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修修❤。

【周叶】与你的初相遇 (一发完)

元旦贺文到啦!希望2016大家都能心想事成一切顺利,喜欢的CP多多发糖,我会努力产粮的!

总之,谢谢大家在2015对我的喜爱和对我拖延症的包容,那么接下来的2016也请大家多多指教啦!

元旦快乐!!!

 

“周泽楷元旦快乐!!!”嘻嘻哈哈的叫嚷声从楼下传来,客厅时钟显示的时间刚过12点,周泽楷的手机屏幕上,同学群聊天框里的“2016元旦快乐”还没来及发出去,就被窗外有点模糊的呼喊声吸引了注意力。他心里默默想着“不会吧”拉开窗户往下探头一看,果然发现一群熟悉的人在楼下的草坪上冲他大呼小叫地挥手。

周泽楷回头看了一眼漆黑一片的父母卧室,想了想还是换了外出的衣服,蹑手蹑脚地走出家门。

过了2015年生日如今芳龄14岁的周泽楷同学严格来说刚刚脱离儿童进入少年行列没多久,一直以来都是父母老师心中听话又稳重的好孩子好学生,但只有和他一起打篮球的男生们才知道,周泽楷内里绝没有外表表现出的那么乖巧,否则他带球过人上篮得分时也不会锋利到几乎无人能挡。

所以他们知道,只要在周泽楷家楼下集体喊他,他绝对有胆量背着爸妈半夜溜出来。

不过有胆量是有胆量,如果没有让周泽楷感兴趣的事情,那他只是下来打个招呼然后转头上楼睡觉也不是没可能。来叫周泽楷的一群男生们个个面上带着兴奋雀跃,因为他们清楚周泽楷绝对会参与接下来的活动。

集体去网吧打荣耀。

周泽楷:“…………”

他脸上的表情有点纠结。

带头的一个男生看出周泽楷对于这个提议第一反应的嫌弃,于是眼眉一挑,抱着胳膊说:“你就说你来不来吧。”

周泽楷:“……来。”

还以为他们半夜溜出家门要干点什么出格的事,结果只是去找个地方一起打荣耀。不过不管这个提议听上去怎么没创意,认真想一想还是很有点吸引力的。十几岁正是青春叛逆期伊始,“半夜去网吧”这五个字里不管时间地点哪个元素都足够刺激,起码可以让这个年纪的小男生热血上头。周泽楷倒是没什么叛逆心,但荣耀是他为数不多的爱好之一,而荣耀2016元旦活动正好和以往稍有不同,是要靠团队协作来拼榜单的,所以他只是稍微犹豫了下就做出了决定,痛快地跟上他们离开了小区。

俗话都说三岁看大七岁看老,其实从周泽楷十四岁就能看到他二十四岁的样子,暂且不提他能上杂志封面的颜值,只说未来枪王在场上决断时的这份迅速果敢,这十年来就一直如此。

网吧老板是这个少年夜游团中某个人的表哥,二十多岁的年纪,所以这些未成年才能找到一家网吧落脚,在单独的包间里玩个痛快不说,还有免费的饮料喝。

在来的路上他们就已经分配好了工作,谁奶谁T谁辅助,技术最烂的安稳划水争取不拖队友后腿,技术拔尖的身体力行最好能带队友们飞。于是周泽楷调了调耳机音量,然后对着耳麦简洁道,“我开团了。”

其他人嗷嗷叫着补完药水体力纷纷进团,紧接着一帮初中二年级的真·中二少年就开始热火朝天地为榜单奖励而奋斗了。

 

“明宇,拉住剑客。”

“奶妈不要冲。”

打游戏时的时间总是要过的快一些的,只是随便一打就打到了快凌晨三点,然而两个多小时的战果也非常可观,他们各自的排名都排在了两千多名,而最厉害的周泽楷则排在了998名——对于中学生来说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当然他们能团队打出这样的好成绩来,领队周泽楷功不可没。他果然履行了路上的约定,带着这群同学一起飞了痛快的一波。只是三点早已经过了他的睡觉时间,周泽楷眨了眨酸涩的眼睛,忍不住小小打了个哈欠。

没想到一打哈欠就打出事儿来了。

网游里面众所周知的定理,排名越高遇到的对手也就越强,就算还没到特别高的排名遇到职业选手,但荣耀里从来不缺民间高手,说实话打到这个地步,对于周泽楷他们来说已经是极限了,每一次对战都要十分小心,稍有差池就会被毫不留情地追着打。

就好比眼下,周泽楷只是打了个哈欠一个没注意,对方的术士就从他的神枪手的射程里脱离出来,法杖遥遥一指,六道光芒坠落,将他结结实实地困在了里面。而伺机已久的气功师同时配合着行动,捉云手一出,眨眼间就把被六道光牢困住的神枪手从团队体系中捉了出来,然后想也不想地扔到他们早准备好的包围圈里,打算先把这个神枪手一波带走。

都是高手,所以他们很清楚,这边的团队里,谁是战术核心。

周泽楷头上的汗一下子就冒出来了,他抿紧了嘴唇,手下操作速度陡然加快,屏幕上被包围的神枪手的行动也更快了,速射乱射格林机枪轮番上阵,然而还是左支右绌地逃不开包围。

距离太近了,神枪手的优势被牢牢封住,大招狙击也用不出来,想逃出来几乎难如登天。周泽楷几乎已经放弃了,他尽了力,对眼下的境况依然无可奈何。

“别停啊。”身后突然有声音响起,“你的挣扎还是很有用的,那个气功师为了压制住你,攻击太快以致于打破了保持技能冷却的平衡,不出三招他就得歇火。速射招呼那个术士,注意剑客吹飞技能,放心,他们拦不住你。”

这声音听上去很平静,而三言两语间的笃定却不容人质疑。

坐在周泽楷旁边的其他人都惊奇地抬头看向周泽楷身后,发现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样子有点懒散的……大哥哥,暂且这么称呼,因为他看上去实在比他们大不了几岁,介乎青年和少年之间。他穿着一件黑色的羽绒服,一双眼睛正专注地盯着周泽楷的屏幕。

周泽楷暂时没心情管那么多,听到有人指了一条出路,凭着死马权当活马医的心态他迅速执行了身后那人的指令。神枪手乱射抢出速射直指术士,身后气功师果然卡壳了一样没法对他做出有效拦截,逼退了术士之后紧接着闪躲开剑客的仙人指路,刚刚还处于临死挣扎境地的神枪手顿时势如破竹地冲出重围。

“都别愣着。”脱离险境的周泽楷来不及放松,他意识到这是一个时机,立刻低声提醒同伴。

经他提醒的其他人纷纷回神,几个人凶猛反扑,惊险地再次拿下了胜利。

看着屏幕上的“荣耀”二字,包间里经历了短暂的沉默,然后便响起了小男生们兴奋的欢呼声。胜利令人开心,但更开心的是绝境反杀的胜利!结局突然逆转,这感觉简直太爽了有没有!

而站在周泽楷身后的青年只是微微一笑,似乎对这结果早有预料。

周泽楷没有和他们一起欢呼,他回味了两秒胜利,就转过椅子对面前的年轻人道谢。对方看起来像是高中生,皮肤很白,嘴角带着笑意,引起周泽楷注意的是他的眼睛:里面沉淀着不太符合他外表的沉稳与自信,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半夜还堕落在网吧的坏学生样子。

见周泽楷一直盯着自己看,他微微偏头一扬下巴:“路过,看见你们在玩,就进来围观一下。”

末了他想了想,补充了一句:“你打得不错。”

这句话被他用轻描淡写的口吻说出来,便带上一点居高临下点评的意味,而周泽楷荣耀技术的强悍是全年级同样打荣耀的男生都知道的事情,就算放眼全国,这种话也只有排在他前面的997个人有资格说才对。

但眼前的这个人说时的态度却自然到没人感觉到什么不妥,就仿佛他本来就该处在这个位置,已经养成了看完一场PK再三言两语点出不足的习惯。更何况他刚刚已经展现了自己的实力,起码周泽楷自己是绝看不出来那个气功师的技能运转已经不流畅、几招之内就会被迫停下攻击的。

再说了这种事怎么看出来啊?这样就好像观战的时候,两边的技能树都列在了他眼前一样。周泽楷疑惑地想。

难道是职业选手吗?

“你叫……”周泽楷问,“什么名字?”

“我吗?”对方随意笑了笑,“我叫叶修。”

叶修?周泽楷的脑海里飞速闪过各大战队的成员列表,但里面没有一个叫做叶修的人。说起来倒是和嘉世队长,那个神秘的“斗神”叶秋的名字有几分相像,但是……怎么可能啦,斗神怎么可能出现在S市呢?嘉世在H市,几天后的全明星周末也不由轮回举办,于情于理他都没出现在这里的可能。

 

叶修看着眼前这个长得十分帅气的小帅哥,眉梢轻轻一挑,觉得他挺好玩。他是正儿八经地路过,看到门没关好的包间里,一帮明显未成年的小毛头围成一圈打荣耀,心里没多想便走进来围观了,结果还让他看到一个水平不错的少年。

小孩有前途。叶修在心里默默想,H市离S市也不算远,要不要忽悠他来嘉世呢?

算了,随缘吧。他只用一秒就做出了决定。目前嘉世在这个赛季刚刚将沐橙融入到战术体系,并没有多余的神枪手的位子,而且这个少年虽然水平是不错,但也没到让人惊艳的地步。

这么想过之后,叶修就对眼前的少年摆了摆手,示意我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路人,大家就此别过就好。

然后他就离开了包间,打算回去了。他只是跟着战队来这里进行一场私下的友谊赛,比赛氛围十分轻松愉快,又正好赶上跨年,所以比赛结束之后一群人便热热闹闹地玩了起来。玩到半夜叶修实在无聊,便一个人偷偷溜出来找了个网吧,眼下这个时间,也到了该回酒店时候了。

叶修往外走了几步,身后关门的声音“啪嗒”一声传来,他扭头一看,发现那个小帅哥不知道为什么也追了出来。

“嗯?”他眨眨眼,“你还有什么事吗?”

 

其实周泽楷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追出来。

他觉得这个人很厉害,除了在网游神之领域里,他还是第一次在现实生活里遇到这么厉害的人,再加上刚刚的白炽灯下,那人对自己摆手时露出的那只漂亮的手,说不清周泽楷是因为什么才下意识跟出了包间。

而且他也不知道自己要跟对方说什么。

就在周泽楷感觉有点尴尬的时候,大厅里传来的齐声欢呼拯救了他。他们两人同时扭头,发现大厅挂着的投影仪正在播放全明星投票结果,上面显示的排名第一位是一个拿着乌黑战矛,格外威风帅气的战斗法师。任何一个玩荣耀的人都能叫出他的名字“一叶之秋”,而他的主人正是刚才还在周泽楷脑海里的嘉世队长。

荧幕上紧接着播放了一个只有几秒的短片,确切说只有三个镜头。第一个是一个年轻人的黑色剪影,他高举冠军奖杯,身后是威风凛凛的一叶之秋;第二个仍然是这个剪影,他双手拿着冠军奖杯放在胸口的位置,看上去已经有了些从容,而他身边则增加了五六个其他人的身影;第三个镜头,这个黑色剪影随意将冠军奖杯拎在身侧,另一只手放在嘴边悠闲地点烟。这次画面上不仅仅只有跟在他身边的五六个人,细细的黑色烟影盘旋而上,热血而宏伟的BGM响起,他后面是数不清的黑色身影和角色,仿佛这个拎着冠军杯的年轻人身后,是一整个繁盛的帝国。

“嘉世!”

网吧里的气氛已经被完全调动了起来,所有人都兴奋地齐声高喊。

“斗神!”

在不是嘉世大本营H市的S市这里能出现这种景象,说得上是奇特,但细想起来又有几分理所应当。在今年——哦,在一月一日凌晨三点的这个时候,应该说是去年——的夏天,嘉世刚刚拿下第三个冠军,而距离联盟成立联赛开始至今,也不过只有三个年头而已。

三次联赛,三次冠军,嘉世队长叶秋手中的战矛之前无人能抵挡,他率领嘉世横扫全国,所以在去年夏天之后,人们都开始这么称呼他们——

嘉世王朝。

那个叫叶秋的年轻人,开辟了一个王朝。

 

短片做得简洁大气,周泽楷看得也有几分热血沸腾,他观看过很多场叶秋的比赛,但越是仔细分析他的每一步行动就越是胆战心惊,怎么能有人厉害到这个地步?手下进行极速的操作,脑海里已经预判出对方接下来几步的操作。

而那为数不多的有关斗神的资料显示,斗神今年也不过十八岁而已。

只是比自己大四岁而已啊。想到这里周泽楷没由来地有些沮丧,他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厉害路人,发现对方虽然也在看荧幕,但无论是脸上的表情还是他的眼神,都平静到如同无风的湖面,似乎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或者说,他对这些根本不在意。以叶秋的影响力,不管是不是他的粉丝,看到刚才的短片可能会有各种反应,但不该是这种平静吧。

难道他真的是叶秋吗?周泽楷有些惊奇地想。

“你怎么看?”他突然开口说话了,语气还是和刚才一样淡定。

什么?周泽楷愣了一下,顺着他的视线回头,发现荧幕上已经换了播放内容,现在播放的是几天前第四赛季第十七轮,嘉世对霸图的团队赛。这场周泽楷也看了直播,知道最后是嘉世以7-3拿下了这轮的胜利,但他在问……自己对这场团队赛的看法吗?

霸图第四赛季也有新人进入主力阵容,是一个叫张新杰的牧师,从目前各个电竞媒体对其他队长的采访来看,这个张新杰的实力相当不错,“有很好的战术意识”——这是来自叶秋的评价。

但即使是这样,霸图这场团队赛还是落败了,网吧里又是一阵欢呼。周泽楷看着屏幕上跳出的“荣耀”两个大字,试探地说,“打得……不错?”

然后他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把自己反复看了很多遍的感想说了出来。“但是……可能因为,磨合期?嘉世的配合,好像没有以前好。”

之所以犹豫,是因为他只是有这个感觉。而在这个人人拥护嘉世的时期,随便说嘉世不好是很可能会被粉丝们拖进竞技场吊打的。

叶修扭过头,有些惊讶地看了身边的少年一眼,周泽楷没注意到他的眼神。

 

第四赛季还没过半,“嘉世夺冠”的呼声就水涨船高般越来越多,当然从目前排行榜上的积分来看,嘉世也没有辜负这种呼声。所有人都信心满满的以为,第四赛季的冠军,不出意外的话应该还是会被嘉世收入囊中。

大家都以为形势一片大好,只有叶修知道,自家战队的问题已经出现了。

团队的配合开始不那么严丝合缝的环环相扣在一起,虽然现在还没有暴露出来,但也只是因为时间还不够长而已,毕竟嘉世实力在那,哪怕是千里之堤溃于蚁穴,那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溃下来的。

没想到这个小鬼不仅技术好,眼光也有几分锐利嘛,他想着。虽然问题缘由并不是因为磨合期,但能看出来不对劲也很可以了。

没有多说别的,叶修对周泽楷只是简单说了句“你说得对”,然后就把揣着的围巾围在脖子上,准备回酒店了。

周泽楷摸不清他对于自己刚刚那句评论的态度,见他准备离开,不知道能说什么的情况下,他最后心里抱着对他的好奇,说:“……元旦快乐。”

“嗯,”叶修笑眯眯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元旦快乐。”

说完他就推开网吧的门,离开了。寒风裹着细碎的雪花阻隔两人之间,周泽楷看了他的背影一会,耸耸肩也就回到包间去了。

真是奇怪的人啊,周泽楷心里想。

嘛,就像那个小孩说的,新一年好好干。我能带领嘉世拿下三冠,难道还摆不平队里的问题么?叶修走在冰冷的夜色里,愉快地心想。

 

没有人知道就在刚刚,S市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网吧里,发生了一场怎样的相遇。这是未来赫赫有名的枪王周泽楷与有后来有了“荣耀教科书”之称的叶修的第一次见面,这时的枪王还是个在近身战中手足无措的小孩,而叶修的称王道路也一帆风顺,尚未经历一丝挫折。

他们都不知道自己刚刚碰上了一个在未来会让自己怎样头疼的劲敌。

以及,他们同样不知道,这个未来的劲敌会在将来的某天,与自己产生比朋友更加亲密的关系。

 

 

“原来咱俩在那时候就见过了啊。”叶修躺在沙发上,上半身懒洋洋地窝在周泽楷怀里,说道。同时他仔细想了想,好像很早以前是有这么一回事。

“嗯。”周泽楷轻轻揉着叶修刚刚吃饱的肚子,嘴角带着笑意:“你那时……帮了我。”

“小周你老实说,是不是那时候就喜欢上我了?”叶修舒服地享受着恋人的服务,闭着眼说道。

外面寒冷的北风呼啸,但周泽楷特意请了假飞回家和他一起跨年这个行为足以抵挡冷冰冰的寒冬。

“嗯。”周泽楷低头亲了亲叶修的湿润温热的嘴唇,模糊应道。虽然其实并没有,他那时候才多大,性向这词儿什么意思都不知道——但是,既然能哄叶修高兴,年幼就一见钟情的剧本又有什么关系。

“欸,没办法,哥就是这么迷人有魅力。”果然叶修看上去十分满意。

周泽楷:“…………”

 

“等等小周,你手在揉哪里?不会说好一会去刷元旦活动吗?”

“给你……按摩。”

“呜,等等,起码去床上……”

 

真好。十年前和现在,我都和你在一起。

 

“叶修……”

“啊啊……别动、别动那里…………嗯……怎么了?”

“元旦快乐……我爱你。”

双腿被打开到极限,喘息不停的叶修在突如其来的表白下愣了片刻。

随后他无奈地一笑,捧住周泽楷的脸,温柔地亲了上去。

 

“嗯,我也爱你。”

 

END. 

 

评论(11)
热度(211)

© 树下有天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