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修修❤。

【周叶】殊途同归 章一·幼狼 03

03.

 

 

 

夏日的天亮的早,周泽楷在外面的天边微微亮起鱼肚白时就醒了过来。他睁开眼看着天花板发了一会儿呆,然后就掀开被子,下床穿好衣服。之后他没穿拖鞋,就这么光着脚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门外是一间很窄小的、几乎看不出是客厅的客厅。只有一张沙发,窗台上摆着一盆嫩绿的多肉植物,成为这单调且了无趣味的屋子里唯一的生机。

 

周泽楷站在房门外,一束细细的天光穿过窗帘间的缝隙落在了他那双黝黑的眼睛上,这让他略微不适地眨了眨眼,后退了一步。他在原地站了会儿,似乎还在适应自己已经在这个陌生地方安顿下来的事实,片刻后他伸手挠了挠脸颊,脚下一转向隔壁屋子走去。

 

统共没有多大的地方,唯一的两间卧室相隔一堵薄墙,挪两步就能从一扇门站到另一扇门前。周泽楷小心地推开隔壁的屋门,近乎无声地走进去。

 

屋内昏暗温暖,外面微亮的天光透过薄薄的窗帘照进来,使屋内不至于让人什么都看不见。同样窄小的屋子里放了一张单人床,叶修躺在上面背对着周泽楷熟睡,被子卷的严严实实,只留出了看起来柔软又温顺的发顶。

 

周泽楷站在床边悄无声息地打量他,半晌后伸出手在叶修的脖颈处比划了一下。

 

但也仅仅是比划一下,他打不过叶修,无论是明面还是暗里都不行。虽然让人忿忿,但这的确事实。一个月前叶修在说出“揍到你听话为止”之后也确实严格践行了这句话,打起来的时候没有放一点水,他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所以不得不听从这些人的安排,住进了这间安排给他的房子,叶修还笑嘻嘻地说这算“收留改造失足儿童”。

 

当时周泽楷听到这话之后差点又挥刀招呼到叶修脸上,明明两人之间差不了几岁,儿童这个词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然而令人无奈,因为以前的生活环境并没有能让他得到充足营养的条件,所以即使周泽楷只小了叶修四岁,但表面上看起来他却要比实际年龄瘦弱很多。

 

而眼下的情况是,学院一心想要把周泽楷收为学生,但还有个前提就是周泽楷必须得是“无害”的。这倒不是说要把他的性格强行拧成温温顺顺那样,毕竟AOW学院出来的学生可不都是要坐办公室的公务人员,只不过起码也要有正常人的三观,明白谁是同伴,懂得什么时候可以动手而什么时候不可以。

 

这样的话最好的办法就是给把周泽楷安排给一个能随时压制住他的人,两人同吃同住同时活动,就算没有专门的教导,潜移默化下周泽楷也会多少洗去以往身上的血腥味。但这个人选,本来冯宪君冯教授是不打算让叶修来的,原话是“叶修他自己不给我惹乱子就够了还给别人做哪门子的学习模板”。可无奈学院内各个教授因为临近期末所以忙着组织学生考试抽不出空来,而学生当中能力可以完全碾压周泽楷的就只有叶修一个人……

 

碰巧叶修今年的假期不打算回家,本学期的期末考试又已经结束——所以即使冯宪君不情愿,校董会也直接拍板做了决定:叶修隔日搬进专门安排周泽楷住的这间屋子,开始改造失足儿童,而期限不定。

 

在这整件事之中,虽然学院也有询问过他的意思,不过周泽楷一直保持沉默,僵持了几天院方就当他是默认了这个决定。至于周泽楷自己的真实看法,他觉得既然实力不足别人,那么自己也就没什么资格好提意见的。

 

不过人人都仰力量,相比之前被他打翻过的教授,把他打翻两次的叶修更能得到周泽楷的认同。

 

浅浅的金色光线洒在叶修无意识团起来的被卷上。不得不说,这种温暖又平静的感觉来得唐突,却并不让人反感。

 

条件允许下,谁能拒绝安宁呢?

 

周泽楷垂眼,收回手然后静悄悄地退了出去。

 

房门轻轻合上,叶修撩起一点眼皮,打了个哈欠,咂咂嘴紧接着又迅速进入梦乡。

 

 

 

虽然叶修本学期已经算是结束了,但由于今年假期他要留校,听闻这个消息的教授团们纷纷乐呵呵地把那些没学生愿做所以堆积下来的事情都交到了他手上,表面义正辞严不能虚度光阴实则光明正大使用白工。即使叶修再出名他也还是学生,不情不愿也得乖乖听教授的安排。

 

所以等周泽楷笨手笨脚打扫卫生的时候,终于听到叶修边打哈欠边慢吞吞从屋内走了出来的声音。

 

 

 

说到室内卫生问题,两人同住,总得有人来打扫他们共同的居住环境。之前提到这个问题时,或许理由不同,但两人都不打算主动接下这个日常任务。然而在长久的对视之后,最终还是周泽楷不甘不愿地起身拿起了拖把。叶修很满意这个给自己带来艰巨任务小孩的自觉性,因此得意洋洋地说:“当你打过我的那一天,咱们再来重新商量誰打扫卫生这个问题。”

 

回答他的是拖把重重拍在地上的声音。

 

 

 

叶修走到客厅,他的肩膀上还落了只造型小巧的机械鸟,周泽楷瞥了一眼,没吭声,低头继续和拖把作斗争去了。

 

叶修懒洋洋往沙发上一坐,用还带着刚睡醒时的那种又黏糊又沙哑的声音开口说道,“我拒绝。”

 

那只机械鸟张着金属小嘴,传出的却是一个上了年纪的男声,听上去气急败坏,“谁让你拒绝的?!我这是和你商量吗?!这是通知!!”

 

叶修稳稳当当说道,“那也不行,我不干。本来就够忙了,你当我三头六臂啊教授。”

 

在机械鸟另一端的教授被气笑了,“人家都争着抢着想当‘鹰’的队长,轮你这非要和别人不一样。不想当是吧?那这事儿就归你了,下学期我要看到新的鹰队队长来我这报道!”

 

“知道了,找个新队长是吧……”叶修拿起桌上的纸笔,在纸上写了寥寥几个字,“行了教授,我这儿今天忙着呢,您也赶紧忙去吧,有别的事下次再说啊。”

 

然后他抬手敲了敲那机械鸟的背脊,小鸟的眼睛“啪叽”闭上了。

 

也不管教授是不是真的还有别的事要说。

 

周泽楷好不容易拖完了地板,把拖把放回去之后再回来正好看到叶修简单粗暴地单方面结束这场对话。唯一的沙发被叶修占了,所以他只好坐在前面的矮桌上,看叶修叹着气在那张纸上勾画。

 

安静了一会儿,周泽楷问,“‘鹰’是什么?”

 

叶修抬眼看他,似乎有点惊讶他今天主动开口和自己说话,之前几天这里几乎只能听到自己的声音。不过只是惊讶一下而已,他很快又低下头去皱着眉看自己最近几天要忙的事情,好排出个时间顺序来,“唔,鹰卫队,学院里由成绩优异的学生组成的队伍,负责保障学生的安全……学生在外面的历练考试也好还是别的任务也好,总有人倒霉陷入危险的,这时候就轮到鹰卫队出场收拾烂摊子了。”

 

周泽楷点点头,然后就坐在那看着叶修一个人忙活。

 

规定要求他不能离开叶修周围半径二十米的范围,他打扫完卫生之后没有别的事情,也不能离开,除了发呆之外似乎剩下的唯一一件还算有点意思的事情就是观察叶修。

 

他发现叶修在想问题时喜欢咬一点点下嘴唇,被牙齿咬住的唇肉微微泛白,和旁边的粉红有着明显的对比。此外叶修还有一双足够漂亮的双手,线条柔和,却又蕴含着别人无法想象的恐怖力量。

 

周泽楷以前住的那个地方龙蛇混杂,什么样的人都有。他在那里见过喜欢收集漂亮双手的变态,在杀了对方之后面对那一屋子的所谓收藏品,周泽楷很是不能理解对方的嗜好,但现在他稍微有点理解了。

 

不过还是这双手充满鲜活生命力时候的样子最漂亮。周泽楷垂下眼,安静地坐在那里。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又是两周过去。这个时候的AOW学院已经进入一年一度的长假期,学员们差不多走光了,剩下的不是需要补考的倒霉鬼就是和叶修一样因为各种理由留在学校的。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叶修和周泽楷两人都差不多习惯了自己的生活里多出了另个人的身影,周泽楷做起家务来也越发熟练,每每看到周泽楷跟着自己跑东跑西回来后还得收拾家务,叶修总是非常心安理得地往沙发上一窝,并且点评“小周这样看起来有人味多了”。

 

那语气那表情,他真不愧对学员们私下评价给他的“拉仇恨之王”这个称号。

 

然而习惯的力量是可怕的,周泽楷在第一次听到他这么说时,下一个动作是把扫把糊到了叶修的脸上;但在一个多月后的现在,他不知道是第几次听到这句话时,做出的反应仅仅是淡定询问了一句“柠檬水还是牛奶”,在得到回答后就不紧不慢地推开面前的玻璃门,去酒吧里给口渴想喝水的叶修买饮料去了。

 

叶修没有跟进去,周泽楷现在偶尔也会出了那个二十米范围,何况现在离他又不远,他便只是靠在门外马路边的围栏上抽烟。他旁边还站着另一个男人,他看了看玻璃门内周泽楷站在那个比他低不了多少的吧台前的身影,又看了看门上的招牌,随后发自内心地说,“我觉得你有点混蛋。”

 

叶修很没所谓地笑了笑,“很多人都这么觉得。”

 

站在他旁边的人眉眼深刻——学院二年级,被无数师妹师姐嚷嚷着“又帅又多金实力还能和叶神拼个高低啊啊啊啊求嫁”,叶修选定的新任鹰卫队队长——孙哲平听到叶修这么说后一挑眉,说,“你让他去酒吧给你买牛奶,就小鬼平时那副冷冰冰的样子,不怕酒保把他当找碴的打出来?”

 

叶修很惊讶地看了身边人一眼,“老孙,我说你是不是当乐乐的保姆当习惯了,现在考虑事情很周全嘛。”然后他转过头,没理孙哲平瞬间黑下来的脸色,说,“首先,我觉得现在能让你口中的‘小鬼’吃亏的人并没有多少,他可是我亲自陪练了这么久的,你不能把再把他的水平和当初找到他那会儿相比……你要不要试下?别担心,你要输给小鬼了我肯定嘲笑你。”

 

孙哲平的回答是一声冷笑,他听出来了,叶修这是明里暗里替周泽楷不满那句小鬼呢。他提醒说,“我是跟着你喊的。”

 

叶修不以为然,“现在是我养着他了。”这言外之意简直不能更清楚——你养他了吗?没有?既然没有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孙哲平没有恼——和叶修怄气简直是最没有价值的事情——反而带上几分别有深意的笑。

 

然后他看见叶修接着上一个话题,慢吞吞说道,“而且小周虽然表情少了点,但是哪里冷冰冰了?你看他现在连我喜欢牛奶和柠檬水,以及牛奶里面要加两勺糖柠檬水里不要冰都知道的一清二楚,还有他笑的时候……啧啧。”

 

孙哲平有些无语,不知道是该先吐槽叶修难伺候,还是吐槽他不知是假装不知情还是真的当局者迷觉得那个小鬼头很不错。 因为毕竟是当了叶修的小尾巴,周泽楷的名字以及他的能力早就迅速传遍了全学院,嫉妒他能跟着叶神的、好奇他有什么能耐的各方人员前来参观,但无一例外被周泽楷一张冷脸挡了回去。开始叶修一直在旁边还好点,后来叶修逐渐放宽了对周泽楷跟随距离的限制,单独碰上周泽楷时他就更摆出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别说像刚刚叶修说的关心人,就连个笑脸正眼都没有。

 

也就是叶修能发出“周泽楷还不错”的评论了,那小鬼分明只对叶修展现出稍显柔软的一面。

 

想到这里,孙哲平意味深长地开口,“你养的可不是小绵羊。”

 

叶修颇为奇怪,“我眼还没瞎,第一次见面时他可是差点把我带队的那一整个小组都干掉。”

 

“……”孙哲平不想说话了。

 

 

 

两人就这么沉默着无所事事站在门外,突然间叶修站直身子。

 

孙哲平,“怎么?”

 

叶修低声说,“不太对——小周去哪了?”

 

孙哲平一怔。刚刚他俩光顾着聊天,完全没在意门里的情形。他多少也听说过刚来时周泽楷的折腾劲儿,所以眼下第一个想法是,“他跑了?”

 

叶修“啧”了一声,“他有什么可跑的?”

 

孙哲平耸耸肩,“这我怎么知道。”

 

叶修沉默一会儿,掐灭了指尖亮着一点猩红的烟。

 

 

 

在两位学长眼皮下玩失踪的周泽楷,并没有如孙哲平想的那么甜,抓住时机逃开了学院。他在酒吧里的包间内随意站着,手里还拎着装着牛奶瓶的袋子,如果四周不是一个个黑洞洞的枪口,路过的人说不定会以为他是在无聊等人。

 

坐在一群属下中间的男人一身黑衣,扯起嘴角说道:“那么,你打算怎么办呢?”

 

周泽楷的眼神不知道落在了哪个点上,“如果就这些,那我先走了。”

 

那男人狠狠踹翻旁边的桌子,怒道:“你想的美!!”

 

周泽楷停住脚步,轻轻叹了一口气。

 

 

 

只要时间稍稍回转,叶修和孙哲平就能看见,在他们俩讨论周泽楷的时候,当事人在酒吧里已经被不动声色地包围了。

 

站在吧台里的调酒师面露惊恐,周泽楷把特意说明加了两勺糖的牛奶瓶装进袋子里,拎好,之后才淡定问道,“找我有事?”

 

暗中令属下包围这里的人上半身完全隐在黑暗中,闻言哼笑,“……呵呵,找你有事?你难道不认识我们?”

 

周泽楷转身,在最初他面露疑惑,看出来是真的不认识——直到他看见了一旁一个人手臂上的纹身。于是周泽楷挑起一边眉,看起来是终于记起来眼前来人的身份。

 

黑暗中男人的声音传来,“如果你不想闹大,就跟我们走……听说你进了AOW学院哈?”

 

周泽楷想了想,然后点点头,没反抗就跟着人走了——倒不是说怕连累在外面的叶修,只是他之前就有想过,这些旧事总要有个了结。本来在周泽楷计划中大概十分钟就能好,然后再回来也不会引起叶修的注意。只是没想到,他想要速战速决,奈何对方并不想这样。

 

要不是他和叶修有过约定,不会随便用能力伤人,他现在早就回去了。但叶修也说过如果遇到危险那么也一定要反击……可是这些对他根本算不上危险……

 

那么到底是能用还是不能用呢。周泽楷看似还是如往常一样沉默,但实际上是在心里默默思考到底能不能用异能的问题。

 

不过即使这样,也足以让这些人吃惊了。在他们印象里,周泽楷沉默是沉默,却绝对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要是以前遇到这种状况,周泽楷大概早就用异能走人了,哪还会在这里听他们说话。他们这些属下听着老大讲话,实际上都在暗暗戒备着,防止周泽楷突然发难。

 

男人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他摸了摸下巴,微妙道,“看看啊,有人给我们的小野兽套上了绳子,这可真让人惊讶,是不是?”

 

周泽楷没有动静。

 

其实他也在想这个问题。

 

 

 

为什么愿意和叶修约定使用异能的事情。

 

叶修不希望自己伤害学院的学生,那么即使不喜欢来观察他的人也不会动手;

 

叶修平时懒洋洋不喜欢收拾屋子,那么即使自己从来没打扫过卫生也去学习;

 

 

 

为什么自己会愿意这样?要是以前遇到这样的事情……不,他以前根本连这个想法都不会有。

 

他不会有,也不会让有这种想法的人出现。

 

但是叶修出现了。

 

 

 

“什么人!!!”耳边的怒吼让周泽楷一下子回神——出于以前对他积累下的惧怕,在他走神时其他人战战兢兢除了说些威胁的话也不敢有别的举动,以至于当他回神时才发现紧紧关上的房门现在正躺在地上。

 

周泽楷眨眨眼。

 

叶修站在门口,收回那条刚刚踹开房门的笔直又有力的长腿。他环视屋内一圈,然后慢慢露出一个笑来,“晚上好,看起来我们小周是迷路到了这里?”

 

在他想起叶修的时候,他居然真的出现了。

 

周泽楷微微上扬嘴角,几步走过去站在他身边,然后抬头看他,“你来找我?”

 

叶修拍了他额头一记,“不然呢,除了我还有谁会来?”

 

周泽楷愣了愣。其实他的意思是问原来叶修会来找自己……但叶修却理解成了来找他的人选。

 

也就是说,“找周泽楷”这件事,在叶修心里是根本不需要考虑的。

 

有人记着自己的感觉,就是这样的?

 

那边叶修已经和那些人用语言打起了唇枪舌战,不过这已经不在周泽楷的关注范围内了。

 

他低低喊了他一声。

 

叶修挑眉,特别危险地笑了笑“干什么?别着急,等会儿我再问你是怎么和这些人扯上关系的。”

 

周泽楷这时候才不管这些,他盯着叶修,一双眼睛黑漆漆的,看不见一丝光亮,“你知道,我可以处理掉他们。”顿了顿他补充,“不受伤。”

 

叶修看起来要被他气笑了,“那你是说我来是多余的?”

 

周泽楷忙摇头。

 

叶修看了他一会儿,然后才转头,刚刚面上的笑也没有了。他看着周围怀着浓浓敌意的枪手们,平淡道,“有没有危险是一回事,我要不要来救你,又是另一回事了。”

 

之后他又说了什么,甚至双方已经开始了异能厮杀,周泽楷都没有注意了。

 

 

 

原来被人记在心上是这样的感觉。

 

 

 

他一双漆黑的眼睛盯紧叶修在人群中灵活跳跃、攻击的身影,嘴角意味不明地上扬。

 

喜欢上一个人,要多长时间呢? 

 

 

 

TBC.

 

 

 

我发现不开学我就没动力产出………………《囚灵》首发cp17,过几天放出终宣哈。谢谢大家等待QAQ

评论(18)
热度(137)

© 树下有天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