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修修❤。

【周叶】罗格瑞拉的鸽子不说话(中下)

简直都不好意思 @白小福 说这是你的生贺了,可怕的不是已经过了圣诞,可怕的是过了圣诞我还没写完…………所以说千万不能拖啊!你们看,一拖,中和下就两情相悦生出了中下这个闺女啊!!!

以及最近出现很少是因为我在写期末论文以及复习……还有囚灵的番外,我有想过干脆叫囚灵外传,因为他现在已经突破了6w5,朝着7w一去不复返……请大家多一丢丢耐心哈……顺便,祈祷我微积分不要挂。

 

04.

亡灵山谷,这块位于威兰山脉深处,是死魂灵、黑袍巫师与暗精灵居住地的地方,每年都会在春秋两季时派出由十二匹灰色长鬃马牵引的商队,低调前往莫里兰帝国王城,然后在那里进行一些双方居民都十分欢迎的商品交换。这件事经过了亡灵山谷领主、著名的黑袍巫师喻文州与莫里兰帝国的亲王殿下叶修的默许,因此这件敌对双方互通有无的事也就如同“喻文州与叶修是私交不错的好友”一样,成为了黑暗与光明两方阵营一个心照不宣的秘密。

不是没有人想借这个机会对亡灵山谷与莫里兰挑衅发难,身为黑暗/光明阵营的一员,和敌人保持友好往来算是怎么回事?只是莫里兰王国军中有叶修坐镇,没人想去尝试那杆凶名在外的战矛却邪戳在自己身上是什么滋味儿;而两面是高耸入云的险峻高山、后边被漫山遍野的可怕植物“缠丝草”严防死守、正前方则由喻文州亲手布下了层层防御法阵的亡灵山谷,也绝对不是一块好啃的肉骨头。

据说那两边的高山即使是再富有经验的冒险家也无法翻越,喻文州的防御法阵则能将擅自闯入的任何活物永远困在其中。而更可怕的是那些开出血红花朵、草茎漆黑的植物缠丝草,它不怕刀砍不怕火烧,还具有极高的魔法抗性,任何生物进入它们的捕猎范围,就会被立刻缠住脚跟,缠丝草的叶茎会刺进皮肉,缠上骨头,将猎物的血肉吸食得一干二净,而之后开出的花朵将更加妖娆鲜红。

具有鲜活生命力的灵魂无法进入亡灵山谷。这么多年下来,也就只有人类大贤者叶修因为打败了包括喻文州在内的先后两位领主,才拿到了对方无奈之下赠予的最高级别信物“受诅咒的剑柄”,从而获得了自由出入亡灵山谷的权利。

不过,叶修在这里并不怎么受欢迎。但希瑞斯女神在上,这也不是一件亡灵山谷有错在先的事情。毕竟,无论是哪个种族的生物,都不会对一个砸开自家大门还不够,进来后还因为好奇而找出了撬开后门方法的人类笑脸相迎——叶修在后山的缠丝草花田待了三四天,然后炼出了一种特殊的药剂来对付这种有“死神”之称的小草,洒三滴在上面,能让这些植物的生命迹象停止一瞬。虽然这一瞬的时间十分短暂,想通过的人没点叶修那样的速度依旧是没辙。

——不过,只是这样也足够令人闹心了。仅从这一点来说,喻文州没有直接当场翻脸收回信物,然后派人追杀叶修,就已经是难得的好脾气了。

至少……周泽楷默默想了想,觉得如果他是喻文州,或者叶修在他俩还没滚到一张床上时就跑到巨龙之国折腾出这场闹剧,那么他肯定不会像喻文州那样沉住气,直到大半年后才找到一个叶修不在的好时机,用一把火烧光了他温室里悉心培育的全部草药(虽然这看上去对叶修的打击更大,让他心疼了足足有大半年)。如果是他的话——

至少也得当场把叶修抓住了摁腿上,然后狠狠打一顿他的屁股。

不过眼下这件亟待解决的事,已经不是找到叶修后打他一顿屁股就能解决的了。周泽楷站在缠丝草花田边上,看着那些红色的三瓣小花平静地想。他拿出一个只有小拇指那么高的玻璃瓶,拔出上面的小木塞,然后一扬手臂,将里面的蓝色液体尽数洒在了这片花田中。

能有叶修那样速度的人(或者其他什么种族)在整块大陆上都没有几个,而周泽楷恰巧就属于那“没有几个”里的其中之一。他收回手,接着身上的黑色斗篷高高扬起,露出底下巨龙国王挺拔的身躯。等那斗篷服帖地落下来之后,周泽楷就已经站在了亡灵山谷——死魂灵、黑袍巫师与暗精灵的领地范围里。

他四处看了看,然后照着记忆中叶修给他提起过的,寻找那条能直达领主庭院的偏僻小径。周泽楷是第一次用这样的方法来到这里,一般情况下他都是通过正常邦交,在喻文州暂时打开防御法阵时从大门进来,只不过现在特殊情况特殊对待,那样走官方程序太花费时间,而且也太引人注目了。

“嗳……侵入者?”

随着一个清脆的少年音响起,巨龙国王头顶上方的岩石边缘处冒出了一个年轻……不,稚嫩的小脑袋,他的头发里还夹杂着几根枯黄的草枝,一看就知道刚刚在草丛里爬起来。这个看起来年纪还很小的守卫者,大概是偷懒睡了个午觉,而周泽楷的到来惊醒了他。

尖尖的耳朵,黑色的发色与黑色的双眼,一个显而易见的暗精灵……还拿着一柄重剑,应该是接受黄少天教导的孩子。毕竟,用剑的精灵可不常见,看来又是一个号称亡灵山谷最锋利剑锋的黄少天的崇拜者。

而之所以说这个守卫者还是个孩子,并不是因为他长得还是一副孩童的样子——精灵寿命很长容颜貌美,从年轻的外表上可判断不出什么。之所以说眼前这个年纪不大,是因为他不仅不认识巨龙之国的国王陛下,还兴致高昂地挥舞着重剑打算打上一架。

“哈哈哈,幸亏你来了,不然我今天就要无聊死了!”年幼的守卫者欢快地一边说着一边提起手中的重剑,摆出了一个十分标准的起手式,然后猛地从岩石上跳了下来。

“吃我这招——”

架势还不错。周泽楷眼神平淡,没有一点要避开眼看就要砍在他头上的重剑的意思。

因为用不着他闪避,自然会有人来阻止。能让巨龙国王闪避的人物并不多,眼前这个显然还不够格。

果然,在小家伙跳到半空的时候就仿佛被空气缠住了一样,诡异地停在了半空。他挣扎了一下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抬起头嚷嚷道,“宋晓哥放开我!有侵入者啦!你这样我会很没面子欸!”

“既然知道面子,怎么就不能多长点心眼儿呢?”来人站在另一块岩石上,忧郁地叹口气,“看来得让你多见见外面的世界了瀚文,不能总像今天这样连对方是谁都认不清,傻孩子。”

“咦,他是谁?”亡灵山谷守卫军里,年级最小的守卫者卢瀚文表情无辜地一歪头。

对于这个天真的问题,宋晓本意是想翻个白眼,只可惜对方是他们弟弟一样的卢瀚文……所以最终他只是再次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他面上神色依然是怏怏的,盯着下面的周泽楷问道,“那么,虽然瀚文这孩子莽撞了些,但说的也的确是实话……是什么风把巨龙一族的国王陛下吹到了我们这呢?”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下,斟酌了措辞后委婉道,“还是用这么一种容易引起误会的方式。”

周泽楷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

宋晓皱起眉,“黄少马上就会赶过来,阁下还是先把话说清比较好?我想阁下你也知道,黄少要是过来,那就不是说一两句话就就能解决的事情了。”卢瀚文十分配合地抖了一下,以示对黄少天长篇大论的惊恐。

直到这时,周泽楷才不紧不慢地开口,“……我从德兰克赶来。”

——而由黄少天率领的商队刚刚抵达那里。他只是远远瞥了一眼,就看到商队里有个一刻停不下来的金发骑士在拉着交易方说话。

被拆穿了谎言,宋晓面上一点尴尬的情绪都没有,十分自然地接着说道,“哈哈,是这样啊。不过我们这里也不是只有黄少一个人啊,是不是?”

他们对视了几秒后,周泽楷才半垂下眼皮,遮住了那双炽烈的金色眼瞳以示没有恶意,同时声音平淡地说道,“我有点事情,来找喻文州。”

一株绿色的藤蔓悄悄伸到宋晓的耳边,叶片在风中沙沙作响。片刻后宋晓才放松了手指,对周泽楷行了幽灵一族的礼仪,“所以我说,把事情说明了一切都好说嘛。我们领主大人邀请阁下前往庭院,他在那里等待您的到来。”

前方山壁上的藤蔓如同有了生命一样滑动到一边,露出了底下的幽暗洞口。

周泽楷点了点头,抬腿走了进去。

等他走进去,藤蔓重新回到原先位置之后,宋晓才把卢瀚文挪过来放下,想了想,还是在他的脑后轻轻拍了一巴掌,说,“走吧,去让郑轩教你认认清楚,哪些是你暂时惹不起的。等以后见面了记得乖巧点,省得我们都来不及救你。”

 

由于亡灵山谷居民的种族特性,他们的主城建立在了一个巨大的地下溶洞里,而洞顶上有白天被遮起来的条条缝隙,以便在夜晚时,能有皎洁的月光照到这幽蓝昏暗的地下。

领主庭院里有一个巨大的书架,和旁边盛开的月见花丛完美地契合在了一起,喻文州正坐在书架前的藤椅上,翻看一本厚厚的书籍。

听到火蜥皮靴踏在地面上的声响,喻文州头也不抬,只是轻声叹气,“我就知道,即使叶修对我保证了不会外传,知道如何穿越缠丝花田进入亡灵山谷的灵魂还是会多一个。”

周泽楷坐在了他对面的软椅上,不易察觉地笑了笑,“没有食言。”因为说好了是不会“外传”。

喻文州只是轻轻耸了耸肩,然后他把书合起放到了一边的方桌上,态度平和地说,“能让你亲自找上门来,那么这件事肯定是和叶修有关了。”

他想了想,接着问道,“是上次叶修来找我的那件事?”

周泽楷,“绿灵之果。”

“那就是了。”喻文州了然地点点头,至于巨龙国王是怎么知道绿灵之果产自这里的他就不去深究了。反正不是叶修告诉他的,就是楚云秀告诉了苏沐橙,然后又告诉了这位巨龙国王。

“那副魔药出了什么问题?”喻文州问。

果然是魔药,周泽楷心想。然后他摇摇头,问面前的黑袍巫师,“你知道多少?”

喻文州坦言,“知道的不多,叶修只是和我零星提起过一点。显然这副魔药除了绿灵之果外,其他并不需要我的帮忙。”

于是周泽楷把那张羊皮纸拿了出来。

一旁的侍者端上了茶壶与点心。喻文州接过这张材料清单,他的右手食指轻轻蜷起抵在下巴上,一般这个动作就意味着亡灵山谷的领主正在沉思,没事不要打扰。

没多久,喻文州微微皱着眉,开口说道,“这还真是有趣的材料清单……”

“怎么?”巨龙国王放下手中的茶杯。

“很古老的魔药配方。”喻文州站起来,“稍等。”

 他走到书架前,手指扫过那一排排陈旧但保护很好的书籍,然后从中抽了一本出来。拿到手中之后喻文州翻开书页,看了一会儿后,他轻轻挑起眉。

这个动作十分细微,只有在他旁边的李远注意到了。看到自家领主大人的表情变化,李远的后背上立刻窜起一阵凉意。

喻文州很快就把书塞回书架,然后他重新坐回原来的位置,神色如常地对周泽楷说,“和我的想法一样。这张清单上前面三十二中材料所熬制出来的,的确是一种很罕见的融合魔药。”

周泽楷浅浅皱起眉。“我记得,”他点了下那上面其中两种,白色巨蜥的眼珠和枫露花的花蜜,“这两种不能放在一副魔药里。”

因为这两种材料里最主要的成分相遇会发生剧烈反应,通常结果是坩埚爆炸。这是个十分典型的教学例子,即使是不擅长魔药炼制的周泽楷也知道这种常识。

“所以,叶修来找我要了绿灵之果。”喻文州轻松地双手交叉放在膝盖上,“在你们眼中,绿灵之果的稀奇在于它能直接补充身上的魔力,而对于我们来讲,绿灵之果的最大用处还是在于它是极佳的中和剂,能完美融合冲突的成分,并且不会破坏其中的药性。”

周泽楷,“魔药的作用?”

喻文州,“这种魔药已经没人能做出来了,材料难找不说,它在熬制过程中对于魔力的输入精确度的要求也达到了一个寻常巫师很难企及的高度,所以并没有关于这种魔药的效果记录……”

巨龙之国的国王陛下定定地看了他一会,然后开口道,“亡灵山谷的商队在龙族的领地内将畅通无阻。”

“这可真是一份大礼,”喻文州轻声笑起来,“巨龙之国从此要站在黑暗阵营一边吗?”

周泽楷神情没有丝毫变化,“巨龙之国站在莫里兰的身后。”

喻文州挑起眉。

“龙族不属于任何阵营。”周泽楷平静地补充道。

喻文州沉默片刻,“听上去对我们没什么坏处。只是看起来以后无论如何也要同叶修维持一个良好的关系了。”他没有说是莫里兰,而是直接点名了叶修。

周泽楷对此不置可否。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喻文州愉快地微笑,“叶修做出这副魔药,也许是为了驯服某种大型生物——带魔力的那种。有记载显示古时候的人们在捕获难以驯养的生物时,会用这种魔药混合自己与对方的血液,然后形成某种特殊的联系……是什么联系不得而知,但现在的学者们大多认为这是另一种形式的共生关系。”

周泽楷听到最后那句之后整张脸都黑了下来。虽然以他的俊美程度来说,即使他脸黑成锅底,那也是最帅的一块锅底。

叶修打算捕获什么——这件事他连一点风声都没听到。如果属实,那么叶修还真是捂得严不透风,连和他睡在一条被子里的周泽楷都没透露半点。

于是国王陛下身边的气压一下子低到了谷底,负责续茶的侍卫靠近过来,被他身上的寒气惊得一个哆嗦,顾不上礼仪,兔子一样窜到了一边。

喻文州瞧着周泽楷的脸色,即使没有说明也大概猜出来发生了什么事。于是他好心地说,“如果你没有线索,那么我建议你接下来去拜访一下神殿大祭司张新杰。刚刚那张羊皮纸上我只看出了前面一半,而后面的,从材料看应该属于治愈药剂范畴。这方面张新杰身为神殿大祭司,肯定比我擅长,也许他会给你更多的线索。”

周泽楷面无表情地收起那张羊皮纸,对喻文州略一点头,然后什么话也没说就走了,就连黑色斗篷在他身后翻出的柔软弧度都透出了一股冷冰冰的意味。

喻文州保持着微笑看着周泽楷走远,然后才从黑袍底下拿出一个装着红色药水的小瓶子,对一旁的李远说,“去给花田浇浇水吧。”

李远接过来,看了看瓶子里药水那血红血红的颜色,疑惑问道,“……领主大人,这个是?”

喻文州把之前没看完的书重新翻开,慢悠悠地回答,“被咬出一个洞的门……即使洞口再小,也不安全了是不是?不过也不至于换一扇新门,补好就是了。”

李远眨眨眼,拿起来准备走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停下来,犹豫了一阵后又问道,“那个……领主大人其实已经知道了叶修打算做什么了吧?”

喻文州没有抬头,不紧不慢地说,“哦,为什么你会这么想?”

因为你在翻书的时候,那样笑了一下啊……李远在心里默默说。

见他没出声,喻文州也没追问,十分温和地回答了他的问题,“嗯,我的确是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了。”

李远,“……那为什么?”不给那位巨龙国王说呢?

喻文州轻笑着说道,“大概叶修是算到了周泽楷会来到我这里,而从我这里得到的信息足够周泽楷找到他了,他所需要的应该就是这么多时间。”

李远看上去有点忧虑,“那我们隐瞒这件事,周泽楷不会事后来报复吗?”

“报复?”喻文州微笑,“那倒不会。”

但是叶修……应该会吃点苦头吧。亡灵山谷的领主愉快地眯起眼睛。

 

周泽楷和叶修第二次见面,大陆第五次阵营战争刚刚开始。

莫里兰帝国边境进入全线戒严,南边已经和巫妖一族短兵相接。但战争刚刚开始,还没打到需要拼家底的时候,双方大军隔着瑞尔湖驻扎,三天一小闹五天一较劲,都在试探对方的主力在哪里。

速度极快的传信鹰隼不停地来往于王宫与各地之间,把所有的点滴情报流水一样送到他们的亲王殿下叶修手上,而国王陛下叶秋就坐在旁边吃果盘和点心。这两兄弟分工明确,叶秋治理王国的才能叶修追不上,同样,在打仗时叶秋在叶修面前也就只是围观群众之一。

担子不在自己身上,围观群众就十分轻松,轻松的围观群众还有心情拿起战报发表自己的看法,“老哥,南边好像不太顺利啊,你不用过去支援一下吗?”

“现在这才哪到哪,就用得着我出场?”叶修懒洋洋地说,接着看下一份送来的信件,“老王就是想把我引过去。”

“那你就过去呗,又不是打不过。”叶秋随口道,“再说了,那边已经去了援军了,咱们不去支援,我觉着要输啊。”

“援军是要派的,但是不是我。”叶修说着,回头看了一眼坐在那边哼着歌边涂指甲油的苏沐橙,“沐橙,你最近怎么样?”

苏沐橙抬眼笑眯眯地问,“对方是谁?”

“刘小别,都是熟人了。”

“那好吧,最近天气不错,我也想活动活动呢。”帝国公主伸出涂好的手指吹了吹,笑容甜美地说,“正好还有一笔帐要和那个刘小别算一算。”

说完她就哼着歌出去了,叶秋有点担心地在她身后喊,“要小心点啊!粗活累活冲锋陷阵就让男人来干就行!”

远远传来苏沐橙“知道啦”的回应。

“行了,沐橙探险走过的地方比你幻想离宫出走后要去的地方可要多得多。”叶修毫不在意地说。他不担心苏沐橙,是因为以她的实力而言,这的确是一个不算危险的事情。而这次的战争,他所担心的不是西边的韩文清、不是南边的王杰希和喻文州,而是……

叶修脑海中闪过一双金色的眼眸。

那么危险,那么漂亮,那么……吸引人的金色眼眸。

片刻后,他微微一笑,打开了下一份信件。

 

战争开始了一个紫月日后,各处的混战都已经逐渐进入胶着,几大势力不约而同地陷入了几头同时进行的拉锯战之中,这时候,哪一方的家底雄厚,在此刻就体现出优势来了。

“西边兽族那里兵力吃紧要求支援,”叶秋无事可做,每天的乐趣就是给他亲哥打打下手,“但是我们已经没有闲备军力了,从别处战事不紧的地方调派一些吧?”

“嗯。”叶修站在大陆地图前沉思,任自己那个国王弟弟在后面充当军师打发时间。

“从北方派一部分过去行不行?”叶秋同样研究着地图,“现在好像就那里还算轻松了。”

“嗯……嗯?”叶修从沉思中回神,听到叶秋的话后一口反驳,“北方不行。北边的防线不能松。”

叶秋一摊手,“那你说怎么办吧。”

叶修走过来看了眼他手中的信件,再结合这几天西边战事的进程理了理情况,然后皱眉说,“西边不用派支援。让邱非撑住,不出三天对方就会撤退。”

叶秋奇怪地看他一眼,“你怎么知道?”

叶修挥手赶他去写信回复,“我就是知道。”

“不是,”叶秋扒住桌边不放手,“为什么不从北方调人过去?好歹给我个理由啊?”

黑色的鹰隼扑着翅膀从窗户飞进来,腿上象征着北方的白色信件在桌上一片红红绿绿的信件中格外显眼。

叶修一直皱着的眉头舒展开,像是“终于等到你出现了”的意味。他拍了拍叶秋的肩说,“理由来了。”

“巨龙出兵了?”叶秋拆开信件,“他们不是从去年就停止了和外界的一切往来,看起来打算先把内政打理清楚吗?”

“是啊,打理清楚了,然后趁这个机会宣布一下龙族归来不是正好。”叶修一边说着,一边转头叫来了侍卫。

“我觉得咱们被轻视了。”叶秋严肃说道,“他们是觉得咱们好捏么?”

“别想那么多。”叶修瞥他一眼,然后对进来的侍卫吩咐,“清点一队近卫军,然后拿来我的盔甲。”

“等等,你上哪儿去?”莫里兰国王惊讶问。

“显而易见。”叶修开始收拾他散在桌子上的东西,“当然是去北方。”

“西边南边都不去,去北方和巨龙之国打,他们什么时候有这么厉害了?”叶秋忽然怀疑地眯起眼睛,“而且你看上去不像是去打仗,而是感觉要去会情人。”

叶修表情正直,“如果你还记得小时候王宫教师莫伦先生所讲的内容,你就会发现巨龙一族一直都很强大——当然,除了近几年的衰落阶段。”

“你少来,巨龙一族怎么回事儿我作为国王不会比你知道的少。”叶秋毫不客气地打断哥哥的话,“你老实交代,上次去巨龙之国的王城的时候,你除了惹老国王不愉快之外还招惹了什么事?”

第二只腿上绑着白色信件的鹰隼飞了进来,这次上面插了火红色的信标,表示战况一级警报。

叶秋的眉头都快挑到头发里了。

“见鬼,”他皱眉说,“你上次回来的时候,不是说巨龙没几年好日子了吗?”

“我也说了‘在张益玮那老家伙的带领下’这个前提啊。”叶修轻声笑起来。

 

巨龙的进攻比叶修预计的更为迅猛,即使叶修第一时间带了人亲自前去支援,等他赶到时莫里兰帝国依旧已经接连失去了五座主城,北方守卫军被迫后退到加尔城进行防守。

莫里兰王国军的士兵们惊恐地发现,魔法已经不能将巨龙的鳞片轻易腐蚀,而他们的骨翼也不再轻易就能折断。巨龙一族经过短短时间仿佛获得新生,在他们新国王的带领下,几乎在这几天的交接战中获得了压倒性的胜利。

没错,巨龙之国的新国王,那头体型庞大的黑龙简直要成为士兵们的一个噩梦。即使他并没有纵使手下大肆屠杀不断战退的士兵,但他同样在士兵心中留下了深刻的阴影。

当叶修赶到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让他忍不住叹气的场景。

“这还真是凄惨啊。”叶修没有穿他在巨龙王宫里的那身魔法长袍,而是穿着很久没穿在身上的骑士盔甲。在与真正强盛的巨龙对决时,魔法是几乎起不了什么作用的——因为自大陆上有记载以来,巨龙一族就一直占据着魔法抗性排行第一种族的位置。

他一手松松握着却邪,眯起眼看着许久不见的周泽楷说,“周泽楷是吧?希望我没有记错你的名字。”

站在他对面的周泽楷点了点头。他穿着象征着王权的黑色铠甲,肩上扣着只有国王才有资格披上的猩红披风,而眼睛中则燃烧着炽烈的金色火焰。

“你来了。”他轻声说。

“是啊,既然我来了,你就别想再前进一步了。”叶修扬了扬下巴,平静地叙述道。

这位新国王微微笑起来,“我会赢。”

“嗯?”叶修看上去没多大兴趣,“争这个没意义啊。难道我说我会赢,那么我赢了之后你们就把巨龙之国的东方八个主城都送给我吗?”

“那么,”周泽楷看上去居然毫无异议,“我赢了,你就要住进我的收藏室里。”

“……”叶修轻轻挑了挑眉,终于发现眼前这个年轻的龙族进攻的目的虽然怀着指向性,但指向的目的却不是自己所以为的那样,是想要通过对自己的挑战而在全大陆树立新的威慑。

但是,这样也很有趣啊。

于是叶修露出一个微笑,说道,“好啊。”

 

最终,当第五次阵营战争结束的时候,所有种族都惊讶地发现,这场战争冲突最激烈的对战双方并不是最初以为的兽族和莫里兰这对老冤家,兽族的位置替换成了沉寂许久的巨龙一族,却也和莫里兰打得不分上下。而且十分令人震惊的,巨龙一族的国王和那个鼎鼎有名的战神叶修之间并没有分出胜负,巨龙一族被打退到以诺河以北,而叶修,据说是被抬回他们的王城德兰克的。

这可真是难得一见的奇景,据说有不少种族派了探子偷偷潜入莫里兰帝国王宫,就为了留一张叶修缠满绷带躺在床上动弹不能的影像,只不过还没接近叶修的房间,就被在怒头上的莫里兰国王和帝国公主联手清理了出去。

事实上叶修并没有传言中那样惨,不过的确断了两根肋骨和右腿的腿骨。他高高吊起右脚,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安慰满脸阴沉的叶秋说,“小周比我好不到哪去,嘶……他双翼都被我斩断了,这种伤想长好可得花些时间。”

“小周?!”叶秋难以置信地说,“你居然还喊这么亲密?!下一步我是不是就要嫁哥哥了?!!”

叶修,“……”

从叶秋已经口不择言的情况看,他这次的确是气得不轻。

“行了,别急啊。我有预感,这次的事还没完。”叶修摸了摸自己打着石膏固定的右腿,眼中划过一道极亮的光,“因为……”

 

“国王陛下,所幸您的双翼虽然被折断,但血管脉络却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医生对趴在金币上闭目养神的黑龙汇报医疗结果,“要完全恢复之前的样子,大概需要六个紫月日的时间。”

双翼都无力垂在身侧的巨龙懒洋洋地没有动弹,许久,他才睁开了一点眼皮,低沉的声音从喉咙里传出,“他是,故意的。”

“什么?您说这伤吗?”医生不解地问。

“还没完。”没有理会医生,周泽楷抬起头从窗户看向远方,自言自语。

 

“因为,”叶修微笑着说,“那八座主城可是还没到我手里呢。”

周泽楷低声道,“他还没有住进我的收藏室里。”

TBC.

下次保证没有中下下这个中下的妹妹了。

 

评论(55)
热度(297)
  1. 北海 ぐ 冰宫树下有天空 转载了此文字

© 树下有天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