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修修❤。

【周叶】囚灵 03.冲突 中(1)

【时间回到现在 兴欣特战队区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真这么给少天那小子说的?”魏琛拍着桌子狂笑。

“哎呦老叶你这招儿可够狠的黄少都懵了吧?”方锐捂着肚子眼泪都笑出来了。

“那是,”叶修语带遗憾,”你们没看见那一瞬间他那表情,啧啧。”

“看来李迅当时也在,他转播现场了。”苏沐橙忍笑点着光屏,“哎呀,评论都过万了,这才一个小时不到呢。”

“哥就是如此受人欢迎,没办法。”叶修正儿八经地说。

回答他的当然是方锐和魏琛整齐的嘘声。

一旁的陈果只想掏出玫瑰重炮把这帮家伙全部——不包括沐沐在内——轰成渣渣。

兴欣的其他成员此刻都在训练室进行针对性训练,所以不算小的休息室中只有这四个人在讨论叶修刚刚掀起的腥风血雨。

“你们怎么还有工夫笑啊!!”她怒道,“现在全基地有事的没事的人都知道‘叶修想和黄少天签契约’了!!叶修!!说的就是你!!你又捣什么鬼呢?!”

特战队负责人发怒,兴欣的无下限三人组自然立刻垂目敛神一副无比正经的样子。方锐和魏琛一左一右朝叶修挤眉弄眼,叶修只得咳了两声,说道,“老板娘啊,我是个灵。”

“废话!!”

“那灵和御灵师签订契约,有什么可奇怪的?”

“你……”陈果一下子愣住了。

是啊,叶修是灵,灵要和御灵师签订契约,天经地义。那她为什么会在听到叶修要签订契约的时候,这么不愿接受呢?黄少天那可还是和基地里数一数二的御灵师呢。对了,契约这种事,不该是无比正式无比神圣的吗,互相认定了就不会轻易更改才对,况且就算你们俩在这你情我愿的,也得看人夜雨声烦同不同意解除契约来成全你们两个啊。

她下意识抬头去看叶修,在对上那双带着笑意的眼睛时,忽的什么都说不出了。

因为她忽然想到,就算夜雨声烦不同意,这两灵一人之间为此爆发出怎样的战争也好,那关她什么事呢?

“……你、你想好了?”她最后只能这么说道。

“那当然,”叶修特严肃,“是开玩笑的了。”

陈果:“……”

三秒钟静默。

“哎哎老板娘冷静啊你这力量属性一开火我们就被地图炮了呀!!”

“就是老板娘轰了老叶那家伙无所谓但咱不能在屋里这可得咱们赔偿啊!!!”

“你们谁都别拦我!!!”陈果被队友们按住挣扎,她怒吼道,“我今天一定要把他轰飞!!!”
    “好啦果果,叶修只是看你这几天忙特战队的事太辛苦了才开个玩笑的,不生气不生气,呐?”在一旁的苏沐橙安抚好友,同时不满的看了叶修一眼。

“亏他还是‘御灵师教科书’!!这种事是让随便开玩笑的嘛!!!”陈果继续怒吼道。

“是我不对,”叶修无奈,乖乖认错,“我只是没想到这么明显不可能的事,连老板娘你都信了。”

“咣当!!”这是陈果把桌子掀了的声音。

 

笑也笑过,闹也闹过,魏琛点起一根烟,终于进入正题,“不过老板娘刚刚有一点说对了。老叶,你这么干,究竟是想干什么?”

“给我老实交底儿,”他拿烟隔空点了点叶修,“现在在这的可都是你队友。”

“我有说不告诉你们了吗,又不是多大的事。”叶修耸肩,语气随意,“只是挖了个坑,等着看谁往里面跳而已。”

挖陷阱这事方锐大大熟啊,方锐大大以前最喜欢干这个了,所以他只是略一思索就反应过来,“是你之前说得那事?”

“没错,反应很快嘛,拇指你。”叶修叼着烟夸奖道。

之前的事?陈果绞尽脑汁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在加入基地之前,叶修曾随口提过一句“有人在暗中调查他”,不过当时太忙,他的口气又仿佛谈论天气一样淡定,所以那时就没往心里去。

可现在……?

那边叶修已经解释起来,“我要和黄少天签订契约这事嘛,基本上和我比较熟的人是不会信的,估计都是在那等着看热闹。毕竟到他们这个级别的御灵师,好东西见得太多了,不可能见到好的就想着换上,‘取舍'是他们的必修课。我敢保证即使我是认真的,少天他也不会放弃夜雨声烦和我签订契约。”

“那你这是?”陈果忍不住问道。

叶修摆摆手,示意她别急,“那帮家伙知道,可别人不知道啊。现在大概也有不少人认为我是真想和黄少天签订契约,抱有怀疑的也会生出‘叶修想要找一个人来签订契约了'这种想法。三人成虎,传到最后假的就会变成真的。想想看,我一个人他们就难以下手了,到时候再加上一个我亲自选出的契约者——我只是在逼对方尽快行动而已。”

“你觉得想要针对你的人就在基地内?”魏琛沉思。

“可能吧,我也在碰运气。”叶修把烟捻灭,白烟袅袅中,更衬得他的手指白皙修长。

陈果不知道说些什么,或者说,她压根没想到那看似随便的一句话背后有那么多弯弯绕绕的心思。她看着面前说着说着话题就不知道偏到哪儿去了的兴欣无下限三人组,突然间想明白了自己刚刚为什么会在叶修要与黄少天签契约的事上闹别扭。

从以前到现在,她一直是叶修的粉丝,即使当她和叶修成为同一支队伍的队友之后总是被气得冒烟,在心里她还是把叶修当偶像看的。在她心中叶修无所不能,无论发生什么事都想提前能预知到一样应对自如。这样的叶修自然应该配上最好的。在他伪装成人类时候就和有着近战第一之称的一叶之秋搭档;那么当他恢复灵的身份,也不该找一个已经签过契约的、和别的专有灵还有着牵扯御灵师。

这就好比你有一个花容月貌的女儿要嫁人,你肯定不希望她嫁给一个已经结过一次婚的老男人,何况这老男人还没有离婚……当然,叶修虽然长得还算说得过去但肯定不是花容月貌……有这种嫁孩子想法的她似乎也不太正常……大概这就是所谓的真爱粉吧。

因为是真心实意地支持着自己的偶像,所以才希望最好的他,所拥有的一切也都是最好的。

 

这件事在兴欣内部掀起的波澜就这么平静下来了,方锐、魏琛去训练室看看其他人训练的情况,陈果去准备晚饭。所以休息室里只剩下了苏沐橙和叶修两人,一个在看最新的电视剧,一个在闭目养神。

“对了,你弄这么一出,给周泽楷说了没?”苏沐橙头也不抬,看似随意地问道。

“嗯?这关小周什么事?”叶修闭着眼睛,“再说小周那么聪明,一定能猜到我的意图。”

聪明是聪明吧,但也得分情况呀。苏沐橙瞥叶修一眼,想了想决定帮枪王一把。于是她尽量委婉地说,“毕竟也是家人……他要是真以为你要签契约了,但你却没给他说,那他得多伤心啊。”

“我怎么说,‘别想太多哥不是真签契约只是有人想对我不利所以我在引他出来’这样?他肯定又要担心,这才是真的多不好。”叶修说,“说起这个,这次怎么不见你问东问西的,以前遇到这种事不都紧张我紧张得不得了吗。”

“大概是因为,我知道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了吧。”苏沐橙笑眯眯地说,她这话中别有深意,但是叶修并没有听出来。

“所以你还是给周泽楷说一声吧?”

“其实之前有联络过,但是没接通。”叶修想了想,懒得动弹,“等下次有机会再说吧。”

No zuo no die why still try.

苏沐橙看着叶修,默默在心里给他点起一根蜡烛。

此时的叶修并不知道,自己的一时偷懒会在不久后的将来给他带来怎样的后果,如果他能预知未来,那么就算他现在亲自跑去轮回,也要把这件事给周泽楷解释清楚。

可惜他不知道。

 

入夜的时候,轮回全队才结束了一天的训练向食堂走去。他们是特战队的正式队员,等级摆在那儿待遇自然与训练营的学员不同。每天的三餐可以根据个人喜好自选,不用再像学员一样吃着每五天一循环、每周日提供餐外甜点的枯燥菜单。

但是无论是正式队员还是训练营学员,只要不是在任务中途,吃饭时的气氛就一定是欢快活泼的。

“杜明,”吕泊远捅捅一旁吃面吃得正欢的队友,“你怎么看?”

杜明从碗中抬起头,一脸茫然,“看什么?”

吕泊远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坐在另一边的吴启忍不住吐槽道,“难道今天还发生了别的事吗——”
    孙翔捧着他的碗边吃边嘲笑杜明,“哈哈哈你的眼睛是干嘛用的?连给咱们做饭的老头换成了个大妈都没发现!”

“……”

“……”

不,我们也没发现。真是谜一样的关注点,深不可测的孙翔大大。

孙翔大大的智商没上线,好歹杜明的还在。他刚刚只是在刷名为“思念女神”的日常,所以很快反应了过来,“哦,你说叶神那事?不太可能吧,我觉着悬。”

“没准儿吧?”于念一边吃着自己喜欢的小排骨一边说,“虽然是有点难想象联盟第一剑客会放弃夜雨声烦……但叶神那可不是一般灵能比的啊,多少人都梦想着能和叶神签契约呢,况且黄少和叶神关系一直不错,契合度应该也蛮高的。”

“其实关键点不在这里,主要得看叶神是想干什么。”吕泊远说。

“新的逗人技巧?”杜明咬着筷子,歪头想了想。

吕泊远特无语地看他一眼。

“也许这件事没有咱们想的那么复杂……”吴启叼着根青菜叶子三两口吃掉,“你们想,一个灵,向一个御灵师提出了契约的邀请,那就意味着给了对方可以交付性命的信任啊。大概叶神只是在单纯的用这种方式向黄少……示好?”

 

“……妈呀。”

“……抖。”

“……吴启大大求放过。”

 

众人顺着吴启的话想了想,纷纷一阵恶寒表示向别人示好这种事和叶神画风不符我们无法想象。

而一直在一边吃饭的方明华终于忍不住开口打断了这个话题,“我说你们几个与其在这里讨论八卦,难道不能去看看他们俩的那场PK视频多研究学习一下?”身为目前队里唯一清楚周泽楷心思的人,方明华觉得要是再不止住队友们无限制的脑洞,坐在那边默默吃饭的队长的膝盖就要变成筛子了。

“对了,说到这个,小周你让我去问的事情我去问了。”江波涛说,“但是一直没能联系上李迅,去问他们队长,结果李轩说他并不知情。”

周泽楷一小勺一小勺舀着碗里的豆花,半晌才点点头,“嗯。”

餐桌上暂时平静下来,停了会儿江波涛状似无意地问道,“今天心情不好?”

周泽楷没吭声,但轻轻摇了摇头。

于是这下连其他反应慢些的人也察觉出来他们的队长今天沉默的有些不同寻常,互相看了看,发现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的不止自己一个。方明华糟心的叹了口气。

江波涛号称“枪王代言人”,自然知道他们的队长是自从看见那条带有浓浓八卦性质的置顶消息起才变成了现在这个状态,但为什么会不高兴,他有一个隐约的想法,可是不敢确定。他抬起头,目光在空中与方明华的目光相遇,方明华看出了他的疑惑,无声的点点头,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

江波涛刚夹起的菜啪一下掉到了桌子上。

剩下的人面面相觑,在这样略显诡异的氛围下,只有孙翔一边吃着香蕉布丁一边完全状况外疑惑,“怎么今天吃饭这么安静啊?”

杜明,吕泊远,吴启和于念纷纷用一种同情的目光看他。

俗话说,什么人有什么样的福,活在单纯世界中的孙翔大大,每天都过得很快乐呢。

大家默默想着。

周泽楷依然在平静的吃饭。然后他突然皱眉,抬起眼。

大厅的灯忽然全灭了,所有人都陷入了黑暗之中。

 

“怎么了?”

“能量供应出问题了?”

“我去我还没吃完饭呢!”

“你吃饭还非得有光?你用眼睛吃吗!”

“废话!不看着点万一把饭送鼻子里了怎么办!”

 

一片骚动中只有身为潜伏型御灵师的吴启不仅没有受黑暗影响,同时还有种如鱼得水的欢快感,没一会儿工夫他已经探了情况回来,“我到高处看了看,咱们这儿的灯全黑了。其他地方,远点的不知道,不过离咱们这儿最近的蓝雨区域也是漆黑一片。”

“是研究所那群人有搞垮能源系统了?还是……”江波涛迟疑地问。

整个特战队基地的电力、供明等等都是由能源塔统一供应能量,而能源塔在阿贝尔研究所,由那帮疯子科学家负责控制,但众所周知科学研究永远是能源消耗的大手,这就意味着他们随时有可能会面临这种因为能源使用超负荷而引起的漆黑一片的状况。

“早就说过别让那帮疯子管理能源塔!”碗摔在桌上发出巨大的声响,大家一听这暴躁声音就知道是孙翔。

江波涛叹口气,“怎么办,小周?”

黑暗中周泽楷略显低沉的声音传来,“警戒。”

江波涛一愣,“警戒?研究所有出乱子了而已,不至于……”

周泽楷所说的警戒是每个队一个的警戒钮,按下后只限于所在特战队区域内部,会响起三长两短的警报声,平时半夜训练学员用的,为了让他们即使不常实战也要时刻保持这种警惕感。

停电而已,还是说队长想正好趁这机会来场拉练?

江波涛一边疑惑一边摸出警戒钮,然而就在他掏出的那一刻,异变突生。

 

所有人的灵力场都突然消失了。

 

江波涛只觉得猛然陷入一片沉寂之中,双眼耳朵鼻子嘴巴,好像统统叫人拿布裹上,密不透风,他无法感知到四周的状况。御灵师的感知大半依靠于自身的灵力场,只要在自己的灵力场内,一切生物灵力的运转皆可知,所以之前的黑暗对于他们来说问题不大,只是要小心别把没有那些不含灵力的饭菜送进鼻子里。

但现在灵力场消失不见,那么他们就如同遭遇停电的普通人一样,甚至因为很少依靠眼睛和耳朵来获得信息,所以一时之间居然比普通人还要狼狈一点。

但灵力场怎么可能消失呢?探查、警戒、保护,灵力场相当于是御灵师保命的底牌,每一个御灵师学习灵力控制的第一课,就是练成把维持灵力场当成呼吸一样自然的习惯。

如果不是本人刻意关闭了自己的灵力场,那么目前还能办到让灵力场不见的情况还有一种,就是有人开启了大范围的灵力屏蔽仪。灵力屏蔽仪之下,除了自己本身所蕴含之外的灵力无法均无法操控运转,自然也就谈不上维系灵力场。

失去了能量供应,又失去了灵力场,这两者联系在一起,就算是傻子也能看出发生了到底什么事。

 

有入侵者!!!

 

“什么东西!!!”孙翔的厉喝从黑暗中传来,其他人无法确认他的位置,每一个人的神经都高度紧绷,呼吸放到最轻,睁大眼睛企图从黑暗中获得更多信息。

“怎么了!”江波涛大声问,他扔掉了警戒钮——灵力屏蔽仪之下,所有靠灵力运作的机械都变成了废铁。他站起来,手按在腰侧的天链上。

没有回答,从远处响起了武器相撞的声音,偶尔一闪而过的火花照耀下,可以模糊看见却邪枪身上的花纹。

——被引开了。江波涛的额头上冒出细密的一层薄汗,他清楚眼下专注于自己才是最好的选择,失去灵力场的御灵师太危险,就好像要和人玩近战的脆皮法师。

 

每个人都被分开。孤身陷入于自己不利的境地。

 

这个情况……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半个月前的那场任务,他们在那个地下停车场折腾得精疲力尽。而这次异况的发生,会是‘特殊灵’造成的吗?

如果是的话,它们是怎么进来的?能量供应即使被掐断,基地的防卫系统也有备用的独立能量源,常识下不可能有灵能这么闯进基地不被人察觉。上周才为这个开了队长会议,这周就发生了这种事,‘巧合’这种理由会有多少人相信呢?

四周静悄悄的,江波涛谨慎的一手握着天链,另一手不动声色地将一个划出一个防身用的术式。

眼前的粘稠黑暗仿佛要将他吞噬。

 

另一边的周泽楷正好挨着窗子,借着一丝微弱的月光,他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一脸嚣张的灵。

那是个青年模样的灵,身材修长,却扛着把与身形极度不匹配的大板斧。

“我赶时间。”它扬着下巴,语气轻蔑又不屑,“杀掉你,我还得去找叶秋,大爷忙着呢。”

周泽楷静静地看着它,腰间双枪的枪身上蔓延开红蓝两色的灵力花纹,荒火与碎霜开始隐隐的躁动起来,好像在渴求猎物的鲜血。

看起来对方不是那种躲躲藏藏的性格,打起来会很省工夫。

这很好。周泽楷想。

刚巧,他也要赶时间,也要去找叶修。

 

 

异变发生时微草全队都在进行晚间训练,因此应付起来倒也不算突然。只不过唯一让王杰希感觉有些麻烦的是每个人的训练都是独立封闭的,他若要确认每个队员的情况还必须摸黑一间屋子一间屋子地找过去,还是在失去了灵力场的情况下。

不过对于王杰希这个级别的御灵师来说,失去了灵力场实在算不上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顶多走路走的慢一点。而且‘魔术师’的名号摆在那儿,他要是愿意甚至可以用星辰光辉照亮整块微草区域,不过那样费时费力还不见得能讨到好罢了。

王杰希走在黑暗里,点点的星光照亮了以他为中心半径一米的一小块地方。这样做虽然类似在身边摆了块“目标在这里”的指路牌,但考虑到对方既然痛快地黑了基地的能源系统,夜战肯定是强项,那么“亮灯会暴露自己的位置以致于招来攻击”的想法也就没什么意义了。

当然能吸引对方过来也不错,反正这事已经闹出来了,就算他们用最快的速度把对方消灭,事后也肯定会开会开会开会个没完。开会倒是没什么,但他们今天早上才从区外执行完任务回来,他希望自己的队员能早些休息。

连续三年和蓝雨队长争夺“基地最温柔队长”首位的王杰希在心里想着。

然后,他停下了脚步。

他已经到达了第一个训练室门口,他悉心培养的微草未来队长如果不出意外,今晚会在这里训练。

而现在训练室那扇银色的合金大门底下,鲜红的,属于人类的血液正源源不断地往外流淌。

 

“听说你是个魔术师?”

 

一个声音突兀从上空响起。

王杰希没有抬头。

他手中的灭绝星辰,正在逐渐散发出越来越耀眼的银光。

 

 

蓝雨的众人察觉到有情况发生的时间要晚于其他队伍。因为这时候他们已经关灯睡觉了,原本就漆黑一片,连盏壁灯都没留。直到灵力场消失,所有人才瞬间从睡梦中惊醒进入备战状态。

黄少天无声无息地潜在黑暗里,脸色说不上好。

身为今天八卦风波的另外一个当事人,在李迅和叶修都处于失联的状态下,他所收到的讯息有多少可想而知。这世上传播得最快的就是八卦,当时在训练场上他虽然立刻就反映了过来叶修又在一本正经的驴自己,但无奈围观群众太多,里面又没几个拎得清状况的,于是这消息就立刻以一种无人可挡的速度传播了出去,连同他那场一边倒的PK一起,暴风雨一样席卷了全基地。

然后他的通讯器就再也没有消停过。不管是有任务的还是在基地里闲着的那些损友们一个个都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类似“哈哈哈哈恭喜啊”、“被灵争着要的感觉怎么样啊黄少”、“夜雨声烦不会早就嫌弃你然后趁着这个机会恢复自由身吧哈哈哈哈”、“又被那个叶不修调戏了啊哈哈哈哈给你点蜡”这样写作慰问读做嘲笑的讯息满屏都是,险些要挤爆信箱。

更可恶的是基地硬性规定之一就是不可以关闭通讯器,就算他话痨满级也架不住所有人一起集火,何况还有自家那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队友在旁边等着。

黄少天觉得,和叶修PK一场,简直太心累了。

等他好不容易应付完队友,通讯器也不再嘀嘀嘀嘀嘀嘀响个不停,心累的剑圣大大终于躺在了床上,结果还没睡多久,紧急状况出现,又生生将他折腾醒了。

别说是黄少天,就算是泥人此刻也要怒气值满格。

灵力场消失了有些麻烦,但幸好这是在自己地盘上,黄少天自信摸黑战起来他也不会撞到墙上,所以此刻基地里最像刺客的剑系御灵师同样潜伏在黑暗之中,打算给那入侵者好好上一课,让他后悔什么时候找麻烦不好,非要在睡下之后给人找不痛快。

黄少天愤愤地想。

卧室门“咔哒”一声打开了,黄少天屏息凝神。然后熟悉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少天?”

黄少天愣了愣,迟疑了一下,“队长?你怎么来了刚刚没事吧,队长你先别进来,没有灵力场我什么都得靠视力听力,我怕我会不小心伤到你。队长你属性不利于近战你应该等我去找你的啊。”

他向前走了几步,房门打开漏进来几丝月光,让他看清了站在门口的他的队长。

黄少天眯起眼。

喻文州微笑着说,“我有等啊,但怎么等也等不来,所以只好我来找你了。”

 

 

张佳乐很忧郁。他觉得大概没有谁能比他更倒霉了。

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有人入侵呢?

只在腰间围了一条毛巾的张佳乐站在空无一人的公共浴室里,脚下是尚有余温的积水,他一手豪迈地叉着腰,一手拿着另条毛巾胡乱擦拭着身上的水迹。

他的头上甚至还带着没来及冲洗的泡沫,看起来像顶了一头白色冰激凌。

公共浴室里不仅黑咕隆咚的,而且湿热的水蒸气也严重影响了他的感知。乐乐顶着一脑袋泡沫忧郁地叹气。

就不能等我洗完澡吗。他很不高兴。

突然面前“啪”地一声,有什么东西被扔到了面前的地面上,张佳乐瞪大眼努力辨认了一会儿,然后勃然大怒。

“卧槽! ”他怒道,“趁着洗澡玩偷袭也就算了,你扔块儿肥皂是几个意思?!”

他扔掉了用来擦水的毛巾,紧紧盯着黑暗。

黑暗中传来一声轻笑,然后那声音说,“哎呀小哥你是我的菜啊,跟我走怎么样?”

张佳乐,“……滚。”

“那可不行~”对方声音轻佻,“这样,先奸后杀还是先杀后奸,你自己选个嘛? ”

“建议选前者,不然只有我一个人嘿咻很没意思的。”对方紧接着补充。

……最近流行这种风格的入侵者吗。

张佳乐默默捂住脸。

“不过你也是够倒霉的,这么大的基地,就你一个是正洗澡的时候赶上我们行动,你是不是幸运E啊~”

“我说是的话,你能立刻滚吗。”张佳乐冷笑。

“你说是的话,我会把你养起来好好疼爱你~”隐藏在黑暗中的入侵者在说话的同时已经选择了动手,他绕到那个因为灵力场消失而感知严重下降的漂亮小哥背后,舔着唇角亮出武器——

 

咣啷、咣啷。

轻微的、小型金属制品掉在地面上的声音响起。

 

入侵者心里猛地一紧,下意识就要后退。

但是,太慢了。

 

“轰——”

 

突如其来的爆炸将它掀翻出去,黑暗被火焰吞噬,绚烂的爆炸发生在眼前,让它有一种视网膜都在灼烧的错觉。

张佳乐站在火焰中——不知他用了什么办法,那些仿佛带着生命的火焰即使在满是积水的地面上也能熊熊燃烧。他把玩着研究所新研究的DX型号手雷,看着居然是个娃娃脸的入侵者,“有本事你就来啊。”

他哼了一声,“死了可别说是我欺负你。”

 

 

霸图区域的爆炸声传出了很远。叶修侧耳听了听发现爆炸声是从霸图方向传来的,就知道肯定是张佳乐那闹出的动静。

他撑着伞,慢悠悠地抽了口烟。

对面站着一个裹着黑袍还带着面具的男人,比叶修高,沉默地像个哑巴。反正从出现就一直站在那里盯着他看,到现在也没说过一句话。

恰巧叶修今天忙活了一整天也有些累,于是他也就陪对方站着,像是要以谁更沉默来决胜负。

过了许久,黑袍男人才开口,声音低沉。

 

“好久不见。”

 


评论(4)
热度(192)

© 树下有天空 | Powered by LOFTER