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修修❤。

【周叶】罗马惊魂(上)

*修修生贺其一!!(婚礼合志终于能拿来混更了……

*身为奇异世界观爱好者的我为数不多的原著……半原著向。

*修修我爱你!!!!!!再爱十年不会变!!!!!!么么哒!!!生日快乐!!!!!!!!!!!

01.

 

在国家队还没有成立之前,轮回战队队长、号称在场上除了加血无所不能的枪王周泽楷是粉丝们公认的荣耀联盟门面担当;

然而成立了国家队后,一众大神出征苏黎世——虽然过程不那么轻松,但最后好歹是坐在了世界第一这个宝座上——通过国外的论坛上面各国粉丝们的热烈讨论,国内的粉丝团们发现,轮回战队队长,似乎不负众望的由国内荣耀联盟门面担当变成了世界荣耀联盟的门面担当。

中国队在世联赛上夺冠,所收到的关注空前高涨。但比起那些将重点放在了颜值极高技术强悍的周泽楷身上的粉丝们,赛后一场私下的友谊赛却让各国的职业选手反而一致将目光锁定了整个赛季不显山不露水,没出场过一次的中国队领队。

原因无他,这位据说是赛时为了预防人选替换,所以从国内拿来了自己账号卡的中国队领队,在友谊赛中一对一单挑连胜七场,再度刷新了各国选手对中国代表队的认知。

一个圈外一个圈内,周叶二人可以说是赚足了关注度,很快就有外国友人八卦这两人之间要是比一场那么谁胜谁负,第十赛季最后一场轮回对兴欣的总决赛就这么被扒了出来——于是展现在世界面前的,是虽然在世联赛上早已有了见识但无论何时都令人叹为观止的枪体术,以及最后连职业选手都瞠目结舌、超神存在的六点五秒。

看完视频的那一刻,在世界各个角落不同民族不同语言的网友们内心的咆哮是一致的:妈妈,他们玩的和我们玩的游戏不一样!!!

这件事在外国论坛上的话题热度越来越高,很快引来那些媒体的关注。于是中国队夺冠加上暂时没人能复制的中国区前后第一人的冠军争夺战,一时间,全世界的电竞相关媒体都在报道中国队:

我们之前在联赛中,已经知道了中国队有手残但绝不能忽视的队长,有打法诡异无常的魔术师,有让人怀疑以前是不是玩的刺客号的剑客,有能用枪体术和近战硬抗近一分钟的神枪手,有团战永远有两至三个战术大师坐镇的行动模式。然而现在我们又知道了,中国队拥有了这些还不算,他们居然还拥有一个能在比赛中爆出700+这样可怕手速的全职业精通领队。在中国国内,这个领队据说被称为“荣耀教科书”,十个赛季冠军他自己就捧走将近一半。

比赛有胜就有负,虽然让人遗憾,但中国队的冠军确实是实至名归。在文章末尾,外国媒体如此总结道。

然后底下是各种或赞或黑的评论。

 

看到这里,周泽楷无声地笑了笑,退出了新闻页面。随后他把手机放到床头的小柜子上,手机在无人操作几秒后,自动锁屏。放手机时周泽楷的动作幅度大了些,轻薄的被子顺着腰腹滑了下来,连带着露出背对着他蜷睡的人的光滑背脊,以及背脊上那些看了让人耳红心跳的斑驳吻痕。

房间内的时钟滴答滴答响着,眼下是早上八点,金灿灿的阳光利剑一样从没拉严实的窗帘中间刺了进来,落在了床边的绒毯上。周泽楷的右胳膊本来就被身边人牢牢枕在头下,这会儿他想了想,然后顺势欺身压上去,左手熟门熟路揽过旁边温热的身躯,顺着前胸温柔抚摸,一路摸过柔软的肚子,最后停留在小腹,轻轻按压揉弄起来。

同时他弯着嘴角凑到对方耳边蹭了蹭,然后低声说,“叶修,想要……”

叶修动了动,一副累极了不想醒的疲态,沙哑着声音含混道,“别闹,真不来了,让我睡会儿……”

周泽楷想了想,手下动作微微停顿,他低头将湿热气息喷洒在叶修的耳廓上,如果忽略他手上极尽撩拨之能是的动作,那么这声音甚至可以称作是清纯腼腆的,“就一次?”

叶修没动弹,似乎是没有听见,但周泽楷耐心等待着。过了会儿,只见叶修伸出一只手,从旁边拽过来一只枕头,然后毫不犹豫盖在了自己的头上。

周泽楷,“…………”

短暂的无语后,枪王无奈笑笑,低头在睡在自己怀里的中国队领队耳际落下几个轻柔的吻,换来恋人几声舒服的哼哼。

正当周泽楷把被子往上拉了拉同样准备睡个回笼觉时,房间的门突然被敲响了。

已经躺好的周泽楷:“……”

为了不打扰熟睡的叶修,周泽楷只能无奈选择把胳膊抽出来然后轻手轻脚去开门,看看是哪位外国友人这么能扰人清梦。

轻轻推开门,他意外发现门外的走廊上空无一人,左右看了看也没发现什么问题。就在周泽楷以为这只是一个恶作剧,准备关上门时,实木门碰到了什么东西发出“咔嚓”一声轻响,他下意识低下头,向声音来源的地方看过去。

半晌后,周泽楷慢慢把嘴抿成了一条直线。

 

这是首次世联赛冠军争夺战之夜,也就是中国队拿下世界冠军金奖杯后的第八天,周泽楷和叶修在罗马度假的第六天,明天上午他们就要回到苏黎世集合,然后踏上回国之路。

然而他们谁也没想到,就在即将返程前,还有一件事在等着他们。

 

 

说来这个假期也不是他们光明正大秀恩爱,时间回到中国队拿下冠军后的时候,他们先是安排了两天时间来应付媒体,随即接到了国内电竞总局通知——因国家队表现良好,为国争光,所以批准了七天假期欧洲自由行,吃喝住行的全部费用回来一并报销。

通知一出全员起立鼓掌拍手叫好,确定了回来集合回国的时间日期后,当机立断两三成群,沐橙云秀马上定了巴黎的票手挽手去观看时装周;喻文州和黄少天拿了相机奔赴英国去找《哈利波特》的拍摄点以及贝克街221B号;肖时钦和李轩两人一人拿着一张满载国内队友情谊的长长购物清单飞去了荷兰;就连王杰希和张新杰都不知道从哪得知的消息,一起去了西班牙参加一个很著名的游戏展。

十来个人瞬间走的七七八八,也就突显不出周泽楷和叶修组队有什么怪异的了,叶修本着去哪都无所谓的态度,将护照身份证等等一切都交给小周,说了句“组织信任你”就回房间迅速补觉。比赛时他顶多算神经绷紧,赛后才是领队的繁忙时刻,和各个方面的工作人员安排记者会、安排庆功宴、应付来自各方的访谈等等,短短两天就熬出了两个不明显的黑眼圈,这还是被看见后心疼的不行的周泽楷压回去睡了一下午的结果。

周泽楷也不客气,拿了叶修的一堆证件就开始有条不紊的订票订旅馆,其行动之迅速已经不是执行力高不高的问题——说他没有提前在心中盘算好都没人信,有方锐大大真诚的眼睛作担保都不行。

枪王在心中确实有着自己的小九九,不过在现在,还不能让叶修知道。想到这里他下意识看了眼叶修的房门,露出了个又温柔又有些期待的笑容。

毕竟,提早知道了的话,惊喜就不能被称作是惊喜了啊。

于是在周泽楷的精心安排下,睡得迷迷糊糊的叶修双眼半开半阖着就上了飞机,欧洲各国之间距离之近,有些还不如中国从省内到邻省的距离远,叶修只感觉刚上飞机眯了一会就又降落了,在下降时气流的颠簸中才清醒过来,茫然看了眼周泽楷:他这都不知道是到哪了。

周泽楷笑而不语,带着他下飞机,拿行李,叶修一路上都懒洋洋跟着,他倒是把自己的话执行的淋漓尽致——把一切交付周泽楷,给予他全部的信任与依赖。

并且看得出来,周泽楷很享受这样的状态。

 

大概各国各大城市的机场都差不多,都是干净利落的现代化建筑与人来人往的候机大厅。叶修和周泽楷一人拎着一个行李箱往大厅外走去,除了周遭几乎全是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外,感觉和在国内也没什么不同。

但这种错觉在一出机场大厅后就烟消云散,飞机降落时已经是深夜,头顶广袤无垠的夜空缀着无数星子,如同一块用来展示华美钻石的天鹅绒。不远处巨大的LED屏上用各国语言写着大大的“条条大路通罗马,罗马欢迎你”的字样,而嘈杂的人声被一座玻璃旋转门隔绝在身后,耳边突然陷入寂静中,前后的落差之大让人措手不及。他们站在大厅前高高的台阶上,能看到周围一栋栋分不清到底是巴洛克洛可可还是拜占庭风格的建筑,举目远眺,能看到远处城市的点点灯火。

完完全全的异国风情。

即使是除了荣耀外对其他事情都没什么太大兴趣的叶修,也一时看得有些入了神。

周泽楷挺喜欢叶修这样的反应,这证明他的计划还是讨了恋人的欢心。他侧身轻轻贴上还没反应过来的叶修的额头,像小动物一样蹭了蹭,俊美的枪王嘴角露出温柔笑意,漆黑的双眼中只有叶修一人的身影。

 

“相信我。”

我会给你一个完美的假期。

 

02.

“特莱维喷泉?那是哪里?”叶修和周泽楷牵着手走在一条他不知道怎么念的道路上,两边随处可见卖披萨和冰激凌的路边摊和温馨明亮的街边咖啡厅。叶修听着周泽楷的行程安排,一边新奇地看着以前只在电影里见过的意大利风光,一边不忘提出自己的疑问,“我还以为你会先选一些比较出名的,”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咬了一口旅店老板娘热心赠送的圆面包,然后才含含糊糊接着说道,“比如说西班牙广场什么的。”

 

昨晚飞机降落已经很晚,两人便先到周泽楷早已定下的旅馆入住,安放好行李又好好休息了一夜,第二天天边刚亮就兴致很高地从床上爬起来开始了他们的罗马之旅。他们入住的是一家网上评价很高的家庭旅店,店主夫妇的孩子们都在外地求学,两人在家闲来无事,就把空余的房间改造了开了一家家庭旅馆。

当周叶二人背着旅行用的双肩包从二楼走下来时,店主的妻子正好把刚刚出炉的圆面包端出来,并且极为热情地请他们“随便吃不用客气”。

——于是早饭的问题就这么解决了。除了圆面包外还有香味扑鼻的蘑菇浓汤,但是由于担心太晚出门到著名景点只能看见来自世界各地游客的后脑勺,所以他们谢绝了店主夫妇“坐下来再喝碗汤”的好意。

 

周泽楷沉默了下,想了想然后说道,“……其实它也很出名。”

他右手牵着叶修,左手拿着一份地图和两人的Rome Pass。他喜欢国外的一点就是在这里他在街上漫步时可以肆无忌惮地牵着叶修的手,头上也不用戴防止粉丝认出的棒球帽墨镜和口罩——毕竟他们还没出名到世界闻名的地步。不过因为天气原因,他们在太阳底下没怎么挣扎还是主动扣上了帽子就是了。

“……没有吧?”叶修怀疑自己是不是记岔了。

“特莱维喷泉,”周泽楷回答,“就是许愿池(Fontana di Trevi)。”

“…………”叶修无语半晌,“那你讲什么特莱维喷泉这么高大上——直说是许愿池不就行了。”

周泽楷朝他无辜眨眼,“旅游手册上是这么说的。”

“这份攻略我给差评。”除了面对自家恋人,叶修一向说话毫不留情。

很显然周泽楷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于是他愉悦地勾起嘴角,“恩,差评。”

 

虽然一直在吐槽,但对于这个名扬世界的水池子,叶修表示还是很有兴趣去看一看的,特别是当他们到达目的地,发现不知道是他们来得太早还是因为现在八月底已经逐渐过了旅游旺季,许愿池所在的三岔路口居然并没有想象中的人山人海。

踩着年代古旧的石砖走到近前,叶修好好端详了这座在旅游手册中有三个名字——大名特莱维喷泉,别名少女喷泉,以及世人更为熟悉的名字“许愿池”——的雕塑喷泉,然后转头对周泽楷真诚地说,“那上面的雕塑一个都认不出来。”

周泽楷觉得说着分不清并且说的理直气壮一副“外国人长得都一样不是我无知”样子的叶修,可爱极了。

不过只是一瞬,枪王立刻意识到了这是一个好机会,于是他朝叶修自信一笑,说道,“最中间那个是海神尼普顿,两边拉着马车的是——”

叶修歪了歪脑袋,有点期待地看着他。

“是……”

好吧,他只知道这一个。

错失了一次让叶修对他刮目相看机会的周枪王,后悔起出来前为什么不更细节了解一下。

 

旅游手册上居然也没有写,差评,回头就扔了它。

 

不过好在叶修对这个问题也没有追究到底的念头,既然来到了大名鼎鼎的许愿池,那么摆好姿势扔个硬币许个愿是一定的。

叶修看了看池底堆积如山的硬币,啧啧道,“我觉得就这些硬币都够修一座这池子了。”

周泽楷耸耸肩表示认同。

话虽如此他们还是义无反顾地给修池子出了一点力,两人背对着许愿池站好,硬币过肩从手中抛出,划出一道优美弧线“扑通”“扑通”两声先后落入水里。

“小周,我怎么看其他人都扔的两次或三次?”叶修偏头问站在一旁正在看地图的恋人。

周泽楷拿着地图抬头想了想,回答他,“我们,用不到。”

“为什么咱俩用不到?”

周泽楷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耳朵尖发红,然后抿嘴对叶修露出一个好看的笑来,“扔两次是许愿有艳遇,扔三次是许愿爱情梦想成真。”

他们已经拥有了彼此,这些愿望倒的确是用不上。

但叶修听完后摸了摸下巴,问道,“在许愿池许愿准吗?”

在荣耀场上和叶修斗争五年,和叶修相恋一年,足以让周泽楷在看见叶修的表情的第一时间就明白自家恋人是有了什么小心思。他把看完的地图折起收好,谨慎回答,“……据说准。”

“唔。”叶修略略一挑眉,右手越过左肩,把刚刚留在手中的硬币再一次扔了进去。

扔两次硬币,向奥林匹斯众神祈愿来一次令人终生难忘的艳遇。

周泽楷一挑眉,还没来及说什么,就看见叶修紧接着就迅速把头凑过来,然后他的唇上传来一阵温热又熟悉的柔软触感。叶修以一种煽情的方式用舌尖细细描摹周泽楷唇形,末了不忘轻轻啃咬一口他的下唇作为收尾。

一个迅速又湿润的亲吻。

亲完叶修拉开两人间的距离,在周泽楷的注视下伸出舌尖舔了舔唇,扬眉道,“啧,果然很准。”

一旁偶然看到这一幕的外国游客吹起调侃的口哨声。

周泽楷的脸后知后觉地染上了一片好看的红色,同样燃烧起来的还有他的眼神,特别是当他看见叶修亲完居然还敢伸出舌尖恶趣味地撩拨他时,在周泽楷的脑海里,叶修已经被他扒光了身上的衣服。

“……我们去下一个地方吧。”大概是本能地从周泽楷的眼中感觉到了不妙,判断形势极为精准的荣耀教科书及时转移了对方的注意力。

“……”周泽楷凑上去再度讨要了一个亲吻,然后他什么也没说,很好说话地带路走向下一个景点。

叶修有些诧异于周泽楷今天的乖顺——虽然平时也很贴心,但一般遇到这种,呃,他故意挑逗他的事情,那最后肯定不会用一个亲亲就解决——不过很快他就想通了,毕竟是在外面,即使是国外也不能这么光明正大的秀恩爱啊。

想通了的叶修于是又开始欣赏周围奇特的尖顶建筑和那些看上去就很美味的街边小吃,所以也就没注意到走在旁边的恋人的神色。

叶修在寻找有趣的东西,而周泽楷看着叶修,垂下眼,不动声色地弯起嘴角。

还有七天的假期呢。

枪王内心愉悦地想。

 

接下来的时间周泽楷和叶修像所有来罗马旅游的游客一样,去了斗兽场,圣彼得大教堂和伯格赛美术馆。走出埃曼纽尔二世纪念堂时由于时间原因他们在真理之口和万神殿两个景点中选择了前者,用叶修的话来说“出来旅游谁要上赶着去看废墟和坟墓啊,米开朗基罗的墓就不是坟墓了吗”。由于他说的十分霸气和理所应当,以至于在他们右转走在马塞洛剧场大街上时,周泽楷还在纠结叶修的那句话似乎有哪里好像不太对,但是听上去居然也很有道理。

然而虽然选择了去看真理之口,最终他们也没能把手伸进海神的嘴中去一试真心,原因是在那个因为某部著名爱情电影而名字传遍世界的雕像前排队的人实在太多了,周叶二人想要一睹真理之口起码要排上两个小时。

“还不如刚刚去万神殿。”走了半天路却什么都没看到,叶修觉得两条腿一下子酸软下来,跟灌了铅一样沉重。他本来就疏于运动,像旅游这种需要大量体力的活动能坚持到现在已经不错了。

“饿不饿?”周泽楷问。

“有点。中午那个肉饼不好吃。”叶修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揉揉肚子。

不让恋人饿肚子是每一个好男友的基本行为规范,周泽楷很快带着叶修找到了一家看起来还不错的餐厅,这里的浇上了秘制酱汁的牛排很有名,每人还有一碗黑椒汁土豆泥,海鲜汤装在造型可爱的杯子里。

“小周你不吃?”叶修玩了快一天除了饿也累极了,拿着刀叉懒洋洋地切着盘子中的肉。

“吃,等会儿。”周泽楷虽然喜欢看叶修懒懒软在沙发上的样子,但也实打实地心疼自己疲累状态的恋人。他一声不吭拿过叶修的盘子,把里面的牛排仔细切成小块,然后又放回叶修面前。

“男友力赞。”叶修对于周泽楷的贴心服务丝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

周泽楷弯起嘴角微笑。他一边吃着自己盘子里的食物,一边不耽误他看叶修吃东西时的样子。很快的,泽楷·福尔摩斯·周发现了一点他以前没注意到的细节:叶修吃西餐的礼仪很标准,一眼就能看出是受过专门的教导。

喝汤时不会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切肉时没有刀叉与盘子摩擦的可怕声响。而更难得的是,不像普通人在用餐时的刻意而为,叶修的举止行为懒散自然,像是已经成为了习惯。

餐桌礼仪是家教的一种表现。其实叶修虽然平常习惯拉仇恨,生活也时常不修边幅,但从一些细节方面的确能看出来他小时候家教良好。

 

“叶修,家里是……?”周泽楷有点好奇地问。

“唔?”叶修抬起头,有些奇怪,“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

“好奇……”周泽楷脸有点红,“前辈的用餐习惯,很好。”

叶修有点困惑地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刀叉,用餐习惯?

小时候在家里遵守这个规矩那个规矩的回忆适时地从脑海深处翻出来。那些在叶修看来枯燥无比的规矩,不遵守就要接受惩罚。回想起这些,即使很久没回过家,叶修还是不自觉地打了个哆嗦。

周泽楷眨眨眼。在恋人好奇的目光中叶修挠了挠下巴,说,“我家……是开公司的来着,从以前家教就严。”

“哦……”周泽楷点头,没有表现出不相信的意思。

“小周你呢?”叶修突然来了兴趣。

周泽楷想了想,“也是……开公司的。”

同样的答案,同样有点犹疑的语气,两人看看对方那和自己差不离的用餐习惯和方式,同时了然: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但看来是和自己一样,也有过一段令人印象深刻的童年。

两人同时笑了起来,有点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唏嘘感。

 

一顿时间稍稍有些早的晚餐很快吃完,叶修起身去洗手间的时候,周泽楷的手机突然响了。

此时已经是黄昏,窗外残阳压在帕拉蒂诺山丘之上,西方的天空一片血红。

周泽楷看了眼屏幕,然后划开,“爸?”

然后他沉默,安静听着来自大陆另一头的父亲的声音。电话另一端的周家爸爸大概是在交代什么事情,过了会儿周泽楷才慢慢皱起眉,“但是我在度假。”

电话另一端的周爸爸又说了些什么。

这一次周泽楷沉默的时间更长了些,很久他才回道,“……我知道了。”

电话挂断,周泽楷的眉头依旧没松开,他似乎在思考什么事情一样看着面前叶修那个只剩下汤汁的瓷盘出神。

从洗手间回来的叶修没注意到恋人的异常,他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说,“走吧,不是说在帕拉蒂诺山上看落日最好了么?”

周泽楷回过神来,发现是叶修回来了,他下意识松开紧皱的眉头,调整自己的表情。

然后他在叶修疑惑前抬起头,露出一个与往常没什么分别的笑来,“恩,我们走吧。”

 

TBC.

评论(3)
热度(195)
  1. tsukumojun树下有天空 转载了此文字

© 树下有天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