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修修❤。

【周叶】龙林酒馆(上)

征得了77的同意我来发一发这个G文混个更好了。

01.

龙林镇是一个有些年头的小镇。

距离小镇不足三百英里的地方就是那条被龙骑协会评定为三大凶险之地、深不见底至今还没有人能探险成功的苏潘达峡谷。作为距离这冒险之地最近的休憩地,小镇上的居民已经习惯于见到那些与自己的宝贝龙坐骑形影不离的龙骑士们在这里休整补给,大大小小的龙类展翼从天空划过,套着铠甲的骑士们身配各色武器在街上穿行。

龙林镇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标志性建筑便是东边那棵足有北方巨人般高大的古木——被居民们掏空之后开成了一家内里宽广的二层酒馆。甚至连那些粗壮坚硬的枝桠,也因为来往歇脚的旅客大多为龙骑士,所以被镇民削平后,成为了龙骑士暂时寄放他们那些搭档龙坐骑的地方,放一夜收取十二枚金币——若是正规兵团的龙骑士,出示证明后可以半价,还附赠一桶北方特产的果啤。

当然啦,只有中小型的龙类才可以寄放,不过龙骑协会在大陆上存在了这么多年了,也没听说过谁家的坐骑是头货真价实的巨龙。龙之一族的力量向来与体型成正比,大概只有传说中的古龙才有可能拥有那种毁天灭地的力量以及展翼可遮日月光辉的庞大身躯吧。

传说大多唬人,可总有那么一两个是货真价实的。

酒馆的二楼是旅店,房间干净整洁,除了隔音差点之外没什么可挑剔的地方。一层和二层之间只有一层苍老的木头,不管哪边嗓门儿大起来另一边都能听见。虽说声音隔了层木板嗡嗡传过来,但对于一些留了心的骑士来说,打探消息也就足够了。

旅店最靠里的一间屋子里,一个只松松穿了件浴衣的年轻男人正坐在靠椅里,饶有兴趣地听着楼下那些口无遮拦的酒鬼们漫无边际的聊天。

这个“聊天”包含内容丰富,吹牛皮、瞎扯淡、背后说别人坏话等等,还有男女皆不能抵抗的——流言八卦。

只听其中一个喝得醉醺醺的人大着舌头说,“喂,我说你、你们听说了没有?”

旁边的人明显也喝了不少,但还留着点清明,起码还有能力思考,“什么——喔,你说那件事儿是吧,当然清楚!”

“什么事儿?”有人举着啤酒杯嘟囔着接话,“街角那个卡尔老太婆,嗝,找到她那离家出走的儿子那事儿?”

“什么!那老太婆找到她儿子了?!”最开始说话那人神情振奋,但紧接着就意识到话题要跑,于是装模作样刻意咳嗽了几声,“别打岔,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

“啧……你怎么这几天昏头巴脑的,没看见街上那些龙骑士吗?”

“啥?龙骑士?这有什么好看的,咱们镇上长久以来路过的停留的龙骑士还少吗?”举着啤酒杯的男人不屑道,随后想了想,见缝插针把刚刚那一句还了回去,“我看你才是过得昏头巴脑,越来越回去了吧!”

先前的男人讥笑道,“也就这点出息了你……好好看清楚吧,白痴!”

于是楼下陷入了诡异的安静氛围,窝进躺椅里的年轻男人不用看也能想象到,底下那些可能一辈子也没出过几次镇子的男人们,正在近乎小心翼翼的围观此时散坐在酒馆里的那些龙骑士——身上的团徽。

那些大名鼎鼎、金光闪耀、令人心中向往的,或嚣张、或华丽、或碧意清新的徽章们。

再开口说话时,之前还不屑的男人声音都结巴了,“霸图!微草!轮轮轮……轮回!”

他像见了鬼一样失声叫道,随即便反应过来,立刻牢牢闭上嘴。两个同伴在桌下面猛踹他的小腿。不过所幸那些受过训练身体素质过人的龙骑士们大概对于这种反应已经习以为常了,即便听到了这边的大呼小叫也没有发火,甚至连个眼神都欠奉。

回过神来的男人惊魂未定,“这这这……发生了什么事?”

不怪他如此震惊,在这个镇上,龙骑士的出现甚至数量增多都不稀奇,稀奇的是那一桌桌明晃晃又名气顶上天的骑士团团徽。平日能偶尔见到一个就兴奋不已,这次竟雨后春笋似的冒出了一大片!

“这还不止,”第一个开口八卦的男人神秘地说,“我听说,嘉世、蓝雨、雷霆也在来的路上,而且不是以前那样一龙一人独来独往,而是骑士团的大部队集体出动。”

“恩,是真的,我看见了。因为人数太多所以他们各自的营地在镇子边上,小镇中这些大概就是采购人员和出来娱乐的吧。”

“真的假的啊,”听八卦的男人一脸难以置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才能让全大陆顶尖的六个龙骑士团聚集在一起,要打仗了吗!”

“你还不知道?不知道哪来的小道消息,反正所有的龙骑士听说后都疯魔了,不管不顾的全都要赶过来。”

“他们说,在那条苏潘达峡谷里有——”

 

02.

“——沉睡上千年的黑色巨龙。”窝在躺椅里的年轻男人轻轻摩挲着下巴,然后眼神打了个转儿,轻飘飘地落在靠坐在旁边床头的沉默英俊的骑士先生身上,“我说小周,身为堂堂轮回骑士团团长,如今的龙骑第一人,你不会也相信这不见影儿的谣传吧?”

不管是颜值还是实力都被民众推上首位的第一人唇角露出个微笑。长久的相处之下他早已摸清和眼前人说话的技巧,“前辈为什么会在这里?”

资历上能让第一人喊一声前辈的人虽不算多,但也有那么几个。可让周泽楷称呼过“前辈”的,似乎,也就那么一个人。

“既然都喊一声‘前辈’了——就是这么回答前辈的话的?”年轻男人活动了下纤细漂亮的手指,尾音略微拖长,话语里带着的那点些微笑意化作一把小钩子一样不停地在周泽楷心里轻轻抓挠起来。

他看见了眼前人露在浴衣外的一截锁骨,上面聚着一点发梢滴下的水。叶修多年被裹在铠甲里,皮肤白皙甚至不让那些费劲心思打扮自己的少女。此时他刚刚洗完澡,肌肤上便透出一抹抹粉嫩的红色出来,向下蔓延,隐进那松松垮垮的浴袍里。

周泽楷光明正大地拿眼神巡视了一遍叶修全身,然后微微一动似乎想要起身,但不知为何顿了一下后,又稳稳当当地坐了回去。

叶修不知是假装还是真的没注意到他这一系列小动作,打了个哈欠从躺椅里起来,慢悠悠走到窗边。木头窗框历经岁月显出几分陈旧,玻璃却干干净净,崭新如初。叶修懒洋洋靠在一旁,透过玻璃向外看去。

街道上来往的龙骑士明显多了起来,空气中隐隐约约飘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紧绷意味。天空中一队整齐有素的飞龙展翼划过,向镇北飞去。只见为首一头海蓝色中型飞龙的体型明显大过普通中型龙类一两圈,隔着老远也能模糊看到骑在那龙背上的龙骑士腰间佩剑一闪而过的寒光。

“蓝雨到了。”叶修笑了一声,回过头对周泽楷说,“我刚看到了少天。”

周泽楷闻言未作什么反应。各骑士团之间本就摩擦不断,这次为了同一个目标聚集在这里,各家更是小心谨慎,派出大量探子将一条一条的消息传到团长手中,生怕一不小心就让本团成了出头的那只倒霉鸟。叶修被原先的骑士团赶了出去,眼下光棍一条,自然比不上周泽楷消息灵通。蓝雨的行踪,打头部队和大部队大概何时能到,周团长心里都有底。

不过想到这里,周泽楷倒是想起来了另一件事儿。这本就是他刚到龙林镇就离开营地,留下副团长一人操劳,而本人则急忙赶到这里来见叶修的目的。

“叶修。”他皱起眉,声音微微低沉下去,“你……”

叶修不等他说完,听他开头的那个语气就知道他要说什么事儿。于是他在唇角勾起一抹笑意,眼神柔和,“我没事。不用担心。”

几个月前,原嘉世龙骑士团团长,龙骑心目中战无不胜的战神,上一任龙骑第一人叶修,与自己的骑士团决裂。一场漫长的追逐战后,彻底断了叶修与嘉世之间近十年的羁绊。

这一消息眨眼间便传到了大陆各个角落。而在普通群众知道之前,周泽楷更早一步得知了这个消息。知道嘉世居然倾尽全团之力追杀叶修后,传消息来的传令员心惊胆战地看着自家团长面无表情地捏碎了手中有名炼金师打造的那个无比坚硬的杯子。

民众茫然,敌人庆祝,朋友无奈,而周泽楷心中怒火滔天。原因无他,叶修可能是别人心中的前辈,目标,朋友或者敌人,但却是周泽楷无比眷恋的恋人。

然而据说叶修只最后留下了与他一直形影不离的龙坐骑给嘉世,自己一人消失的无影无踪。任谁都不清楚他的去向——连周泽楷也只知道他还活在某处,直到两天前收到一封来自叶修的短札。

在赶往酒馆的路上,周泽楷心中滋味一时无比复杂。一边担心他身上被追杀时的伤势,另一边被恋人瞒了几个月的行踪,周泽楷心里又忍不住想发脾气将人按住好好惩罚一通才算。但无论是哪一种念头,在周泽楷推开老旧的木门,见到躺在躺椅里的叶修时,都在刹那间烟消云散了。

只剩下无穷无尽的想念。

不过随着多年和叶修在一起的耳濡目染,以及岁月的沉淀积累,周泽楷把这一切都很好的收敛进心里,面上沉静似水,很好的传达出“虽然我很高兴你能平安无事,但对于你之前的行为我很生气”这个意思。他清楚如果这一次就这么轻轻揭过,那么大概还会有下一次下下一次的失踪发生。

不是他不信任叶修的水平,只是龙骑士实在不是什么稳当的职业,他一点也没有心力去再一次承受那种日夜不断的心急如焚了。

见周泽楷眼中仍沉甸甸一片,叶修自知理亏,以为他这次真生气了,于是语气温顺地能把自己激起一身鸡皮疙瘩,“嘉世那次不过人多了点,能把我怎么样?我带着他们那么久,谁有几斤几两重我还不清楚?不信?好吧,给你看看总行了吧。”

说完他上前几步,从床的另一侧爬上去跨坐在周泽楷的腿上,轻轻一拨把浴袍褪下,露出底下白里透点粉的皮肤。他拽着周泽楷的手按在自己腰上,嘴里说,“喏,你看……一点伤痕也没吧?”

“色诱补过”这四个字的阴谋几乎是明着摆出来了,周泽楷用尽全力才遏制住自己立刻把人压在身下的冲动。他的手掌贴在叶修的腰间轻轻摩挲,轻声问,“你的龙怎么办?”

叶修诧异于几个月不见周泽楷那“嗖嗖”上窜的忍耐力,并因此直觉的为之后要发生的事情感到了不妙。但周泽楷提出的正事转移了一部分他的注意力,他显然早已将这个问题问了自己千百遍,顺畅答道,“你要说小秋的话,虽然那么多年情谊在那里,但留下就留下了,也没什么大不了,嘉世会好好待它;你要说我以后的话,只能说走一步算一步,四处碰碰运气了……所以,周团长,你给我交个底儿,那消息准确不准确?”

搞了半天火急火燎把自己叫过来,还有打听消息准确度这一层原因在。周泽楷心想。

见周泽楷沉默,叶修很上道地倾身,伸出舌尖在周泽楷唇角快速舔了一口。

周泽楷微微眯起眼,然后痛快回答道,“真的。”

叶修愣了一下,显然他之前说了碰运气四处找找,就真的是在碰运气,来此地其实并没有报多少希望。谁想到这居然是真的。

但很快,多年的团长经验让他皱起眉问道,“那条峡谷里真的沉睡着一条大陆从来没有过的黑色巨龙?你们派人下去查过了?”

周泽楷好整以暇靠坐在那里,微微一笑,什么意味尽在不言中。

叶修有些糟心的看了他一眼,感觉自己的小周以前好像没有一个这样的黑肚皮来着。不过小周到底和那些正儿八经的心脏们不一样,起码周泽楷从来不会骗叶修一分一毫。

这点叶修很放心,所以他只是问了那么一句,随即思忖片刻,说道,“啧,要是真的,这就不太好办了啊……”

目前大陆上首屈一指的几头龙都在各大骑士团手里,例如叶修之前那头如同火焰燃烧般的红龙,黄少天那头如同大海深渊般的蓝龙,王杰希那头碧意盎然的翡翠龙,虽然都是中型龙类,但体型却比一般的能大上一两圈不止,力量也是其他普通龙类不可比拟的强大。

而说到这些,就不得不提到另外一头龙了。叶修抬眼,看向周泽楷。

如果说,要单单从群龙中挑出一个第一来,那么无疑,这一桂冠会落到轮回骑士团团长周泽楷的龙坐骑手里。那是头银龙,通体银白,美得让人赞叹不愧是颜值第一人家的龙坐骑。当然啦,这个第一当然不是冲着谁家的龙更美貌评论的,对于龙骑士来说,那头银龙本身的力量更让他们惊叹。

强大到什么地步?龙类好战,势均力敌的龙类相遇,每每背上的龙骑士尚未拉开架势准备开打,他们的龙坐骑就已经忍不住先打了起来。可每当轮回团长骑着他的银龙出现时,在场的所有龙类都会出现一刹那的静谧,力量弱小的会直接后退几步,那些数一数二的大牌龙类虽不至于承不住压力后退,但也是沉默伫立,绝不会上前先一步挑起事端。

这在大陆上也算是史无前例,连叶修的小秋也不成。周泽楷之所以这么快被推为叶修后的第一人,他所驾驭的银龙功不可没。

除了轮回,谁不希望能打破这个局面?所以假若巨龙沉睡在苏潘达峡谷一事为真,那么各大骑士团肯定是要铁了心争取的,而轮回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也必定会在此行中全力以赴。

这下可好玩了。

 

03.

正经事谈得七七八八,那么接下来就可以徇徇私情,谈一谈不正经的事了。

周泽楷有一下没一下地揉捏着叶修的腰,叶修看他一眼,突然勾起一个笑来,“小周啊,要不要和哥合作?”

周泽楷眨眨眼,没说话。

叶修循循善诱,“你身为团长,眼下这个情况肯定也清楚,谁第一个硬来,其他几家肯定瞬间同盟,灭掉一个是一个。再者黑龙就那么一头,他们之间就算合作也会互相猜疑,合作长久不了,或者根本没法合作。但我们就没有那些顾虑,合作清掉他们后,你我凭实力竞争那头巨龙如何?”

“这种情况下,我除了信任你之外,还能找谁呢?再说了,我也不想和那几个心脏合作,心累。”叶修眼中深情简直能凝成实质滴出水来,他捧着周泽楷的脸,轻声说,“你是我的伴侣,是我最亲密的人,是我永远不会去猜疑的人。”

他就着这个姿势在周泽楷的嘴唇上舔吻,声音又低又哑,“我快喜欢死你了。”

周泽楷贴在叶修腰上的手一下子收紧了。

这些甜蜜的情话,虽然是叶修为了哄周泽楷开心以便答应自己的要求才说的,但同时毋庸置疑也是他的心里话,是他在他那装满了龙类、战斗以及骑士团的心脏里拨拉出来的最柔软的一块地方。

周泽楷被他那一句又低又哑的情话弄得头皮发麻,终于无法再忍耐下去,他一伸手按住叶修后脑,把人扣在怀里深深吻下去。

都说叶修是教科书,难道连情话上也是教科书级别吗?在这个黏黏糊糊的深吻空隙,周泽楷想道。

但很快他就没那么多精神去考虑这些有的没的事情了。叶修诚意十足,打定主意今天让周泽楷做个痛快,因此既主动又纵容。如果说在开头周泽楷还能凭借多年来两人之间无数次的欢爱保留一两分理智,那么当两人身上的衣物都脱干净,叶修颤着双腿扶着那根粗大性器努力坐下去时,周泽楷脑海中最后一根脆弱绷住的弦也毫无意外的断了。

轮回骑士团团长,如今的龙骑第一人脱下了那层安静乖顺的外壳,暴露出只有在战场上才会出现的,极具侵略性的一面来。

 

第二天叶修醒来时,周泽楷已经离开了。旁边的被褥里还存留着一点周泽楷的身上的味道和温度,叶修趁着时间还早,把脸埋进周泽楷的枕头里,又赖了一会儿,然后才磨磨蹭蹭下了床。

周泽楷昨天晚上是真的没有手下留情,做到不知是第几次的时候叶修直接昏睡过去,他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抱着去浴室做了清理。但这一身好像赤手空拳和龙类肉搏过后的酸痛却没法消失,叶修走到镜子前洗漱,不出意外发现一身看了让人脸热的痕迹。

他对着镜子抚摸锁骨上的咬痕,依稀对这一枚痕迹有些印象。那时候他们两人面对面坐着,叶修被顶的坐都坐不稳,只好搂住周泽楷的肩膀,向后拉直了脖颈那条优美的线条。嗓音已经沙哑,却还在不住地发出呻吟。

周泽楷被叶修撩拨地控制不住,一口咬上他的锁骨,然后含含混混地说了一句什么。那时叶修已经被做的不要不要的,即使还有点为数不多的清醒,也记不大清周泽楷说了些什么。

只记得周泽楷声音里带着显而易见的压抑的欲望,低喘着说道,“——”

……虽然记不得说了什么,但回想起自家恋人那对自己充满了欲求的俊脸,叶修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看着看着就不由自主翘起嘴角。都说一日之计在于晨,有了这么一个好的早晨,那这一天都估计运气好的没跑了。叶修一边洗漱一边想。

窗外阳光正好,几声悠远的龙吟从远方传来,街上的面包店里飘出新鲜出炉的羊角面包的奶香味,来买的人却寥寥无几。那些连着几天随处可见的龙骑士们似乎预示着什么一样同时离开了。

叶修漫不经心地低笑一声。

洗漱完毕,他下楼吃了一顿面包配土豆泥的简易早餐,然后从酒馆租了一头不起眼的小灰龙,低调的向苏潘达峡谷赶去。

TBC.

 

评论(3)
热度(197)

© 树下有天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