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修修❤。

【周叶】囚灵 04.梦醒(上)

开头上个外链

04.梦醒

http://bulaoge.net/topic.blg?dmn=oao23333&tid=3124885#Content

周泽楷一下子从梦中惊醒了。

入眼是熟悉的天花板,身上柔软被褥的触感也是早已习惯的感觉,周泽楷躺在床上反应了几秒才回过神:自己这是回到自己的公寓了。

“醒了?”温和的声音从床边传来,周泽楷抬手揉了揉额头,低声说,“嗯。”

“还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方明华拿着身体检测的报告单,看见周泽楷不明所以的目光后,叹气,将手上的报告单递给他。

周泽楷大概扫了一眼,然后轻轻皱起眉。他手臂一撑坐起来,随手把枕头垫在身后,俨然一副要好好理理思绪的样子。

“……总之,这就是你现在的情况了。”方明华把他看完的报告单拿回来,合上,然后对靠坐在床头的周泽楷说道。

“毒素?”周泽楷皱眉,轻轻重复了一遍刚那份报告单中的关键词。

方明华点头,“大概是特殊灵的小手段之一,可以放大人们内心的情绪。我和小江初步推测它们就是依靠这个来更迅速的掌握人内心的脆弱之处。”

周泽楷不说话了,他的手指无意识地轻轻敲击着被单,脸上面无表情,不知道在想什么。他的左臂上简单缠着着几圈白色的绷带,从外观上看大概只是个平时都不会在意的小伤口。

方明华静静等了一会儿,才斟酌着开口说,“小周你……昨晚上去哪了?”

周泽楷是凌晨时候自己回来的,而且整个人都明显透露出一股子疲倦,同队员们见过面后就回到房间里睡下了。方明华觉察出不对劲给他做了个检查,最后果然不出他预料。

但是能让小周变成这样的……也只有那一位了吧。方明华无奈地想。

周泽楷的目光沉沉的。

没得到回答,方明华过了会儿,接着问道,“……你是去找叶神了?”

又过了会儿,周泽楷才点点头。

方明华有种想捂脸的冲动,如果他不知道小周对叶修抱着什么心思的话,他大概也就不会这么操心了。可是他知道,所以不管是从已婚男人还是朋友的角度,他都觉得自己应该对小周——他们的队长进行正确的引导。

说到底,小周是怎么喜欢上叶神的啊?

他听见自己尽力保持着镇定的声音,“发生什么了?”

方明华看见小周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里似乎有些不确定。然后他叹气,说,“我已经知道了,关于你喜欢叶神这件事。”

周泽楷愣了愣,也许在平时听到方明华这么说他会惊讶甚至脸红,但是现在,他因为内心的疲倦连一根手指也不愿意动弹,所以只是很平静地点头,然后说,“……表白。”

即使心里提前已经差不多预料到了这样的回答,方明华仍然在静默了两秒后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你就……这么表白啦?”

周泽楷有些茫然地看着他。

“你昨天中毒,情绪很不稳定……”方明华看起来很担心,“叶神那样的……走正常程序都不一定会顺利,你没做什么太出格的事吧?”

原本周泽楷体内的毒素被清除后一觉睡醒,再回想起昨晚的行为也是在思考自己的是不是有些冲动,但是听到方明华这么说,他便下意识开口问道,“为什么?”

方明华一怔,“什么为什么?”

周泽楷微微蹙眉,“为什么……会不顺利?”

方明华说,“你说叶神?那是当然的吧,先不说他是个灵这种问题了,就单单说叶神那性格,也不像是会认真考虑谁的表白然后过日子的样子啊……”

叶修他追逐的是自由。他热爱冒险,所以他不会为谁停下脚步,他的眼中是装下的是整个世界。在他看来人人平等,他给予相熟或者不熟的朋友、队友相对应的关心,所以你既可以说他没有架子可以和任何人打闹成一片,也可以说他冷漠至极。

是这样吗?

“不是……”周泽楷轻声说。

方明华挑眉。

周泽楷闭上眼睛,那些午后的阳光、静谧的夜空在记忆深处绽开花朵,美得惊心动魄,在他的内心卷起风暴。

 

叶修是怎样的呢?

你会觉得他是英雄,他是奇迹,他打破了许多的“不可能”;

你会觉得他很嘲讽,他很心脏,听他说话连标点符号都要好好思考;

人们称他为叶神,仰望他头戴王冠身披荣耀,端坐在神位上。

 

但在周泽楷心里,他仅仅只是叶修而已。

他这么多年下来也只会做泡面和蛋炒饭,他喝茶喜欢放三颗安神用的六合子,他会在没事的时候午睡,他会在冰冷的雨天偶尔望着远方出神。

也许很多人觉得他说的话里虚虚实实真假参半,但如果你真心实意待他,那么他也一定用真心回报。

这就是叶修。

周泽楷睁开眼,眼睛里浮现出一点笑意,“他……会认真对待。”

昨天的行为是冲动了点,但是他不后悔。他的心意已经传达到,也许叶修会困扰会烦躁,但是他一定会认真对待。

这就是他所认识的叶修。所以他不需要担心,只需要趁热打铁,让叶修来尽快接受自己。

毕竟,这不是孩子气的热血上头,而是来自成年人深思熟虑后的考量。

 

“你现在还只是一个孩子。”

记忆里叶修曾叼着烟对着年幼的周泽楷这么说过。

 

“但是总有一天,你也不会再是一个孩子了。”

 

 

【第七十二区 废区】

自那场闹剧一样的袭击后,叶修身上那种隐晦的低气压持续了整整一周,并且还有接着保持下去的趋势。连魏琛方锐这种老油条最近都下意识地避开他,他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魏琛曾一脸便秘表情说过,“别看老叶那丫每天照常吃饭睡觉开嘲讽,那眼睛里可明摆着一副‘就等着你来撞枪口呢呵呵’的样子啊!”

方锐表示这话一针见血,拇指你。

不过不管叶修面对来自年轻枪王的表白心情有多复杂,现实都没有给他多少偷闲来烦躁的时间。虽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但基地如此轻易就被入侵引起了领导层对此的高度关注。防御系统加固,巡逻人员增多,再加上近来危险生物的活动频率越来越高,就连研究所那帮几乎天天假期的疯子们都被强制性的一天工作十八小时以上,更别说那些原本就忙得连轴转的队长们。在对方已经正面宣战的情况下,无论是决策层还是第一线的御灵师们都觉得应该趁热追击,甚至不惜两两联合,誓不放过每一个可能有特殊灵出没的任务。

 

“苏沐橙,目标是A1区,重火力准备;少天,十分钟后突袭准备;其他人以少天的行动为信号,按之前的计划行动。都清楚了吗?”

喻文州站在一栋废弃大楼的楼顶,看着底下的任务目标,从容不迫地将一条条指令布置下去;而他手中的银武,此刻正散发出不引人注目的淡淡紫光。

天空阴沉沉的。

牢牢占据着最佳火力点的苏沐橙眯起眼看了看,向不远处的喻文州打了个手势,然后基地里公认的女神嘴角露出一丝笑容,鼎鼎有名的重炮吞日吐出火舌,打响了象征着作战开始的第一炮。

几乎所有埋伏在这里的御灵师同时展开了行动。

喻文州居高临下地观察了一会儿战局,找准时机放下几个控制用的诅咒,等看到以黄少天为首的突击小组已经进入了危险生物盘踞的巢穴,第一作战目标达成,他才转头看向一直默不作声坐在旁边的世界最强灵,温和道,“所以今天前辈是打定主意来观战吗?”

身为蓝雨兴欣联合行动的另一个负责人,叶修淡定地把总指挥权全部交给了蓝雨队长喻文州,自己则从任务开始就一副“我相信文州的能力也相信诸位的职业素养所以这次我就不掺合了你们要学会成长”的态度待在旁边,就连作战方案都只是在大致定好后才简单做了一些修改和补充,没有丝毫身为负责人的自觉。

他坐在天台的边缘,脚底下就是百米高空,语气倒还是一如既往的拉仇恨,“总得给你们个表现的机会啊。”

喻文州笑了笑,很聪明的没有往下接话。他的目光扫过叶修的脖颈,意味深长地在那里停留了片刻。

叶修的脖颈上缠着几圈绷带,雪白的颜色衬着纯黑的作战服,看起来十分显眼。

顿了顿,喻文州才状似不经意地开口道,“前辈在那天晚上袭击时受伤了?”

叶修摸摸脖子,绷带粗糙的触感留在指腹上。他“呵呵”笑了声,没说话。

他不说,喻文州也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意思。但四大战术大师的名号摆在那儿,叶修不说他也能推断出个七七八八。

比如说这个伤的位置就很耐人寻味——心脏和脖颈,都是游走在生死线上的御灵师保护最严密的地方,即使是叶修的十年老对手、有着“拳皇”之称的韩文清,虽然他和叶修的对战胜负一直是对半开,但是在年终御灵师排位赛中他也从未因为扼住了叶修的喉咙来迫使他输掉比赛,大多都是时间归零之后靠攻击所得点数来决胜负。如果叶修这伤是那一晚入侵的特殊灵所为,那么现在他们就绝不是还能安稳执行任务的生活状态。

再比如说如果不是灵,而是御灵师所造成的伤痕,喻文州同样想不出现在有谁拥有——哪怕只是一瞬——可以直接威胁到叶修生命的实力。就算是王杰希黄少天这种单兵能力强悍的御灵师大神,或许一对一与叶修单挑的胜负不好说,但如果说瞬间出手扼住叶修的脖颈,客观公正地看,喻文州并不觉得他们之中的谁可以办到。这不是说叶修对他们有着防备,而是纯粹是被长年累月磨练出来的战斗本能。就好像如果在黄少天睡梦中接近他,那么你极有可能会被他条件反射的攻击伤到甚至死亡一样。

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了……

喻文州微笑。总指挥这事儿并不轻松,特别还是两份的工作量累加到一起。说实话朋友一场,像这样帮帮忙也是无可厚非。但俗话说得好,战术大师的心都脏,如果有能够小小报复回去的机会,他也十分乐意报复回去。

特别是,叶修现在一副明显是在因为什么事而有些烦躁的样子,这可不多见。

想到这里,喻文州再度弯起唇角,温和道,“现在看来那天的特殊灵们还是有些本事的。”

叶修撩起眼皮没什么情绪地看了他一眼。

喻文州指指自己的脖颈处,笑容诚恳,“不是吗?”

叶修于是也露出一个很诚恳的笑,“文州啊,想说什么就直说,你这样拐弯抹角的累不累?怪不得人家都说玩儿战术的心都脏。”

“没什么,我只是想知道,”见他这么说,喻文州的反应也很痛快,“惹前辈不痛快和伤了前辈的……人,是否是同一个罢了。”

叶修眯起眼。

喻文州笑眯眯地和他对视。

“措辞很有趣。”意料之外的,叶修只是简单评价了这么一句就没然后了。他转过头,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接着专注于底下的战局。从这里可以看到苏沐橙的重火力已经将外围的杂鱼清扫的七七八八,而突击小组也已经攻入了巢穴,不时有灵力爆炸的光芒从败破的外墙缝隙中透出来。

虽然叶修的反应这么简单是个意外,可没收到回答却在意料之中。不过从他这种反应看……发生的事情大概真的是很有趣了。喻文州笑了笑,同样扭过头同样看着底下的情况。反正他本意也就是给叶修添添堵而已。

叶修一边看一边走神。

他这段时间的情绪是和平时有些不一样,用语言来形容的话,大概就是“哥就是嘲讽你能拿我怎么样”和“哥就是嘲讽所以你快点来找我茬好让我逮住机会发泄下火气”的区别。

但刚刚那句话中,喻文州用的是“不痛快”而不是“不高兴”或者“生气”,这意味着在他看来自己相较于“生气”,更偏向于“烦躁”、“憋屈”这类的情绪。

生气?烦躁?

说实话,叶修觉得自己现在的心情,大概还是憋屈更多些。

想起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他不自觉地磨了磨后槽牙,抑制住从喉咙里溢出的一声叹息。

脖颈上那圈瘀痕毫无疑问是周泽楷的杰作,突然暴起把他压制在身下不算,还用铁链像标明所有物一样拴住了他。

对于叶修来说,被这样对待不愤怒是不可能的。他当时也确实是存着要暴力教训周泽楷一顿的念头,但接下来一连串峰回路转的情节发展让他彻底懵了,别说发火,他连想清楚这前因后果都着实费了番功夫。

而现在,叶修只觉得周泽楷的心也是脏脏的,明明动手强迫的人是他,但先一步流露出委屈表情的人也是他,正是那副神情制止了叶修“甭管理由是啥先揍一顿再说”的念头。

态度强硬的同时不忘先入为主的占住理。

啧,以前明明是个腼腆的好孩子啊,什么时候肚皮变得这么黑了?

叶修有点惆怅地想。

然后就是那句“我喜欢你”。

周泽楷的眼神将他一直以来埋在心底的情绪完完全全地展现在叶修面前,叶修在怔楞的同时却也十分确定,周泽楷是认真的。

自己十年前只是因着惜才之心从第五区捡回来的那个小孩,在十年后的现在把他压在身下认真地对他说,我喜欢你。

就好像养的小狗崽在没注意的时候居然长成了一匹实力强悍的狼,这事情的发展将叶修打了个措手不及。

周泽楷那个复杂痛苦的眼神也让他很在意。

而任务清单则如同飞雪一样洋洋洒洒往手里落。

叶修叹口气,觉得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不过叹气归叹气,走神归走神,任务当中该干什么他还是很分得清的。喻文州不知什么时候收敛了笑容,垂下眼,审视下面的战局,“叶队。”

在那栋巢穴中,突击小队的攻击声,渐渐弱了下去,然后停止了。

“唔,照之前讨论过的计划来。”叶修神色淡淡地瞥了下面一眼,然后用颇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无奈口气说道,“平时反心灵控制的训练没少做,特殊灵的资料发了,上周的袭击也亲身体会过了……看看这出息。”

“每个人心底总有那么一道坎。”喻文州若有所思看着巢穴当中,属于黄少天的灵力波动也消失了,“如果是少天的话……我大概能猜到那幻觉是什么。”

叶修掐了掐鼻梁,“啧……他我就不指望了,你别告诉我你也能因为这个中招就行。”

喻文州似笑非笑转过头看了他一眼,“谁知道呢。”

说完他又意味深长笑了笑,道,“前辈才是,虽然说了别人‘出息’,但自己不要也马失前蹄就好。”

叶修朝他敷衍一笑。

喻文州耸耸肩,干脆利落地按照之前商量好的,从顶楼跳了下去,到战场第一线奋斗去了。

虽然这听上去很残忍——一个远程非要被逼上近战的位置,还是一个施术速度不够快的远程——但实际上是虽然这不符合常识,但是符合现实。首先那些特殊灵的近战一个个也都是战五渣,完全够喻文州应付,剩下就是来拼心脏拼控场,在这两方面喻文州要是认输,那也就没几个人敢揽下这瓷器活儿了。

喻文州在前线发光发热吸引特殊灵全部的注意力,空余出的剩下一大战力叶修就可以溜溜达达去救人。救人要求的就是速度够快定位够准,比起喻文州,自然是机动力更强的叶修更合适一点。

看着喻文州顺利落地并向巢穴的方向慢慢走去,目前还没有特殊灵露面,大概也是在观察的阶段。看了两眼叶修垂下眼同样准备行动,他转过身,然后生生停住了脚步。

半晌后,他轻轻叹了一口气。

“来来回回的也就这几样啊……”

 

就在他转过身后的这一刻,场景无声无息地变换。暗沉的天空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眼前则依旧是一片败破的废墟。一个他分外眼熟的少年站在他前面几步远的地方,愣愣地看着不远处的一堵塌了一半的白灰墙。

说来也巧,交手这几次,中了特殊灵那据说玄之又玄的幻术的人不知有多少,可偏偏每一次都把他撇除在外。认真说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直接面对特殊灵的幻术。

“还不错。”四处观察了下,叶修如此评价道。瓢泼大雨几乎是瞬间就让他的衣服湿透了,黑发柔顺地贴在脸上,雨水顺着发丝划过脸庞,落进他的衣领里。

眼前的少年怀里还搂着一个看上去年纪更小一点的小姑娘,他伸出一只手紧紧捂住了那小姑娘的双眼,而他自己却硬逼着自己似的死死盯着前方那堵游出红色长蛇的矮墙,不知道是因为愤怒、恐惧还是感到了彻骨的寒冷,雨水打湿衣服而显露出来的单薄身躯停不住地发抖。

叶修没什么兴趣在敌人制造的幻境中追忆往事,所以他看到眼前这一幕,只是简单说了句,“挺细致的。”

“但是只是这种程度的话,”紧接着他话锋一转,一边同那少年一样,将眼神放到了那面墙下——那眼神里平平淡淡的,看不出有什么别的情绪——边带着点淡淡嘲讽的口气说道,“还不够让我们为此大动干戈吧?”

他最后看了从那面墙下蜿蜒出来的红色水流一眼,然后头也不抬地举起不知何时拿在手上的千机伞,对准虚空扣动扳机,放了一枪。

“砰!”

看似随意的一枪,子弹却仿佛打在了什么上一样停留在半空。四周的空气如同玻璃一样裂开,以那枚子弹为中心延伸出一片蛛网,最后“哗啦”一声,尽数碎裂。四周的景象,包括那些砸下来的雨珠都纷纷破碎,然后消失不见。

 

黑暗。

 

叶修站在漆黑一片中不慌不忙,甚至还有闲情对敌人的攻击进行批评指导,“一群死脑筋啊,伤口撒多了盐,痛过了头也就不痛了,再来就只能惹怒目标了。换点新鲜的,懂不懂?”

黑暗中没有人搭话,叶修说了几句后觉得无趣也就安静下来,想看看对方还有什么招数可以用。对方能把他拉进幻术陷阱里这一点值得惊讶,在这种状况下,谁先沉不住气谁就输了。

咕噜。咕噜。

他的耳朵轻轻一动,听到了一点细微的、不同寻常的声音。

咕噜。咕噜。

就仿佛那种灌满了水的水箱里,水泡飘飘悠悠浮上去,最后啪的一声破裂的声音。

眼前陡然一亮,叶修不自觉地眯了眼,阻挡突如其来的强光。然后才发现他好像是浸泡在了某种不知名的液体里,不停有水泡从他身边慢悠悠往上浮,升到一定高度后破裂,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而透过厚厚水层的扭曲折射,隐约能看见面前似乎还有几个人影在晃动,而他们每一个人都穿着白色的长外褂。

这是……

叶修定定地看了几秒后,不动声色地垂下眼。

出于某种不能言说的原因,他没有十四年前全部的记忆。而眼前的一切他确定在自己有记忆的这十四年中没有发生过,那么就只能是……十四年前的事情了。

不错,不算白来这一趟。

虽然不知道这呆着的是个什么鬼地方,但看起来从这个幻境里出去后,可以抓住那个特殊灵,好好和它聊一聊了。

心中这么想着,叶修尝试着动了动手臂,手腕上意料之内地传来被束缚住的触感。就在他啧了一声打算用力的时候,眼前人影晃动,一抹不同于刺眼的白以及冰冷的蓝的颜色突然进入视野。

叶修一下子停下了手上挣扎的动作,有些错愕地睁大眼睛。

那是刚刚走过来的一个人的发色,一种带着点褐色的黑发,在周围一群灰白淡金的发色中格外显眼。来人和其他人相比要矮小上不少,但是却似乎有很高的地位,他伸手在周围指指点点,立刻就有人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离开。在把周围所有人都支使得七七八八后,来人这才终于停下,转向叶修的方向。而就在他转身的时候,一旁开着暖光灯的器材推过,在那一瞬间,来人偏褐的黑色发丝在温暖灯光下呈现出一种蜂蜜一般的金黄色泽。

叶修只见过一个人的头发是这种温暖的颜色。

他看见来人在旁边摸索了下,似乎按下了什么按钮,周围的淡蓝色液体便突然发生了剧烈的震荡,大量的水泡从脚下升起,隔着数不清的水泡,叶修努力睁大眼,只能勉强看见站在他面前的那个身影的唇瓣一开一合。来人站在他面前,也不管他是不是能听见,只是脸色平静地说道,“——”

一声爆炸般的巨响骤然在耳边响起,而眼前的景象也似乎受此影响,瞬间就扭曲成了一团;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叶修就已经从幻境里离开,重新回到了之前的破楼顶。

叶修:“…………”

谁啊!!这么会挑时候!!

叶修站在楼顶萧瑟的冷风中无语凝噎。

 



评论(1)
热度(110)

© 树下有天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