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修修❤。

【周叶】罗格瑞拉的鸽子不说话(上)

没有赶上小周的生日我是哭泣的,而可喜可贺的是我虽然没赶上小周的生日,但我好歹赶上了白鸽 @白小福 的生日………………

小周2015生日快乐!!!!爱场上无比强势的你,也爱场下安静腼腆的你!!!!我会一直一直,一直一直喜欢你的!!!!

白鸽2015(哔)岁生日快乐!!!!!!!(欸?,一直都是萌萌哒少女!!以后也会一直萌萌哒!!!希望你生日愿望成真!但讲真,我真的觉得还不如祈祷让你成为欧皇的几率高……

ps:感谢生贺的脑洞提供者咲咲,这真是个好玩的脑洞,虽然被我写出来后基本已经看不出原本脑洞的样子了……

ps的ps:虽然我迟了几个小时但是也请让我打上tag好吗屑屑…………

01.

“叶修,”王杰希的声音淡淡响起,“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分属不同的阵营?”

黑袍在他的身侧缓缓流动。没错,流动——身为苏提潘深渊领主,巫妖族历史上最年轻的巫妖王,王杰希那表明阵营的黑袍自然绝非凡品,袍子的下摆由仿佛黑色布料一般浓稠的黑雾组成,这是黑暗之力浓郁的象征。

“嗤,大眼儿,说的你好像有多看重阵营这回事一样。”在他对面,叶修正头也不抬地捣鼓着一堆瓶瓶罐罐,旁边架在幽绿色火焰上的坩埚里正煮着一锅乳白色的魔药。

这锅七阶的魔药正到了最关键的时刻,显然叶修目前没什么精力去搭理现任巫妖王。七阶难度的魔药即使是由神殿大祭司张新杰来做也只有三成的成功率,叶修——就算他同样拥有九星炼金术师的资格证明,却也不得不拿出十分的小心谨慎来对待。

“三滴香鼠草汁……我看看,”叶修将银汤匙中的汁液滴进锅中,然后满意地看见药汤变成了证明熬制进程正常的冰蓝色。接着他拿起一边熬制魔药专用的工具,放进坩埚中按顺时针的方向缓缓搅拌了三圈后,在叶修屏息的注视中,魔药最终又从冰蓝变回了乳白。

他松了一口气。费了老大力气从寒原冰盖上摘下的香鼠草没有白费。

“好了王大眼,火再旺点儿。”叶修轻轻盖上坩埚盖子,对旁边的巫妖王要求道。显然地,他之所以不在自己的居所熬制魔药,就是因为要向王杰希索要足够纯净的巫妖之火——这也是这副魔药能有好品质的关键。

对于叶修的话王杰希不置可否,面无表情看了他片刻后才轻轻一抬手指,那幽绿色的火焰便立刻旺盛了些。

直到这时,魔药熬制告一段落,叶修才坐到那个放在一堆古老书籍中间的木椅上,舒舒服服地继续刚才的话题:“你最喜欢的小徒弟可是有一个从里到外都白得耀眼的白袍好朋友,巫妖族上一任担任族中祭祀事务的人,我记得他之前好像是待在神殿任职?啧啧,这么一想,你们族里的情况也是够乱的啊。”

王杰希没反驳,因为叶修说得十分正确,他的确并不那么在意阵营这回事,不然他也不会让身在光明阵营一方的叶修大摇大摆地踏进苏提潘深渊。他那么说,只是因为他在隐晦地表达送客的意思。

不过目前看来,对待叶修果然不能用这种方法。因为以叶修的脸皮厚度,他不仅能完全装作听不出话里的内涵,还能强行把话中的含义曲解成为他想要听的意思。

不,或许从一开始,他就不该挑“阵营不同”作为送客的理由。

 

毕竟,叶修是大陆历史记载中唯一一位精通黑白两方阵营魔法的大魔法师,同时还是前任神殿龙骑士团团长,前任莫里兰帝国先知塔的大贤者和九星炼金术师(据说他本人还认为大陆学者协会应该给自己颁发古文字学大学者的证明,但是被协会以‘只懂得咒语相关的如尼文和古精灵语不算精通古文字’为由而拒绝了)。即使在上一次的大陆战争中他因为他的神殿龙骑士的身份而被划分到了光明阵营一方,但谁知道他会不会一个高兴就跑去黑暗一方了呢?黑暗阵营里鼎鼎有名的几个,比如黑袍巫师喻文州、魔女楚云秀等等,都和叶修有着不错的私交。

不过这几年,叶修阵营归属的痕迹越来越淡了。因为他谈了恋爱(所有和他相熟的朋友都认为这件事其实比‘叶修到底是黑袍还是白袍’更有爆点,或者说,惊悚),而和他谈恋爱的那位,来自大陆中唯一一个没有站立阵营的种族,这个种族不站阵营,但会在战争时期随心情选择对哪一边开战。照常理说这样墙头草的种族往往会被群起而攻之然后被灭掉,可偏偏他们又强大到足以对此不屑一顾。所以在每一次战争时,两方阵营即使满心满腹的不满,也得捏着鼻子把成山的宝石和金币送过去,企图让他们成为队友。

力量强大,心情随性,热爱宝石和金币。

没错,叶修和一条龙谈了恋爱,那条黑龙还是巨龙一族目前的王。

 

出于以上原因,在和叶修相处的过程中一直保持平静淡定的心态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每一个和叶修有些来往的人都有着同样痛的领悟。

所以王杰希很明智地换了话题,他选择把话题挪到比较安全一些的魔药上来:“……这副魔药要求很多,前期准备工作也很麻烦,我不觉得你只是因为无聊才熬制它。还是说你最近要去探索什么危险的地方?”

叶修托着下巴说:“哪能啊。就是没钱了,做瓶好药卖点生活费。”

王杰希无声地盯着他,用眼神表示对这个说法的不屑:你家那位能用金币给你盖城堡,你在这哭什么穷?

但叶修的表情很认真,就好像他真的已经穷得揭不开锅,所以不得不制作魔药来维持生计一样。

两人对视半晌后,王杰希决定从另一个方面指责他这个借口的不靠谱,于是他平淡地开口说道,“以这锅魔药的阶级和品质来说,有钱能买下它的人,在这块大陆上不超过五个。”言外之意是卖掉它的钱都够你武装起一支数量庞大且装备精良的军队了,你难道是要打仗吗?

叶修当然不可能是要挑起战争。不得不说这点很微妙,虽然叶修所率领的军队战无不胜,但他本人其实很厌恶战争。他向往的是和平之下的冒险、探索和自由。

叶修耸了耸肩,表示了对这个说法的嘲笑。王杰希看了他一会,忽然想起来最近听到的一个传闻。和眼下的情况稍微一联系之后,他突然间就明白了叶修制作这副魔药的用途。

他有点惊讶地问,“原来那个传闻是真的?”毕竟那件事听上去就匪夷所思而且风险很大,大家都是当个八卦来打发时间乐一乐用的,谁能想到在每天那么多似真似假的消息当中,这条听上去最不靠谱的反而得到了来自当事人的认同。

见被老朋友猜中了,叶修也就没打算瞒着,坦言道,“那当然。为了这件事我可是费了不少的功夫,这瓶魔药只是最后一个。”然后他给王杰希报出了一串之前收集的物品的名字。那其中大部分是魔药材料,也有一部分是有着另外作用的东西。

不过不管是这些名字中的哪一个,说出去都足够让众多的冒险者或者巫师们蜂拥而上了,因为这些东西全部,要么是某个种族的珍藏,要么就是生长在某个公国的禁地里。

王杰希听完后沉默片刻,然后语气微妙道,“居然没有谁在你进入领地说明来意的那一刻,就下令把你打出去。”

叶修觉得很有趣似的说道,“以哥的名气,去哪儿不被奉为上宾?”

说完他还故意伸出右手晃了晃。他的手很漂亮,手指白皙修长,在大拇指上戴着一枚看上去古朴贵重的指环,‘巫妖的吐息’——巫妖一族最高级别的信物,佩戴上这个就可以自由穿行苏提潘深渊外围的层层魔法阵。而类似这样作用和级别的信物,什么神殿之光、人鱼眼泪、精灵桂冠等等,叶修身上还有好几个。

王杰希一针见血,“你以为我们都是上赶着送你?”

以叶修在魔法方面的造诣,他想去的地方,无论是什么级别的魔法阵都拦不住。所以与其让他每次砸门硬闯——更主要的是过后还得自己费力废材料来修补——还不如直接向他敞开大门来得轻松。

“这就不属于我要考虑的事情了,”叶修微微一笑,然后压低了声音,嘴唇开合,“——”

壁炉里燃烧的火焰轻轻晃动,于是房间内所有的影子也跟着摇晃。

“……原来是这样。”王杰希略微一挑眉。

叶修一摊手。他掏出怀表来看了一眼时间,起身走到坩埚那里看了一眼魔药的熬制情况。

看着这个会让你时常产生“我当时为什么会和他有了来往”这种疑惑的好友的背影,王杰希微不可查地叹了一口气。现任巫妖王最终还是以一句礼貌而有涵养的话作为话题的结束语。

 

“那么,祝你好运。”

 

02.

欢迎来到莫里兰帝国的王城德兰克,我的朋友。不管你是商人、魔法师还是吟游诗人,不管你是来这里参加一年一度的希瑞斯节狂欢游行、注册冒险家正式徽章或者只是来一睹帝国公主的美丽,德兰克都衷心希望你能在此度过一段愉快的时光。

什么?你说你不是来参加狂欢游行、已经成为了冒险者协会的一员并且已经有了一位温柔的妻子?嘿老兄,那我就知道了,你一定是来采购商品商品的对不对?毕竟我们德兰克的集市与拍卖会上可是有着来自大陆各个地方的好东西,不管是那些出自矮人之手的武器还是来自兽族的特产怪角野牛肉,在这里你都能找到!如果运气好的话,你还能在拍卖会上找到来自精灵一族的工艺品,甚至是——不瞒你说,你甚至可以在这里的一些地下场所找到从黑暗阵营运来的醇酒,我喝过一次,那味道可真是美味极了,伙计!

哦,当然当然,我注意到了,你说你是一位冒险家。那么也许你还需要去魔药商店购买一些上好的魔法药剂,毕竟在刺激又危险的冒险途中,这些颜色漂亮的药水可是十分重要的存在,不是吗?只是希望你带了足够的金币,那些上好的魔药可不便宜,而便宜的魔药随便在哪里都能买到,只是那样的话你就没必要专门来这里了。既然来到了德兰克,那就得买一些其它地方没有的上等货才不白来这一趟啊!

你问最好的魔药哪里有卖,还说你不差这几袋金币?!嘿老兄,你这话听上去可让人不太舒服啊,噢噢你别介意,我的意思是说,像我这种穷人,恐怕一辈子也说不出来这种“不差这几袋金币”的话啦,希瑞斯女神在上,这可真让人难过……行了有钱人,别催嘛,既然我都没有金币了,难道还不能抱怨两句——好了好了别激动,喏,那边街头的拐角处,“墨菲男爵的魔药店”,那是这里最好的魔药商店啦。一到四阶的魔药应有尽有,偶尔也会有五阶魔药,至于五阶靠上那当然就不用指望了。首先,能做出六阶甚至七阶八阶魔药的魔法师,一只手都数得过来,那其中还有几个黑袍;其次,就算做出来了,那也不是只凭有钱就能买到的东西。除非你是伯爵爵位以上的王公贵族——可是,如果你是那样的贵族老爷,还做什么跑到这大街上买魔药呢?

哦哦,你说你不是想买某种特定魔药,而是想买某位大师制作出来的魔药?哈,我理解你的想法,魔法师们也有自己崇拜的对象嘛,这很正常。那么,你是想要哪位大师的——不好意思,我大概是太热了,这见鬼的日头,请你再说一次好吗?我之前似乎没有听清。

……抱歉,请您再说一次?

…………我没听错吧,你想找的,是叶修——那位集魔法师、骑士、冒险家、炼金术师等众多职业最高资格证明于一身的,我们莫里兰帝国永远的骄傲,那位,叶修大人的魔药作品?!

你在开玩笑吧!恕我失礼,请问你真的知道“叶修”这个名字所代表的含义吗?那位大人做出的魔法药剂,可不仅仅是莫里兰帝国的冒险者,全大陆对此有需求的人都在翘首以盼呢!

……好吧,既然你如此坚持,那么我就发发善心,告诉你两个办法吧。想买到那位大人的魔药,第一个方法就是亲自去找他,求他帮忙。你可以从莫里兰帝国最西边,那个在昆泽沼泽边上的小镇,莫兰镇出发,一直向西走,想办法渡过月光湖、翻过熔岩山脉——你说那些地方太危险,根本没人能穿过去》这不关我的事,我只负责告诉你如何走——总之,最后你会到达一片红色的沙漠,在沙漠深处有一片绿洲,如果你在找到绿洲前没有被沙蝎吃掉或者迷失在大漠中央,那么恭喜你,到达绿洲后,你也许就能见到叶修大人——我们帝国永远的骄傲了。

你问为什么是“也许”?因为最后一步,你还需要解开叶修留在绿洲四周的魔法阵,这对于魔法师来说简直已经成为了一种本能一样的习惯,但不幸的是,叶修大人的魔法阵,即使是神殿大祭司张新杰也不敢打包票说一定能解开。毕竟哪位可是黑白两方的魔法,同时教出了无数有名黑袍或白袍巫师的传奇人物!他当然会有这种程度的实力,你觉得呢?

而且我必须要说的是,即使你撞了大运,居然穿越了魔法阵到了那片绿洲里,恐怕也无法达成你的目的。因为众所周知,叶修大人的爱好之一就是四处冒险,一年二十四个紫月日里总有那么一半时间不在家;但假如说他在家,那么,恭喜你,伙计,你将在见到叶修大人的同时直面一条巨龙。

是的,你没听错,一条巨龙。而且还是巨龙一族的王,没错,正是那片将以诺河以北全部地方都圈进了领地范围的巨龙之国的主人,那位——周泽楷国王陛下。

嘿,别忙着灰心丧气呀,我话还没说完呢。刚刚那只是第一个办法,而第二个办法则和这位国王陛下脱不开联系。让我来告诉你一个惊喜吧,每隔一段时间,这位巨龙国王就会低调前来,将一口袋叶修大人的魔药放在冒险者协会寄售,据说这是叶修大人本人的意思,是为了鼓励更多的冒险家踏上新的冒险旅途。至于为什么一国君主要对我们人类帝国的上任贤者大人这么好……希瑞斯女神啊,难道你从来不看《每周瞎说》吗?或者《大陆新鲜事》?那位国王陛下会这样做,自然是因为他和我们的帝国荣耀是一对儿呀!不然普天之下,上哪找一条脾气这样好的巨龙?要我说,真不愧是叶修大人,这可真是件长脸的事情,愿希瑞斯女神永远庇佑莫里兰,让荣耀之光永远绽放!

好了,能说的我都说了,接下来就靠你的运气了,没人知道国王陛下什么时候会来,上一次叶修大人的魔药在冒险者协会出现,已经是五个紫月日之前的事情了。你最好守在冒险者协会的周围,或者是紧盯所有扣着斗篷上兜帽的低调路人的眼睛。如果看到一双金色的,那就是巨龙之国的国王陛下了。不不,不是兽族那种发红的金褐色,而是纯净的,毫无杂质的金子一般的颜色,对,就是前面那个人那种……

……

…………欸?

………………他刚刚是不是朝这边看过来了?他那副表情是不是意味着他听到了我刚才那些话?老天,如果他真是……呃,那位国王陛下,那他现在看起来似乎心情不太好啊。我想我必须得走了,也许这才是眼下最好的决定……

那么,最后啰嗦一句,我的朋友!希望你在德兰克拥有美好的一天!

 

冒险者协会的门口,周泽楷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然后整理了一下身上的斗篷,抬腿走进协会内部。

大厅里人不算多,基本上都是三三两两散坐在一旁橡木桌边,来在此暂时歇脚、并且喝上一扎协会免费提供的多姆烈酒的冒险者们。周泽楷没有理会那些人对他或多或少的打量,径直走到登记处,从斗篷底下拿出一个小口袋放在桌子上,然后简洁道,“寄售。”

这是一个令人困倦的午后,负责人萨伊先生正坐在桌子后面一个接着一个地打哈欠,闻言他眼皮也不抬地说,“武器寄售一个金币收十纳尔寄售费,魔药寄售一个金币抽取三纳尔,都是一阶起价,阶级每提升一阶,寄售费增加原价的一半。”

周泽楷保持缄默,只是把口袋打开一点,露出里面装魔药的玻璃瓶子。

萨伊先生只瞄了一眼就睁大了眼睛清醒过来,惊喜道,“叶、叶、叶——”后面的话被他又咽了回去,看玩笑,贤者大人——虽然他已经辞去了在先知塔的职务,但上了年纪的老人家还是愿意喊叶修为贤者大人——的魔药,他自己还想留下一瓶呢,要是现在冒失喊出来,被那些冒险家们知道了,自己保准一瓶都留不下来!

虽然那些魔药瓶子上不像其他魔法师那样留下了自己的标记,就连瓶子都是最土最普通的那种,但那些颜色无比纯净的魔药本身就是最好的标记和包装了。除了叶修,没人能制作出来品质如此高的魔药。

激动过后,萨伊先生才记起来眼前站着的也是位大人物,于是连忙小幅度行了个礼,压低声音说道,“帝国公民向您致敬,巨龙国度的国王陛下。”

“不必多礼。”周泽楷声音平静道,“按之前的规矩来。”

萨伊先生连连点头,“这是自然,自然。”

周泽楷微微一颔首,然后一声未吭就转身离开了。黑色的火蜥皮靴不轻不重地踏在地板上,坚硬的靴跟和与橡木地板相磕碰而发出的声音仿佛敲在了每个人的神经上。

萨伊先生好奇地看着这位在大陆上名声显赫不逊于他们的大贤者的人物的背影。

总感觉……龙族的国王陛下,今天的心情似乎不算好?往常见到这位陛下来送药时,虽然话也不多,但也是有笑意的,而不是像今天这样面无表情,被他看上一眼,简直连腿肚子都要发颤。

这是发生什么啦?

 

莫里兰帝国上空,喝下了隐形药剂以防引起不必要误会的周泽楷,正变回龙形展翼向西方飞去,而他脸上的表情,正如那些普通人所猜测的那样,绝对称不上是愉快的。

他和叶修发生了意见不合。

要注意,“意见不合”在这里并不是一个委婉含蓄的说法,周泽楷只是在陈述事实。毕竟,以他和叶修一个漫不经心的随性派一个沉默寡言的行动派来说,“吵架”这个活动实在不太可能发生在他们身上。当然了,他从叶修还在帝国先知塔里当大贤者时就开始和他谈恋爱,到现在也有了不短的时间,这期间,他们当然也有过其他的意见不合:比如说,他认为烟草这种东西吸太多会危害人类的身体健康,但叶修坚持自己只是进行“少量而必要的摄取”。

意见不合的情况还有其他一些,然而每一次在谈过不合的话题后,他们就会在下一刻又变回之前那种甜蜜的状态,默契地好像刚刚并没有产生什么不愉快。

可是,这一次不同。一个月前那次“意见不合”之后,叶修就似乎开始与他冷战了。

想到这里,黑色巨龙从喉咙里发出一阵带着点委屈地咕哝声。

造成不合的事情说起来也简单,就是周泽楷想要在叶修的灵魂上留下属于自己的烙印,但从叶修当时的反应看,他应该是委婉地拒绝了。

其实认真来说,周泽楷能理解他的犹豫。因为巨龙如果想找一位灵魂里留下自己印记的伴侣,只需要做到从里到外,完全占有对方就可以了。但是以巨龙的种族特性来说,即使是他们化作人形时,那里的大小和持久时间都不是一般种族能轻易承受的,更不要说是大陆上体质倒数第一的人类一族。

周泽楷明白这一点,所以和叶修在一起之后他最多也就是用恋人的腿根或者是其他地方来纾解自己的欲火,一直都没有做到最后一步。只不过,让一向自控力极强的龙族国王陛下没想到的是,这种事一开始控制起来还勉强可以,但随着他们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久,欲望也就越来越难以压制。

 

每一天,都会比前一天更喜欢他一点。

每一天,看着叶修时,心中那叫嚣着“爱抚他,占有他,让他从灵魂到肉体都留满自己的痕迹,喝血吃肉嚼碎骨头,让他永远只能属于自己”的愿望就更强烈。

正如某位吟游诗人所歌唱的那样:爱情是最奇妙的魔法,是最坚固的牢笼。无论是谁,无论是哪个种族,只有被它抓住,就永远别想破解,也休想从它手中逃脱。

 

于是那一天,周泽楷挑了一个合适的时机告诉叶修自己对他的渴望,当时的环境足够舒适温暖,而气氛也足够自然暧昧。叶修在听后沉默片刻,然后带着点惊讶对周泽楷说“太突然了,让我考虑考虑”,即使周泽楷再三保证自己一定会小心,他也仍然坚持“不到时候”,所以周泽楷只好决定再耐心地等一等。但从那天之后,叶修不是出远门就是把自己关在魔药炼制工作间,虽然他们的日常对话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有区别,但周泽楷仍然认为叶修在有意无意地躲着他。

或许是想让他冷静一下。

……可我明明保证过不会让他受伤。黑色巨龙闷闷地想,而彻底占有自己的人或者东西则是镌刻在每一条巨龙骨子里的本能。

菲尔西之神在上,他小时候还会在每一枚属于自己的金币上都留下一颗牙印儿呢!虽然这举动在现在看来的确很冒傻气就是了。

想到这里,龙族的国王陛下仗着喝了隐形药剂没人能看到自己,直接在飞行中翻了个滚来表达自己心中的不满。

 

月光湖畔的花田芳香灌入肺腑,熔岩山脉散出的岩浆热气熏烤鳞片。只是半天的功夫,周泽楷就从莫里兰帝国向西,穿过了月光湖和熔岩山脉,飞到了西边的赤红沙漠里,甚至他的视线里已经出现了那片熟悉绿洲的影子。凭借其种族优势,巨龙一族的速度向来能傲视全大陆,战场上龙族军队的奇袭战和迅猛的转火能力一直是各方势力的一个噩梦。

穿过叶修的魔法阵,周泽楷在降落时一收庞大的双翼变回俊美的人类青年,可还没迈出脚步,他忽然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叶修一直放在门口的、用来在危机时紧急脱身的“回家指针”不见了。

周泽楷愣了愣,然后刚刚一路上想七想八想出来的那些不满和委屈,突然间都统统转变成了恐慌。

他急忙推开门走进这座沙漠绿洲中的小木屋,脚下生风般迅速在家中察看了一遍,然后在客厅中停下来,脸色变得苍白了几分,而那双金黄色的双瞳中则泄露出一点点的茫然无措。

没有了。

这个他们曾经同居的家中,所有叶修的东西,都没有了。

周泽楷默不作声站在原地,身上黑色的斗篷看上去无比沉重。他再度四处看了看,最终在桌子下面发现了一张长长的羊皮纸。而打开粗略扫了一眼后,周泽楷不意外地发现那上面正是叶修之前冷战时出远门收集的东西清单。

只是,这些单独看看不出什么名堂的物品,放在一起看就能看出些猫腻来。

他的瞳孔猛然一缩。

这分明是一张要为出远门做打算的物资清单。

 

至此事情已经明了,没人能在叶修的地盘上把他怎么样,所以外来威胁排除;结合屋内的状况和手中的羊皮纸来看,结果恐怕是……

 

叶修离家出走了。

 

半晌后,一头巨大的黑色巨龙突然现身赤红沙漠,口吐龙息将沙漠深处的一片绿洲烧了个精光。这头巨龙看上去无比愤怒,因为每一次悠长龙吟中的寒意都可怕到让这周围所有能活动的生物望风而逃。

 

没人能从巨龙的手中抢走他们的心爱的宝物,就算是宝物自己长腿跑了都不行!

TBC.

评论(34)
热度(383)

© 树下有天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