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修修❤。

【周叶】罗马惊魂 (下)

*非典型性半原著向:)

 

03.

    旅程第五天,周叶晚上参加这里当地一个狂欢晚会,戴着中世纪那种花里胡哨假面晚了一晚上,直到午夜才回到住的旅馆。

叶修边擦着头发边从浴室走出来,一眼就看见在他之前就洗好澡的周泽楷坐在屋内的沙发椅上,一手轻轻抵着下巴,似乎在想着什么事情。

房间内只开了一盏壁灯,昏黄暧昧的橙色灯光似乎一双柔软细嫩的手从周泽楷敞开的浴袍里轻轻抚上他的胸膛,叶修只在站在那里看着都感觉自己脸上的温度在悄然升高。

小周这样算是犯规啊。他心想。

“叶修?”

恋人的声音让他迅速回神,叶修眨眨眼,然后若无其事走过去,“我洗完了。你在这干嘛呢?”

“想你。”周泽楷回答的迅速准确。他站起来让叶修坐到沙发椅上,沙发椅很宽大,叶修舒服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浑身放松,深深窝进柔软的靠背垫子里。

周泽楷笑了笑,一手握住叶修的一个脚腕,拇指在内侧暖昧地来回摩擦几下后,抬起来,把叶修两条长腿架在了两边的扶手上。

叶修出浴室的时候只在腰上围了一条白色的大毛巾,此刻随着周泽楷的动作滑脱下来,垫在了屁股底下,周泽楷只瞄了一眼就没再去管——正好不用担心弄脏沙发了。

他挤进叶修双腿岔开的空间里,从侧面看上去反而像是叶修马上要主动以双腿缠上恋人劲瘦有力的腰身。周泽楷两臂撑在叶修身侧,将叶修困在沙发和自己之间一个狭小温暖的空间里,他贴近叶修的脸,孩子气地蹭了蹭叶修的鼻尖,然后朝叶修露出一个明晃晃的笑来。

叶修看起来丝毫不介意自己眼下门户大开的姿势,他抬起下巴,对上俯在自己上方的周泽楷的眼睛,懒洋洋说道,“今天在沙发上?”

周泽楷碰了碰叶修还带着浴室水汽的湿润嘴唇,声音低沉,“恩。”

明明是被恋人压在身下的那一个,但叶修表现得却仿佛高傲的帝王——他永远都是这样,无论在赛场上还是生活里,即使身处对他不利的境地,他也能保持一份独有的从容不迫,似乎一切都被他掌握在手中。

周泽楷简直快爱死了他这份淡定,同时这也导致了每一次令人愉悦的床上活动时,他的目标都是干哭叶修,撕碎他的平静,撞进他的身体,让叶修最后不得不带着哭腔红着眼角向自己求饶。

只是想一想那个场景,小周泽楷都能兴奋地立刻精神起来。

周泽楷的眼神太过直白地把他所想的一切都写在了他逐渐暗沉下去的眼睛与微微扬起一点的嘴角里。仿佛肢体未动,眼神先行,周泽楷的眼神已经先一步接触到了叶修,开始了今晚的序章。

叶修太熟悉周泽楷这种眼神,以至于他这具已经习惯了与周泽楷缠绵的身体甫一接触到这眼神,就已经条件反射地产生了反应:后腰酸软,自尾椎往上一片酥麻。“别用这种眼神看我……”他低声说道,然而这点已经染上了情欲的沙哑声音很快消失在周泽楷渐渐逼近叶修的动作里。周泽楷以小臂压在叶修脸侧,悬在叶修上方,然后一点点拉进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他的速度不快,甚至可以说是缓慢的,但正是因为缓慢才更具压迫感,能让处在被逼近一方的人一寸一寸品尝这份仿佛即将被猎食者咬住脖颈的紧张。叶修就是在这种缓慢的节奏里不由自主绷紧了背部的肌肉,头皮发麻。他不自觉地伸出手抚摸上周泽楷的脸颊,似乎是要阻止他进一步接近,但那绵软的力道又仿佛是撩拨一般的默许。

我的一切向你敞开。我允许你接近这样的我。

周泽楷眼神暗沉,但却没有沉不住气直接粗暴地抹消两人之间最后那一点距离。他反而真的停住了动作,侧过头,蹭了蹭叶修的手,然后伸出舌头,温柔贴上叶修的掌心。湿滑火热的触感顺着掌纹向上,一直到敏感的指根处,叶修的手受到刺激猛地收缩了一下,却被周泽楷的动作阻挡,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周泽楷细致舔舐自己平时重视保养的手,动作依旧是缓慢的,而酥麻的感觉由每一根神经末梢传回,直达心脏。

他并没有把唇也贴上去,只是伸出舌尖,让叶修清楚看见自己的舌尖是如何煽情地动作,是如何只凭舌尖就给予他微妙的快感。触觉加上视觉,周泽楷就如同第十赛季的季后赛上他与叶修厮杀那场一样,开了双重控制,打出两发巴雷特狙击,毫不留情地轰炸着叶修的理智。

而结果表明,这的确有效。

仿佛有人在本来只是一点点的火苗上泼了汽油,叶修感觉浑身一下子燥热起来。他有些难耐地“啧”了一声,架在周泽楷身边的腿也不受控制地贴上他劲瘦有力的腰侧,轻轻磨蹭起来。在叶修全身的敏感处里,手算是一个,眼下被周泽楷用这种情色的方式舔舐……他微微眯起眼睛,另一只手搂住周泽楷的背脊,用力,让两人都已经精神起来的下身先一步零距离接触,然后叶修坏心眼地配合周泽楷舔舐的动作,同样缓缓地上下磨蹭起来。

周泽楷的身体一僵,叶修能明显感觉手下的肌肉绷紧了。舔舔下唇,他占便宜似的多摸了几把恋人的好身材,并且在摸的时候只是轻轻挨上去,一触即离,写作抚摸读作撩拨地这么来了几次,成功也在周泽楷的那簇火苗上也倒了一桶汽油。

周泽楷停下动作,盯着叶修看了几秒,就在叶修被看得感觉有点不好的时候,他迅速低下头,狠狠吻住叶修的嘴唇。

昏黄的圆月当空,而漫漫长夜才刚刚开始。

 

“请柬送去了吗?”

“已经派人着手去做了。”

“那就好……”满头银灰色发丝的老人面无表情看着桌上的电脑屏幕,语气冰冷,“等着瞧吧。”

 

于是,当第二天清晨,被敲门声引下床,然后打开门的周泽楷,就在房门前的地面上发现了一个托盘。

走廊上铺着一条花样常见的红色地毯,那个平时用来端食物用的托盘放在上面,因为刚刚被房门碰到,导致角度发生了一点歪斜。

而同样端端正正放在托盘里的,是一个纯黑色的信封,旁边还放了一朵带着露水的红玫瑰;而玫瑰的旁边,是一个方方正正的铁盒子。

看到这个信封第一秒,周泽楷是茫然的。他还以为是哪个粉丝摸到了他的下榻的旅馆甚至房间号,然后送了一封情书上来。

这不算轮回队长自作多情,实在是他之前遇到诸如此类的事情太多了。

但是这次是在国外,他与叶修两人又行事低调,工作人员也没有对外公布他们每个人旅游度假的目的地。

哪个粉丝能这么神通广大?

罗马。意大利。西西里。

周泽楷猛然间想起了自家老爸打来的那通含含糊糊的电话,紧接着就明白了这个信封是干什么用的,他的眼神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再看一眼那个铁盒,即使没有打开看,周泽楷也大概猜到里面放的是什么了。

虽说他不在意自己家里那点事儿让叶修知道,但手上这封信函可是不折不扣的麻烦——正儿八经带危险的那种,他不可能让叶修去接触这些。

但是也没办法,他找不出借口能自己单独出去。

一刹那间周泽楷脑海里的念头风驰雷鸣般迅速转了个遍,也没能想到一个好方法能避开叶修把这烫手山芋处理好。

早知道的话,不来这里就好了。

他微微懊恼地想。

 

“哟,情书都收到国外来了,招蜂引蝶的本事见长啊。”

一句夹带着点半真半假酸气的调侃,混着暧昧而含糊的湿热气息一同裹在了周泽楷的耳朵上,正在出神的时候猛然受到这么一吓,周泽楷脖子后面的汗毛感觉都根根立了起来。叶修从他肩上探出头来瞄了一眼,似乎之前是故意要吓他一样,直到这时才懒洋洋往前挪了挪,舒服趴在他背上,好奇看那封黑色的“情书”。

周泽楷这时才慢半拍反应过来,“……怎么起来了?”

“看你跟个木头桩子一样戳在这儿半天没个动静,是个人都会起好奇心的吧?”叶修随口回道,然后他蹲下身,看上去有点兴趣地打量托盘里的东西,“这次的粉丝够别出心裁,黑信封、红玫瑰……不知道还以为是给霸图送的呢。”

“这铁盒又是什么?”他拿起来,仰头看了看收礼物的人,“我能看吧?”

周泽楷犹豫了片刻。他倒是不太想,但一来他没什么理由不让叶修看,二来大概叶修会把里面的东西当成玩具,好歹也算和一枪穿云有点关联,说不定能蒙混过去。

想到这里他很痛快地点头,“嗯。”

于是叶修打开了盒子,“枪?这粉丝表达对你喜爱的方式有点独特,不过你一枪穿云配的也不是这种型号的吧……别说这玩具枪还蛮逼真的。”
    周泽楷松了一口气。果然是当成玩具了。

热武器大概对男人有天生的吸引力,叶修饶有兴趣拿着枪在那翻来覆去地看,突然间神色一滞。

半晌,他阴沉着脸站起来把门关上,周泽楷不明所以,“叶修……?”

叶修把门锁好才皱眉看向周泽楷,声音严肃,“你最近招惹什么人了?”

周泽楷下意识回答,“没……”

叶修一扬眉,拎拎手里的家伙,“没?那有人给你送来一把真枪?”

周泽楷怔住了。

叶修“啧”了一声,“别以为这是把玩具,虽然自从我离开家里后就没接触过这些了,但是真是假我还是能看出来的。”

周泽楷这时候才从震惊中反应过来,“你怎么知道……”这是不是真家伙。

叶修特别随意地说,“哦,我是B市人,老爷子身边跟着警卫员的那种家庭,所以以前在家多少学习过……我这么说你明白吗?”

叶修说的随意,就好像平时说“我们去抢个野图BOSS”一样。虽然感觉这种事在平常人眼里算不进不当回事儿的那一类事情里,如果别人用这种口气说,大概会换来“你装的一手好逼”的评价,但是由叶修这么说,就让人觉得并没有什么违和感。

因为谁都知道,叶修就是一个这样子性格的人。

见周泽楷怔怔的没什么反应,叶修有点尴尬地挠了挠下巴,觉得自己应该挑个更好的时机说才对。但是眼下这种情况也顾忌不了那么多了。

他皱眉要去拿手机,“我先去报警……”

周泽楷突然拉住他的手臂拦住了他。

“我知道,”周泽楷看着叶修的眼睛,缓缓地说,“是谁。”

叶修回头看他。

“我家,”周泽楷沉默,大概是组织了一下语言,才接着说,“和你家差不多。”

他似乎和叶修一样在心里早就把这些话排练了好几遍,今天才能这么迅速地说出来。

“在S市,周家不算小,即使是在……那个年代。”周泽楷简略道,“后来出事之后,当时的家主才带着周家上下开始一致对外,出了不少力,上头也就不理睬以前那些事情了。”

叶修睁大眼睛,感觉自己一时没反应过来。

虽然小周话说的含糊,但意思却明明白白。S市那里什么时候不是一潭深不见底的水?专门能提到的年代,以及出事和一致对外,说的什么时候简直是明摆着的。

而能在那个时候的S市称为“不算小”的家族,那不几乎都是——

以上是叶修内心一闪而过捋出来的念头,周泽楷则看了一眼那封信和枪,接着轻声解释说,送这些来的人和家中很早就没了联系,却在当初混乱年代时候和周家是好友,暗中也帮了不少的忙。因此送这封信来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作为晚辈拜访也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叶修听到这里已经有点凌乱,他一脸牙疼的表情,问,“等等,既然你说和那时候的你家来往密切,这里又是意大利,那他们是不是……”

周泽楷无奈地点点头。

 

曾经猖獗一时,现在基本已经没剩下什么的意大利西西里名产。

 

“Cosa nostra”。

 

黑手党。

 

 

04.

直到坐在开往巴格里奥尼酒店的出租车上,叶修仍然喃喃道,“我觉得这发展有点梦幻。”

能让叶修露出这种表情和态度可不容易,要是被那帮损友知道了能在群里以此为话题聊大半个月。

周泽楷坐在他身边,握着他的手,拇指轻轻摩擦着他的手心,皱着眉说,“……你不该来。”

叶修瞥他一眼,弯起嘴角笑了笑,“你也别想自己去。”

他手里还拿着那个黑色的信封,那里面是一纸黑色的请柬,上面是由在西西里有悠久历史的贝尼戴托家族现任家主,向从中国远道而来的周家下一任当家发出诚挚邀请,可以携朋友一起,来参加一个内部的聚会。

“不过,下一任当家这个说法……你知道我什么感觉吗?”叶修看看那封特意用中文写下的请柬,心生感慨,“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恋人居然是个霸道总裁的那种感觉。”

周泽楷微微一耸肩。“下一任家主”这种称呼大多用来形容那些背景黑麻麻的家庭,他们家早多少年前就把名下的产业全部洗白摆在明面上了,要说黑麻麻,那也得是过去式。

不过说到这一点,他捏了捏叶修的手指,回味了一下自己刚刚的感触,然后说道,“你也,一样。”

两人用如出一辙的难以言喻神情对视了一会儿,才一起笑出了声。

恋人的家庭背景不简单虽然让他们吃了一惊,不过这并不影响到什么,和自己谈恋爱的是面前的这个人,又不是他背后的整个家族。不仅如此,相近的家庭因素反而让两人之间有了点共同秘密的感觉,如果不是条件不允许,说不定两人已经开始聊起了小时候那些都差不多的条条框框。

 

“Qui,signore.(到了,先生)”前面司机的声音让他们回神,两人下了车,周泽楷递给司机车费,而叶修若有所思地打量着眼前金碧辉煌的建筑。

巴格里奥尼酒店,自1904年开业,中间即使经历两次战争与无数内乱,这家以豪华著名的酒店也一直在这里,接受阳光与风雨的洗礼。

为了这次见面,两人不得不把为了出席一些正式场合才穿的西装穿了出来,周泽楷付完车费,扭头看见叶修一手轻轻摩挲着下巴正在想什么事情,没有一丝褶皱的西装包裹出他笔直的长腿,周泽楷盯着恋人挺翘的屁股欣赏了几秒,才走到叶修身边,“进去?”

“唔,”叶修点点头,迈步走上台阶,然后声音中有一丝疑惑,“我还以为我们会到一个类似私家庄园一样的地方。”

电影里不都是这么演的吗,悠久的黑手党家族住在古堡一样的别墅里。

周泽楷摇头,低声道,“这里是罗马。”

虽然意大利黑手党猖獗世界闻名,但是那毕竟已经是过去了。如今还存留下的大概也就是在西西里还能说上两句话,否则他也不会这么直接就送上门来。

“是周先生吗?”标准的中文在耳边响起,一个管家穿西装戴着金丝边眼镜的男人迎上来,彬彬有礼道,“请随我来,BOSS已经等候多时了。”

周叶二人对视一眼,跟了上去。

 

九层是一个花园温室,眼下被人大手笔的包了下来,他们俩跟着带路的男人穿过盛放的蔷薇花与白玫瑰,走到温室中间的一处供客人休憩观赏的地方。

带路的男人微微将手放在胸前微微鞠了一躬,然后就站在一旁,低垂下眼帘,表示带路导航结束。

周泽楷上前一步,声音有礼而平静道,“下午好,贝尼戴托先生。”

早就站在一边的翻译迅速标准地将这句问候翻译出来。

在他们前面不远的地方摆放着一张铁艺圆桌,旁边坐着一位满头银发却看上去精神很好的老人,这就是这次邀请他们来做客的人,贝尼戴托家族族长,罗伦佐·贝尼戴托。

他放下手中的红茶,声音温和道,“你好,孩子。”

和蔼的就和一个普通老人一样。两人同时在心里想。但是他们并没有因此放松警惕,原因很简单,就拿身边最近的人来说,自家的老爷子平时也和和气气跟街边爱下棋的老头一样,可全家上下没人敢惹老爷子发一点火。

“我在年轻的时候和你爷爷见过面,不用紧张,我只是想见见让老友骄傲的孙子……你旁边这位是?”老贝尼戴托乐呵呵地说。

“我是周泽楷的朋友,叶修。真诚感谢您的邀请,贝尼戴托先生。”叶修微微一笑,从礼仪到说话内容挑不出一点毛病。

老贝尼戴托微微挑了挑眉,很显然对这个年轻人的言行举止表示满意,于是他温和道,“同样欢迎你的到来,孩子。”

在老人的示意下,两人走上前坐在桌边的铁艺靠椅上,期间动作随意却符合礼仪,就如同他们从进来就显示出的信息一样:我尊敬你,但是并不害怕你。

老人感兴趣地微笑。

然而这其实很正常,周泽楷暂且不说家中情况,就是平时在拍广告时,那些广告商也经常会要求他以这样强势的形象出镜;而叶修虽然平时懒洋洋没个形象,对万事不挂心,但小时候学的礼仪却还没忘,更何况他跟着老爷子见过的位高权重的人多了去了,现在谨慎是的确谨慎,却也是真的不怎么紧张。

旁边有人端着小茶壶,为两人面前的骨瓷茶杯注满了红茶。老人看上去一副拉他们来是真的要唠家常的样子,笑问道,“你爷爷最近还好吗?”

周泽楷点头,“身体健康。”

“哦……那就好,人年纪大了,不服老不行啊。”老贝尼戴托点头,“我叫人给你送去的枪呢?”

“这儿呢。”叶修拿起脚边刚刚一起拿进来的袋子,一边递给旁边过来拿的人一边笑了笑说道,“您还蛮有创意的,贝尼戴托先生。还是说……这也是礼仪之一?”

送来的请柬上约定了时间,却根本没有写明地址,最后还是周泽楷动作稍有些生疏地拆了枪,才从那颗上了膛的子弹中发现了一个写了地址的小纸卷。

不过也多亏这个,这两人才有机会抓紧时间“复习一下以前所学到的东西”,虽然应该用不上,但去赴这种邀请,多点准备总是好的。

况且,像他们这种家庭长大的孩子,大概谁都有压箱底的那么几招。

老贝尼戴托笑起来,“哈哈哈,一点娱乐而已,看来也并没有让你们感到为难,是不是?”

叶修一摊手,笑眯眯地没说话。

周泽楷在一旁安静地喝茶,和老贝尼戴托又聊了几句之后,才将茶杯放回茶碟中,礼貌道,“贝尼戴托先生,我不喜欢绕圈子。”

老贝尼戴托看向他。

“所以您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直说。”

老贝尼戴托哈哈笑着,“真是直接的孩子啊,要知道,已经很久没有人敢对我这么讲话了。”

周泽楷笑了笑。

老贝尼戴托笑够了,这才不紧不慢道,“我想要和周家做一笔生意。”

周叶两人微不可查地皱眉。

停了几秒,周泽楷才平静地说,“我不太懂这些,让您见笑了。”言外之意是如今的周家当家还轮不到他周泽楷来当,要谈生意,自然也不应该来找他。

“不着急,”老贝尼戴托摆摆手,“不是什么大生意,我知道你有周家几家分公司的大额股份,我只需要你这几家分公司给我开个口儿。”

他说的这是真话,周泽楷十八岁成人礼时候就得到了这些股份,只是分公司的话,他的确有一定的话语权和决定权。

周泽楷一动不动,然后才开口,“什么生意?”

老贝尼戴托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只是一些铁质居家用品。”

“对于我们来说。”他随后补充。

叶修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垂下眼掩盖掉眼中满满“卧槽”的眼神。

 

对于黑手党来说的铁制居家用品……是什么还用猜吗。

活这么大,居然让他现场看一次军火生意谈判,就冲这一点这趟旅游也值回票价了。

 

坐在他旁边的周泽楷同样沉默半晌,看上去很认真地考虑了,才轻轻摇头,说,“抱歉,贝尼戴托先生,周家不接这样的生意。”

老贝尼戴托表情未变,“在我小时候,这种单子你们答应的很痛快。”

“在您小时候,S市里还有外国士兵。”周泽楷淡淡道,“时代变化很快,贝尼戴托先生。”

“这倒是实话。不过么,正是因为这样,我们才要想办法在不停变化的世界里生存。”老贝尼戴托挑了挑眉。

周泽楷沉默不语。

“这样吧,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老贝尼戴托笑笑,他朝一直站在一旁的金丝边眼镜男人示意,男人上前,从兜里拿出一把左轮和一颗子弹,放在了桌上。

“俄罗斯轮盘赌,”老贝尼戴托一成不变的温和笑意中终于露出一点狡猾来,“用这个经典的小游戏来决定吧。”

“当然,为了防止一些不合适的事情发生,这枚子弹是橡胶的。这样可以吧?”老贝尼戴托笑道,“谁赢了谁说了算,这样很公平。”

他做出了一点退让,一般来说到了这一步就没有人会再次拒绝他。

然而经过不算长的沉默后,对面的青年仍然摇了摇头,语气平静而坚定,“抱歉。”

老贝尼戴托的笑容终于消失了。

就在他笑容消失的同时,伴随着“咔嚓”一声子弹上膛的声音,站在旁边的男人已经从怀里掏出了一把枪,抵在了周泽楷的太阳穴上。

“我的脾气恐怕没有你想的那么好,孩子。”老贝尼戴托沉声道。

坐在旁边目睹这一切的叶修依旧在平静喝茶,只有抵在茶杯沿的手指尖因为用力而呈现出一点血色尽失的青白。

半晌,周泽楷才动了动。

就在老贝尼戴托以为他要妥协的时候——毕竟枪都抵在头上了,哪还有回旋的余地呢——周泽楷不慌不忙地抬头,与老贝尼戴托对视。他弯起嘴角,露出一个微笑。

“贝尼戴托先生。”

老贝尼戴托就听到面前的年轻人用一种淡定的口吻平静开口道,“长这么大,”

周泽楷的眼神毫无波澜,“还没有人能拿枪威胁我。”

就在他话音落下的同时,他抬手握上就在自己头旁边的枪支,然后谁都没看见他是怎么动作的,只是看见他不经意地顺着枪管一抹,然后指尖用力,那把被一旁男人好好拿在手上的枪支便突然解体,七零八落地掉了下来!

那一刻,四周鸦雀无声,就连叶修在放下心之余有些惊讶地挑眉。

 

“枪要拿好。”周泽楷淡淡对旁边目瞪口呆的男人说道。

 

就连老贝尼戴托,看上去都吃惊地暂时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过了一会儿,他才突然笑出声,不再是那种温和疏远的礼仪性笑容,而是看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的大笑,“哈哈哈哈……你果然是周家人,和你爷爷真的很像啊!”

“你让我想起年轻时候和你爷爷的见面,”老贝尼戴托看上去没有丝毫生气,“那真是一次有意思的照会,沉默漂亮的东方男人……但是却十分危险。你之前看上去太乖了,我还在想是不是和平磨去了周家的獠牙,现在看来还是很有趣啊。”

老贝尼戴托的反应有点出乎意料,周泽楷对于这种评价自己爷爷的话不知道该如何接,索性沉默不说话。

一旁,觉得作为队友起码应该出手帮忙的叶修在这时怀着一种看够了戏的心满意足,开口道,“老爷子看起来很喜欢有意思的事情啊。”

老贝尼戴托饶有兴趣地看向旁边那个一直没怎么开口说话,言行举止却似乎比周泽楷还要随性几分的年轻人。

你看,之前还是“贝尼戴托先生”,现在就变成“老爷子”了。

不过老贝尼戴托对这种行为并不反感,他笑道,“的确。”

“唔,其实我觉得小周对待老人家可以再温和点的。”叶修装精英范那是有时限的,一时半会儿还好,时间长了就有点绷不住的意思,眼下他用那种带点懒洋洋、但是不会让人感觉无礼的语气说,“不如,就让我来陪您玩一盘好了。”

老贝尼戴托感兴趣道,“孩子,玩这个要赌注的,你能代表周家?”

叶修很诚实地摇头,紧接着他微微一笑道,“我代表不了周家,但是我可以代表周泽楷。”

“哦?”老贝尼戴托看向一旁。

周泽楷安静坐在那,见老贝尼戴托看过来,直到这时才露出进来后第一个真正的笑,“他可以。”

老贝尼戴托有点吃惊地在两人之间来回看了看,然后很好地敛去那份吃惊,开口,“哦……那我便有些期待了。”

他抬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客人优先。”

叶修也不客气,他伸手拿过桌上的左轮,熟练推出弹巢,把那枚橡胶子弹放进去,然后推回,转动弹巢……在做这些的同时他还不忘和老贝尼戴托闲话,“欸,老爷子,其实你不该和我们玩游戏的。”

老贝尼戴托挑挑眉。

“我一个人的话不敢打包票,但小周现在也在这,”叶修抬起头,嘴角的笑充满戏谑,“你信不信,只要我们两个在,胜利女神就一定会朝我们微笑?”

说完他没等老贝尼戴托回答,就那么一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懒洋洋地将枪口对准自己的太阳穴,然后在扣下第一次扳机后,没有任何犹豫地接连又扣了四下!

扣了五次扳机后他把枪放在桌上,朝老贝尼戴托一挑眉,“轮到你了,老爷子。”

老贝尼戴托,“…………”

 

左轮手枪一共能放六枚子弹。

叶修扣了五次扳机。

 

于是四周再次陷入寂静当中,周泽楷不动声色地瞥了眼在旁边眯起眼笑得像只小狐狸一样开心的叶修。

看来果然谁都有压箱底的两招。

一片寂静中,老贝尼戴托认真打量这个刚刚没有过多注意的年轻人,开始感兴趣,然而越看越眼熟,他忽然问道,“你……是不是叶氏集团的人?”

叶修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啊?”

老贝尼戴托,“叶氏集团的叶秋是你什么人?”

叶修有些莫名其妙,“那是我弟弟。”

只见老贝尼戴托怔了一下,然后道,“刚刚没有过多注意……你和叶先生长得很像。”

原来如此,怪不得这年轻人有这样的气魄。

“是双胞胎。”叶修说,“老爷子,你认识我弟弟?”

“叶氏集团是贝尼戴托家族产业重要的合作伙伴,叶先生是一位聪明的生意人,”老贝尼戴托摸了摸下巴,“诶呀,这下可真是失礼了。”

叶秋和黑手党有生意往来?叶修微微皱眉。

“等等……叶修?”老贝尼戴托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皱眉,“叶修……你是不是打荣耀的那个叶修?”

周叶两人齐齐一愣,在这直到刚刚为止还在谈和“生意”、“军火”、“家族”等相关话题的对话中突然出现“荣耀”这个字眼,让两人都觉得有点跑错片场的感觉。

“是我。”叶修点头,一边想着总不会连老贝尼戴托也有关注荣耀吧?

没想到老贝尼戴托一听,突然兴奋起来,看上去一点也不像刚刚那个稳重的黑手党头头,倒像个小孩子一样。他对一边的部下摆手说,“快快快,把电脑拿上来!”

刚刚被周泽楷拆了枪的男人点头后转身离开,不一会就拿来了两台笔记本电脑,还有两个账号卡槽。

笔记本在面前摆好,周叶两人莫名其妙看了眼各自的屏幕,然后无语地抬起头,看向坐在桌子对面已经高兴地得意洋洋的老贝尼戴托。

“老爷子,该不会,这才是你把小周叫过来的真正目的吧……”叶修无语道。

周泽楷也抬头无语看着对面的老头。

两人的电脑屏幕上,正是他们无比熟悉的荣耀界面。两人的角色顶着一样的公会名字,都停在了列屏群山副本门口。看屏幕显示,他们已经组好了一个有奶有T有DPS的标准下本队伍。

老贝尼戴托用无比严肃的声音说,“我想让你们帮我刷到列屏群山副本的记录第一。”

叶修:“……”

周泽楷已经淡定打开人物面板开始查看这个角色的数据了。

“等等老爷子,你就为了这事儿专程弄出这么一大堆有的没的?”叶修捂住半边脸,“那你之前说的那些……?”

“当然是逗你们玩儿了。”老贝尼戴托无所谓道,“时代变了,现在什么黑生意都不好做,贝尼戴托家族的生意老早就都搬到台面上来了,军火利润没有以前高,风险却高了不少,傻子才继续玩那个。”

“我听说周家的孙子辈里有一个是中国国家队的一员,就想着给那老头打电话借来帮个忙,没想到还能给我买一送一一个中国队领队来——这次世联赛中国队打的真是好啊,再看看意大利队打的,啧。”

感情老爷子你还关注了世联赛。

说到这他语气一转,有点忿忿道,“我那些部下也是越来越不顶用,一个副本记录第一都拿不下来,我还养着他们有什么用!”他不满地拿旁边的手杖敲了敲地。

老爷子,好像你养部下本来就不是干这个的吧。听着一个老爷爷说着“副本记录”等等游戏名词还是蛮梦幻的……

一直处在心最脏位置的叶修觉得,果然“姜还是老的辣”这话不是没道理的。

“怎么办?”他转头看看周泽楷。

周泽楷微微一耸肩,表示既然都联系自家爷爷了,那不帮忙回家就等着家法伺候了。

叶修点点头,然后开了耳麦。

“……”

他抬头,对老贝尼戴托冷静道,“老爷子,借你的翻译用一下。”

 

05.

从酒店出来已经是黄昏了。

这里离帕拉蒂诺山不算远,两人决定在临走前最后一晚再去看一次夕阳。

站在帕拉蒂诺上上能俯瞰整座罗马城,辽阔的天空被染成了灿烂的金色,落日旁是让人震撼的巍峨云山,此时也被落日渲染地一片金黄。站在帕拉蒂诺山顶看落日,似乎是在从人间在偷看天堂,华丽神圣得让人惶恐。

落日下的罗马城安静而古老,霓虹灯尚未亮起,这些落日余晖似乎抹去了罗马所有的现代气息。

漫不经心营造出的神圣之下,很容易让人想一想自己的过去和未来。

周泽楷和叶修安静欣赏了一会儿教堂壁画一般的景色后,同时开口。

“小周。”

“叶修。”

两人一愣,看向对方,然后在对方的眼中看见了自己的倒影。

漫漫天地,而恋人的眼睛里只剩下了自己。

叶修探身亲了亲周泽楷的嘴角,“你先说。”

周泽楷拉住亲完自己的恋人,抵住他的额头,低声说,“回国后,见见我的家人吧。”

“真巧,”叶修眯起眼睛笑,“和我想的一样……”

剩下的话消失在再度贴合在一起的唇瓣间。

整群的白鸽飞过他们头顶,落下片片白羽。

整个罗马见证了他们的爱情。

END.

评论(10)
热度(191)

© 树下有天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