有考虑的事情上,即使叶秋今天不说,迟早他也会列出单子送到莫里兰王宫里的。

“兰卡山脉内,全部矿藏的开掘权。”

盛产各种宝石、挖了十多年据说才挖掘出全部矿藏量百分之三的兰卡山脉!巨龙国王说得就跟送了一枚金币一样轻松!站在叶秋身后的侍卫依旧面无表情,但心里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

叶秋不动声色,微微点了点头。

“算送给你个人的礼物。”周泽楷及时补充,“因为,你是他的弟弟。”

国王和侍卫双双愣了一下。

“至于莫里兰帝国——巨龙之国东部,自加奈至安斯底卡,四十座主城;以及极北寒冰雪原冰层下所有能源的一半所有权。”周泽楷继续轻描淡写地说,“算作聘礼。婚礼上的布置和用度另算。”

桌对面的两人暂时说不出什么话来。

繁盛商路之一上的四十座主城!供给了全大陆将近三分之一领地公国能源的寒冰雪原的一半能源所有权!

虽然早知道巨龙一个个都很有钱,但这也太可怕了吧!

沉默半晌后,叶秋慢吞吞开口问:“这些,是从你们国库还是……”

周泽楷摇摇头:“私人。”是他要和叶修结婚,聘礼当然要从自己的宝库里出。

叶秋终于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

勇士啊!这些你应该早点说!早说的话,我们早就把那个整日不着家的闲散亲王给你打包送过去了!

希瑞斯女神在上!真是没有比这更划算的买卖了!

感觉自己的哥哥完全不值这么多钱的莫里兰帝国国王迅速和周泽楷敲定了一系列细节以防他反悔,将叶修里里外外卖了个底朝天。最后双方都谈得十分满意,以至于在准备离开的时候叶秋已经完全改变了来时的态度,他对正在披上斗篷的周泽楷和颜悦色说道:“我知道我的哥哥跑了,而你正在找他。”

周泽楷整理兜帽的动作一下子停了下来,他转过头看着叶秋:“你知道他在哪?”

叶秋叹了口气,说道:“你应该知道的是,他不是在躲你……在你想把一切都给他的同时,他也想给你一份厚礼。”

周泽楷微微睁大眼睛。

“再多的我就不能说了。”叶秋微微一笑。

“足够了,”周泽楷点点头,“多谢。”

看着周泽楷匆匆离开的背影,叶秋想起来当时战争打到一半时,某一天叶修突然告诉自己他好像喜欢上了那条巨龙,而自己则冷冰冰地嘲讽他“行行好,去找医疗班治治脑袋”。

那时候哪里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呢?

轻轻一耸肩,叶秋转身对侍卫说:“回去吧,又要忙起来了。”

 

 

周泽楷和叶修相遇在战争前,相熟在战争中,而发展出一段超过朋友的感情则是在战争结束之后。在各方签下了停战协议后、他们确认这段关系前,周泽楷有相当一段时间隐藏了身份,寸步不离地跟在叶修左右,即使叶修那段时间忙到恨不得这世上真有时间魔法这东西,或者有一种神奇的魔药,能复制出另一个他出来工作。

“你似乎永远这么忙。”在又一次跟着叶修外出,到一个名叫瑞尔兰的小镇上解决那里的魔法生物暴动问题后,周泽楷看着累倒在摇椅上的叶修,难得语气不怎么好地说:“看上去贵国只有阁下一人还能办事了。”

“不容易啊,你居然也会用这种刻薄的语气说话。”叶修懒洋洋地勾起嘴角,“是跟我学的么?”

周泽楷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正在厨房寻找蜂蜜热一杯牛奶,让叶修好好睡一觉。然而三银匙蜂蜜刚刚放入牛奶中还没来及搅拌,嗅觉极其灵敏地国王陛下就隐约闻到了一股烟草的气味——这个发现让他恼火地放下手中的蜂蜜罐子,脚下生风地转身走出厨房。

摇椅上已经没了人影,周泽楷一路寻到露台上,发现忙了一天的贤者大人正歪歪倚在露台爬满绿色藤蔓的栏杆上,手中摩挲着一只还在冒着袅袅白烟的烟斗。

“今天的份额,”他站在露台门口,面无表情地说,“你已经用完了。”

叶修扭头对他眨了眨眼。“我今天真是累坏了,”他对着烟斗努努嘴示意,“而烟草能让我精神一点。”

“这恰好证明一点——你需要的是安眠,而不是这种麻痹头脑感官的东西。”大概恼火于叶修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周泽楷的话多了一点,而且也比平时流畅,“你抽得太多了。”

“我不这么认为,这只是少量而必要的摄取。”叶修坚持道。

“就算是‘少量而必要的摄取’,也不能改变它危害人类健康的这个事实。”

说完他走过去,不由分说地将烟斗从叶修手中抽出来,然后一扬手,准确地扔进了身后摇椅旁边的壁炉里。

“嘿。”叶修有点心疼,“那个烟斗是火焰石的。”

周泽楷眼也不眨地许诺,“明天送你一车。”然后他拉着叶修走回屋子里,让他在摇椅上重新躺好,然后走进厨房继续热那杯加了点补养魔药的牛奶。

“我明明看见你自己也抽烟草,并且量不比我少。”叶修一摇一摇地晃着摇椅,指责道,“我还看见你的侍卫给你送来了一小袋新货——这是双重标准,小周。”

“当然。”周泽楷漫不经心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来,“的确是双重标准。”

他端着热好的牛奶走出来,把它塞进叶修的手里:“我每次,都是在陪你。”

“其次,你是人类。而我——”他补充,“是一条龙。”种族优势注定就算成山的烟草在他们眼前烧,也不会对他们的身体产生什么影响。

叶修叹了一口气,结束这个话题:“我不喜欢牛奶的味道。”他磨磨蹭蹭地看着手中的杯子。

“已经加了蜂蜜了。”周泽楷轻声哄道。

“说真的,你不觉得不太对劲吗?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你都要插手管一管了。”

周泽楷的眼神闪了一下。“你早该有觉悟。”他从容地说,“从你在巨龙王宫里招惹我的那天起。”

永远不要小看一条巨龙的占有欲和控制欲,死亡都不能阻止他们这种近乎疯狂的欲望。

“包括昨天那个小男孩送给我的一束鲜花?”叶修笑眯眯地问。

“包括昨天那个小男孩送给你的一束鲜花。”

“听上去不怎么公平。”叶修懒洋洋地拖长了尾音,端起杯子喝完里面的牛奶,“要我说,你没这个权利,国王陛下。”

周泽楷眯起纯金色的双眸。

下一刻,他俯身下去,一手撑在摇椅的扶手上,距离近到两人能感觉到彼此的呼吸。

叶修看到撑在自己上方的周泽楷似笑非笑的勾起嘴角,长而密的眼睫在眼睛下面一小块皮肤上投下一圈小小的阴影,看上去充满了十足的危险性。

他伸出另一只手抹去了叶修唇边的留下的牛奶沫,然后将那根抹了牛奶沫的手指放到自己唇边,伸出猩红的舌尖,快速又充满色情暗示地将上面的牛奶舔得干干净净。

“现在呢?”他声音喑哑地问。

叶修定定地看了他一会,然后一把勾住他的脖子将他扯下来,近乎迫不及待地吻了上去。

 

 

巨龙之国所在的拉维斯塔山谷地势险峻,强力的山风终年穿梭其间。不说其他种族,就是年幼的龙族都极有可能被山风一把掀到谷底。

也因此,纵然巨龙个个富可敌国,但他们的居所与城堡全部由石头建造,一眼看过去光秃秃灰蒙蒙的一片,让人没法想象这些石头筑造的墙壁之后到底藏有多少金银财宝。

因为叶秋友情提供的线索,周泽楷飞快从贝尔班克赶回来,收拢双翼落地之后他挥手退下了想要行礼的侍卫,自己则穿过中庭走进气势巍峨的城堡里。

他匆匆穿过王宫长长的走廊,墙上挂着色彩艳丽的油画,花瓶里插着娇艳盛放的时令鲜花,光洁的大理石地板仿佛能照出他的倒影。

——你应该知道的是,他不是在躲你……在你想把一切都给他的同时,他也想给你一份厚礼。

周泽楷转过拐角,自己心爱的私人收藏室就在眼前走廊的尽头,他一眼就看见了一只雪白的鸽子挂着眼熟的回家指针站在收藏室门口的杆子上,冲他无辜地歪头。

从东部的莫里兰帝国到南部的亡灵山谷,再从南部的亡灵山谷到西南的贝尔班克,他为了找叶修差点飞遍大半个大陆,却没想到要找的人如同他一直期待的那样,收拾收拾家当住进了自己的收藏室里。

推开收藏室的雕花木门,屋内并没有点起烛火,不过借着金币小山发出的金子的光芒,还是能看清屋里多出了许多熟悉的东西。

他反手关上屋门,还没来及点燃旁边的壁炉,一道人影就从暗处冲出来将他重重撞在身后的门板上,一只手扳住他的下巴,下一刻带着熟悉烟草气味的唇瓣就堵了上来。

周泽楷条件反射地环住怀里人劲瘦的腰,抓回主动权,闭上眼不由分说地吻了回去。

长长的一吻过后,周泽楷松开叶修的唇瓣,看见在后面的金光闪闪下,叶修挑起眉梢笑得一脸狡猾:“怎么样,各处的风景好不好看呀?”

他们的下体紧紧挨蹭在一起,不用细细感觉就知道对方和自己一样情绪高昂。

“没你好看。”周泽楷一边揽着叶修的腰让他紧贴着自己,一边伸手着迷地磨蹭着叶修略微红肿的唇。叶修就在他的王宫、在属于他自己的收藏室里这个事实和刚刚热情似火的一吻让他的眼眸里的金色危险地暗下来,他笑着低声问:“刚刚喂给我的是什么?”

“我的血。”叶修响亮地亲了一下恋人的下巴,感觉贴着自己大腿的那根粗长又猛地跳了跳,“可是费了我不少功夫啊,为了做出这瓶魔药,你知道我敲诈了多少地方的珍品么?你还烧了我的绿洲。”

周泽楷歉意地亲了亲叶修的眼睑:“回头修好。”

“一模一样。”他保证地说。

“这还差不多。”叶修轻轻哼了声,然后挑起眉得意地对周泽楷说起这瓶古老配方的七阶魔药,“要知道,我喝了这瓶魔药,然后你又喝了我的血,那么从此之后……你的灵魂就属于我了。”

“我会拥有和你一样漫长的生命,而你的血统和基因会编入我的身体里;我们的生命被连在一起,如果我死亡,那么你也会和我一起离开。”

他看着周泽楷的眼睛,发现这双金黄色的双眼依然如同他第一次见到时那般,那么危险,那么漂亮,那么地吸引人的目光。

 

周泽楷想起喻文州对他解释说“也许是为了缔结一种共生关系,在古时候巫师们通常用这种方法来驯服某种大型的魔法生物”,他微微笑起来:原来是用在自己身上的吗?

他不介意自己被“驯服”,或者说,他心甘情愿将自己的生命交到叶修手里。这种灵魂都纠缠一起的契约让巨龙的占有欲得到了无比的满足,他落下一吻在叶修的脸颊上。

“这是我听过的,”他喃喃道,“最甜蜜的情话。”

叶修轻轻咳了一声:“还有一件事。”

周泽楷看着他。

他的眼神飘到旁边,脸上泛起有点尴尬的红:“因为这个魔药同时改变了我的体质,所以……现在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长长的沉默后,巨龙国王稳稳打横抱起了人类大贤者走向收藏室里那张玉石雕刻的床榻,金色眼眸在黑暗中愈发炽亮。

“如你所愿,我的主人。”

 

06.

欢迎来到莫里兰帝国的王城德兰克,帝国公民欢迎你,我的朋友!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有着怎样的身份,我敢肯定你在这个时候前来,一定是因为遗憾没有参加前段时间那场极为盛大的婚礼。

没错!一点都没有夸张,我保证这一定是大陆有记载以来场面最宏大的婚礼。当然了,婚礼上的两位主角的身份绝对配得起这个规格,毕竟他们中的一位是巨龙之国的年轻国王——这场婚礼大部分就是由他们布置的,不得不说,巨龙们真的实在是太有钱了——而另一位,则就是那位精通黑白魔法的特级巫师,同时有着前任中央神殿龙骑士、先知塔荣誉大贤者、九星炼金术师等身份的,我们莫里兰帝国全体公民的荣耀与骄傲——那位鼎鼎有名的叶修亲王殿下。

什么?你问叶修殿下贵为亲王却嫁到了巨龙之国,我们有没有不甘心?希瑞斯女神啊,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能将一条巨龙的心牢牢攥在手里,这是多么令人骄傲的事情!我们怎么会对此有意见呢?莫里兰帝国所有公民都由衷地希望叶修大人能获得自己的幸福。

更何况,自从两国同时宣布了这件事、信鸽带着婚礼请帖飞往大陆各地之后,来自巨龙之国的聘礼就源源不断,从来没有停过。你知道度假胜地菲尔斯雪山吗?巨龙国王在那里选了风景最好的一块地方,用水晶——全部是上好的白水晶——建起了一座城堡!听说那座城堡外壁种了只有精灵密林深处才有的宝石花来遮挡刺眼的光线,白天和夜晚开放的花朵还不一样!而宫殿内部的家具则全部由价格得一块木头一块木头计算金币的卡罗红木制作,地上铺着的厚重地毯则来自于神秘的东方。取暖不用壁炉,而是用大块的火焰石,照明也不用烛台,而是用同样来自神秘东方的夜明珠!

更可怕的是,这么一座极尽奢华的城堡,居然没有算在聘礼当中。听巨龙国王的说法,是建造出来送给叶修大人的妹妹,我们的帝国公主随便玩的。

虽然巨龙国王的确是条好龙,但仍然有不少人因此气红了眼。

而在婚礼那天,所有有着莫里兰帝国国籍的公民都可以到每个城镇的接送处搭乘八匹白色高头大马牵引的马车前往观礼,婚礼现场设在希尔西河畔,你简直无法想象,那一天那里究竟聚集了多少大人物!并不只是莫里兰帝国身处的光明阵营,就连黑暗阵营中的各位领主国王也纷纷到场,同时送上了一份又一份令人咋舌的昂贵贺礼。

我不得不说,这恐怕是几百年来光明与黑暗阵营最和平的时候了。我觉得看那些大人物之间的相处模式,感觉他们私下里都关系不错的样子,大概只有几个老顽固才会气得吹胡子瞪眼——但这有什么办法呢?中央神殿大祭司张新杰、西部兽族统领韩文清、精灵密林国王张佳乐、亡灵山谷领主喻文州、巫妖王王杰希等等,都和举行婚礼的这两位是朋友,要我说,也只有他们两位才有这个本事,能将所有人聚集在一起啦。

婚礼宣誓前各位宾客可以从冷餐桌上随意拿取食物,每一样都好吃地想让人将舌头要下来。那种格外好喝的果酒——作为普通人我是没什么感觉啦,不过听那些看到后眼睛都直了的巫师们说,这些果酒是由一种叫做绿灵之果的果子酿成,这种果实能够直接补充魔力,先前从未有人知道它生长在哪里。还有那种花朵样的小点心……我得说,没能去参加那场婚礼的人,绝对会遗憾终生的。

当然,我没有向你炫耀的意思,我的朋友,你如果想看到婚礼现场的影响,可以去蓝洛塔魔法用具店里,那里有完整记录下整场婚礼的水晶球贩卖,一颗只需要十二金币,这真是足够地道的价格啦!

那么,祝你拥有美好的一天,我的朋友!

 

婚礼宣誓的时候,金色的阳光洒满大地,成群的白鸽飞向天空,祝福的钟声叮当作响。身穿白色礼服的巨龙国王与人类贤者站在最前方接受天地的祝福,每一位来宾的脸上都带着真诚的笑意。

愿他们的爱情和时光一样长久,持续到生命尽头。

 


END.

 

 


评论(23)
热度(269)

© 树下有天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