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修修❤。

【周叶】罗格瑞拉的鸽子不说话(中)

03.

“鉴于你我的身份,”苏沐橙动作熟练地剥开一枚坚果,将果仁塞进微微张开的红唇间,然后笑眯眯地说,“我可以把你不请自来的这个举动,看作是巨龙一族对帝国的宣战吗?”

“开战时记得把他夜闯你的寝宫这间事公布出去,沐橙,”旁边同样响起了剥开坚果的声音,以及一个凉凉的女声接着她的话说道,“这样全大陆的雄性都会愤起组织联合军,去讨伐巨龙。”

 

一国国王于午夜时分出现在他国公主寝宫的露台上。虽然这件事乍一听上去的确不管从哪个角度去解读都有着足够的爆炸性,但可以预想到的是,当人们得知了这个桃色事件的两位主人公之后,所掀起的巨浪绝对会比之前高出整整一倍。毕竟,被夜闯了露台的公主是大陆上首屈一指的庞大帝国——莫里兰帝国国王的妹妹,她被诗人们称赞是“大陆上最耀眼的一颗明星”,其美貌则闻名于各个领地和公国。她的另一位兄长,同时也是莫里兰帝国国王的亲哥哥,就是那位鼎鼎有名的大魔法师叶修。而整件事最戏剧性的地方就在这里——身披无数荣耀的叶修大人,正是这件事的另外一位主人公,那位夜闯了公主露台的巨龙国王周泽楷的恋人。

由此可想而知,如果对外公布了这件事,它将会在民众中掀起多大的滔天巨浪。

 

但同样也在苏沐橙预料中的,不知为何突然前来的周泽楷并未对这话做出什么反应。此刻他腰背笔直、脸上没有什么多余表情地坐在藤椅上,正如他留在大部分民众心中的印象那样,俊美、铁血、不易接近。让人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就能深刻地认识到:眼前这位,的确是统领着由一万头巨龙组成的庞大军团的总元帅,龙之国度的国王陛下。

周泽楷轻轻交握戴着雪白手套的双手,不紧不慢地回应道,“黑暗阵营要宣战?”

他看向坐在另一边的美丽女人,对方姿势慵懒地坐在软椅里,手中端着一根烟杆,浑身上下的黑裙黑鞋黑色妆容,都在提示着她的阵营与身份。

黑暗阵营,魔女楚云秀。

如果被人知道黑暗阵营中与黑袍巫师喻文州、巫妖王王杰希齐名的魔女楚云秀出现在了一直是光明阵营主力担当之一的莫里兰帝国王宫,传出去同样也少不了一阵腥风血雨。

楚云秀耸了耸肩,不说话了——她是和周泽楷认识,但并没有熟到可以随便呛声的地步,没人愿意去找巨龙的不痛快,这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苏沐橙替好友打了圆场,“不要在我的房间里争执,虽然我怀疑你们是否能争执起来——所以你是为什么来找我的,小周?”她眨了眨眼,补充了一句,“哦,我想你应该不介意我没有用应有的礼仪和修辞来同你说话吧。”

她并不是很习惯使用那些繁琐的王室礼仪和辞藻,因为她是被帝国王室收养的公主。但是现在的帝国国王叶秋成天计划着这么离宫出走,亲王叶修则干脆十年不曾在王宫住过一夜,相较之下,苏沐橙的表现已经足够让她的礼仪老师和那些古板的大臣们热泪盈眶了。而且周泽楷本身根本就不关注这些,他只是摇摇头,看上去既不介意苏沐橙沿用了叶修对自己的称呼,也不介意她没有遵守一位帝国公主应该遵守的礼仪。

周泽楷看了苏沐橙一眼,然后开口问道,“叶修在哪里?”让自己的人跑掉是一件很没面子的事情,所以周泽楷并没有大张旗鼓地追缉叶修。但,假如问谁最有可能知道叶修的行踪,那么毫无疑问,那个人一定是眼前这位漂亮的帝国公主。

对于周泽楷的问题,苏沐橙有些惊讶地问,“叶修哥?我不知道呀,他不是一直和你在一起吗?”

周泽楷看出了苏沐橙惊讶之中的真心实意,于是他适时地保持了沉默。而一边的楚云秀同样露出惊讶的表情。

“我还以为你是来亲自通知沐橙,你和叶修的好事将近来以示诚意。但目前看来似乎是我猜错了?怎么,不是有传言说你要对老叶刻下灵魂烙印吗?”她勾起鲜艳的红唇,微微前倾上身,感兴趣地问。

周泽楷轻轻皱起眉,沉思片刻后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拿出那张长长的羊皮纸扫了一眼,然后看向楚云秀,平静地问,“他找过你?”

美丽的魔女愣了一下,“啊……大概三个紫月日之前?老叶的确来找过我,还问我要了三棵上好的虫针草。”

周泽楷将手中的羊皮纸放在面前的红玉小桌上,往楚云秀的方向轻轻推了推。

楚云秀在桌沿上轻磕了磕手中的烟杆,那张羊皮纸便慢悠悠地漂浮起来,然后飞到她的手上。苏沐橙则一脸好奇地凑过去一同看了起来。

只大致看了一眼,楚云秀就忍不住“啧”了一声,“这是什么?巨龙国王的私人收藏品吗?”

“呜哇,”苏沐橙看完后也吐了吐舌头,“这张清单上的东西……买下个小国家不成问题吧?”

“夏生雪里草、百蜜香、香鼠草、空音鸟的翎羽……”楚云秀的手指顺着上面的名字一个个点下来,最后撇了撇嘴说道,“看上去,我的虫针草是里面最不值钱的。”

“多少人都抢着想要一棵长在魔女之沼的虫针草呢。”苏沐橙轻快地笑起来,安慰好友。她一向是个聪明的姑娘,已经明白了周泽楷的意思,于是她伸出手指戳了戳有些不爽的魔女,问道,“叶修哥去找你要东西时,有没有透露一点他要去哪里的消息?”

“嗯?”楚云秀莫名地回答,“没有啊,虫针草虽然少但也不算多珍稀的东西,我当时只想着快点把他打发走了,谁想多和那种心脏说话啊。”

听到好友的回答,苏沐橙朝周泽楷一摊手,周泽楷点了点头示意明白了。

“打扰。”巨龙国王说完,就打算拿回羊皮纸离开这里,继续去寻找叶修。

楚云秀没有动,她忽然间从刚才的对话中察觉出一丝不对劲来,于是皱眉说道,“等等。”

公主和巨龙同时看向她。

“这份清单……”楚云秀拿起那张羊皮纸抖了抖,不解地问,“为什么你们要在我看完这份清单后,询问我‘老叶去哪里了’这个问题?这两者没关系吧?”

“欸?可是……”苏沐橙愣了一下。

周泽楷在此时突然开口,补充了苏沐橙没说完的话。“这是一份为冒险而准备的清单。”他看着楚云秀的眼睛问,“不是吗?”

“啊?”楚云秀一脸茫然,“这不是一份魔药材料清单吗?”

房间内一时陷入了沉默,然后他们同时发现了问题出在哪里。

他们的职业体系不同。

周泽楷是以防守和强攻而出名的巨龙,而苏沐橙虽然是一位公主,但同时也是一个拿到了S级勋章、早几年拎着火炮跟在叶修和她当时还未过世的亲哥哥身后去过很多危险地方的大冒险家。论起来这两人都是实力一等一的战士,可对于魔法、魔药、诅咒的了解就远远不如那些魔法师了;楚云秀则正相反,她身为一个有名的魔女没什么近身肉搏能力,在魔法方面的造诣却是很高。

——所以,这就导致了同一样东西在他们眼中的作用很可能是不同的。拿虫针草举例,这种根须好像鼻涕虫草茎又如同豪猪身上的针刺一般的植物,在周泽楷和苏沐橙看来就是一种有凝血作用的草,是冒险中途魔药用完后可以拿来应急的选择之一。但在楚云秀眼中,虫针草是春生一等魔药材料,是恢复药剂、清新药剂中第二第三阶段间的催化剂,同时也是能使很多种魔药熬制成为顶级品质的必要材料之一。

当然了,叶修既是一名顶级的魔法师的同时也是一名足够强大的战士,在不能判断他到底是抱着什么目的来收集这些材料的前提下,就只能选择有线索的那一边了。

“能判断,”周泽楷问,“是什么魔药?”

“唔,魔药学可不是我的专长,我研究的是魔咒啊……”楚云秀轻轻蹙起眉,仔细研究了一会后对巨龙国王说,“我能向你保证的是,这绝对不是一副顶级魔药的材料。其余的我就不知道了。”

“但是,你可以去问问喻文州。”她补充道。

周泽楷的眼神中带上了一丝询问。

楚云秀伸手在羊皮纸上第二列第五行的位置点了点,“绿灵之果。”

苏沐橙托着下巴问,“那个不是没人知道长在哪里吗?不过因为它的名字,所以大多数人都认定是长在精灵密林的深处的。”

“传言而已,”楚云秀嗤笑一声,“绿灵之果是亡灵山谷的特产。”

然后她笑眯眯地看着周泽楷说,“虽说如此,但那些对于绿灵之果作用的说法可都是货真价实的,而全大陆知道它长在哪里的人——除了那里的主人喻文州之外,绝对不超过五个。我想你懂我的意思,国王陛下?”

周泽楷一边收回羊皮纸一边淡淡说道,“国库中的藏品,你可以任意拿走三件。”

“痛快!”楚云秀竖起大拇指,称赞道。大陆上谁不知道巨龙最富有,据说只要他们愿意,个个都能用金币盖出城堡!一个迟早会被人知道的情报换三件巨龙的收藏,这笔买卖实在是很划算——至于被卖了消息的喻文州,即使他们是相同阵营,但这并不代表他们的利益永远一致,是不是?

“那我呢?”苏沐橙同样笑眯眯地跟着问,“云秀是因为来找我才在这里的。”她愉快地提醒。

这话里其实开玩笑的成分占了绝大部分的比例,但对于这个叶修宠爱的妹妹的话,周泽楷的回答只是,“我的私人宝库,归叶修管。”

苏沐橙闻言肃然道,“一有叶修哥的消息,我会立刻通知你的,”

周泽楷从口袋中掏出为数不多的隐形药剂,轻声说道,“麻烦了。”

月光被突然出现的黑影遮住,周泽楷没有说半句无意义的话,展翼飞向宽阔的天空。

 

此时第六个紫月日已经过去,虽然白日太阳所散发的热量与光芒依旧温暖又明亮,但夜里的温度却已在不知不觉中悄悄降了下来。天空中星光闪烁,周泽楷飞在夜幕之下,挥动巨大黑色双翼,向亡灵山谷的方向飞去。

一个适合占星的夜晚。这让周泽楷不由得想起,他在巨龙之国的王宫里同受邀前来的叶修——那时他还挂着最强帝国先知塔的大贤者这个名头呢——第一次相见那天,对方也是为了占星而来。

是的,在他第一次见到叶修那会儿,巨龙一族正处在让他们无可奈何的衰落期——没有一个足够强大的领袖,这让王位并非是世袭制的巨龙一族内部相互争斗了很久。即使当时正在老去的巨龙国王张益玮实力犹存,起码用来镇压那些不成器的年轻龙族们还是没问题的。

老一代的已经快要力不从心,而值得托付王位的年轻龙族还尚未出现。整日为此愁得心绞痛的老国王不得已才邀请有名的大贤者叶修前来喝个下午茶——他们认识的时间不算短了,战场上或许是敌人,但底下的私交却也还算不错。

当时周泽楷还只是国王近卫队中的一个普通士兵,那一天恰巧轮到他守卫国王与这位危险程度排在第一位的人类贤者的私下谈话。谈话地点选在巨龙王宫的花园里,他跟在老国王张益玮身后,绕过那些盛放的蔷薇、玫瑰与荆棘花从,走到花园庭院中央的水池边上。在那里,他看到一个黑发黑眼,身穿低调却品质上等的法袍,赤着双脚站在浅水里的年轻男人。他肤色有些苍白,明明孤身一人来到聚集了龙族精英的王宫,脸上的表情却依旧从容、淡定又漫不经心。

 

“很久不见了,叶修。”张益玮走过去,在庭院中的石桌边坐下。

“你看上去比上次我们见面时苍老了许多。”叶修没有一样走到石桌边落座,而是随意坐在水池边,赤裸的双足仍然泡在浅浅的池水里。

“你倒是没有什么变化。”张益玮看上去丝毫不介意叶修那失礼到近乎无礼的举动——叶修的随性已经是世人皆知的事情了。听说帝国的公民们对他们的亲王殿下如此举动不仅不反对反而个个引以为傲,毕竟,拳头硬的人才有资格嚣张。至于礼仪与帝国的形象嘛,嗨,那不是还有国王陛下吗!

这时有漂亮的侍女端来了红绒果作为甜点,张益玮让她们端了两盘放在叶修手边。他没有一上来就直奔主题,而是心平气和地从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入手。

“看起来先知塔大贤者的工作很忙?我听说你已经很久没有踏出过你们的王城德兰克了。”

“莫里兰也不是如同世人所想的那样一直待在安逸中。”叶修毫不在意地开口,伸手放在水池中撩了几朵水花,“最近莫里兰东北边境的安提城内不太安定,总有一些人想找我和我那笨蛋弟弟的麻烦。”

看吧,这就是叶修,他永远都能面不改色地把这种理应关在自家门内的事情随便说出来。在大家还不了解叶修和他背后的帝国时候,不是没有人想过在他随便说出口的“弱点”上做做文章,但最后这些人无一例外都输得很惨——或者被狠狠敲诈了一笔,或者永远留下了性命。

因此巨龙的国王面色如常地说道,“还有人能找你的麻烦?”

“唔,这不是现在不太平么。谁有那么多功夫去修理那些小鱼小虾。”说到这里,叶修突然毫无预兆地转过头对张益玮说,“那么,眼看着黑白两方之间又要燃起战火,你做好决定加入哪一方了吗?”

张益玮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皱起眉看着叶修,没有说话。

“怎么,你找我来不就是为了说这件事吗?”叶修懒洋洋地说,“请我来占星预言能重振巨龙一族的路在哪里,和找我商量下次战争时你们的态度和立场也没什么分别。”

“那么,”张益玮慢慢收紧放在石桌上的右手,“你的看法是?”

叶修看了他一会儿, 然后转过头,用他那一贯漫不经心的态度说道,“哪一方都不参与。就目前你们巨龙一族的实力而言,你们已经不能在保持之前那种肆意妄为的态度了。”

哪一边都不参与,就意味着要连最后维持的假象都撕破,承认自己衰落的事实。

“不可能。”张益玮沉声说。

“不可能?”叶修笑了起来,“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还不打算认清现实吗?巨龙一族在你的带领下已经走向了末路,这样下去你们的未来将会是一片黑暗,”

他指了指天空,“无论是星辰,”又指了指自己,“还是身为大贤者的我,都做出了如此的预言。”

“叶修,”张益玮面上的表情绷紧了,就连声线都开始变得低沉又粗哑,“你应该学会在说话前,看清楚自己身处在什么地方了!”

守在周围的护卫们纷纷跑进来,举起手中的长枪对准了这个敢在巨龙巢穴中预言他们将要亡族的人类贤者,一双双金色的眼睛如同一盏盏小小的油灯,点亮在这座满是蔷薇与荆棘的花园里。

“可真敢说啊。”叶修叹了口气,“就连老韩都很少这么对我说话了。你现在打得过他吗?西边兽族统领,那个韩文清?”

说着话的同时他站起来,从法袍底下抽出一根长杖——不,那不是长杖,只是因为叶修现在一身魔法师的打扮,才让人先入为主地断定那应当是一条法杖之类的魔法器具。但那不是,那是一根战矛,一根刻满了各式暗纹的战矛。

是的,叶修在拿到九星炼金术师和特等大魔法师的资格证明之前,就已经作为中央神殿的骑士团团长拿到了金色骑士的称号。从没有人能像他这样精通各个领域,也因此只有他的战矛“却邪”上有着繁复高深的魔法阵,使它既可以作为一杆战矛,也可以作为一条法杖来使用。

“而且,我也没有说,你们没救了啊——”

在叶修抽出战矛时张益玮就已经条件反射地戒备了起来,但是,没有用。他发现他依旧看不清叶修的动作,不知道一个人类怎么会有如此的速度,等反应过来时,猎猎翻飞的法袍一角,头顶投下的一片黑影都已经近在眼前。

很快,甚至比上一次更快,他发现至少之前他还能在叶修近身之前作出应对,但这一次却完全不行了。是叶修更加厉害了吗?

不,是我老了啊。张益玮看着到达眼前的战矛,心里想着。

“咣!!”

清脆一声冷兵器相撞击的声音,叶修极快的一击居然被接了下来。张益玮震惊地看着挡在身前招架住攻来的战矛的年轻龙族,发现是一个平时沉默而低调的小小护卫。

“——看吧,‘光’,就在这里。”叶修缓缓露出一个笑容,颇感兴趣地问,“你的名字?”

“……周泽楷。”

“小周啊。”叶修点点头,然后他就着两人目前的姿势逼近了眼前这个长得实在是很英俊的龙族护卫,压低了嗓音,说道,“你知道吗,我从一来到这里时,就注意到你了。”

“…………”

“就算你隐藏得再怎么好,也不会瞒过我的眼睛。”叶修伸出一只手,像个登徒子一样轻轻碰了碰他的脸,慢慢说道,“我能看见,你有着充满爆发力的身躯、相当不错的实力、冷静理智的头脑、足够漂亮的脸蛋……”

他最后对视上那双如同液态的黄金一般纯正的金色双眼,十分愉快地低声笑起来。

 

“以及你的双眼中所透露出来的,危险而庞大的野心。

 

TBC.

实力继续庆生。 @白小福 

评论(31)
热度(318)
  1. 北海 ぐ 冰宫树下有天空 转载了此文字

© 树下有天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